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存展

美元至尊地位面临挑战

·2020年06月26日

 

 

(一)美元至尊地位的奠定
 

   一个国家货币的强弱,理论上取决于该国的整体经济实力,即其货币背后有着怎样质量的财货在支撑。美元至尊的地位是上个世纪阥着美国的工业化以及在两次世界大战所收获的渔翁之利而奠定的。美国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就取代了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纽约也取代了伦敦成为首要金融中心。


   当今美国的霸权,表现在军事上,当然是其拥有核武器的十一大队航母战斗群,号称世界警察的地位。而在经济上,最为凸显的是其19.07兆美元的国民总产值(2019年GDP)和美元国际化的地位。据估计,2019年美元的总流量为1.7兆美元,其中超过50%是在国际间使用;全球贸易量近半是以美元结算。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至2019年9月底,在世界各国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占了61.78%的比重。


   在历史上,美元的霸主地位并非不曾受到挑战。真实的情况是每次的挑战都被美国以强硬的政治和军事手段制伏,以致无法动摇美元的至尊地位。


   前苏联和今日俄罗斯都曾以卢布抗衡美元,但都碍于本身经济实力不足而无法动摇美元的地位。二战后的日本受到美国的扶植,经济实力迅速膨胀,到1978年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美国意识到日圆对美元地位的威胁时,就在1985年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压逼日圆升值,使日本经济“失落了20年”。2000年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斗胆挑战美国制定的“中东石油买卖要以美元结算”的规定,接受欧元出口其石油。结果美国于2003年挥军入侵伊拉克,处死了萨达姆,并使大批中东难民涌入欧盟各国。当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欧盟各国进口石油要用欧元时,美国就挑起了希腊的债务危机,使欧盟各国乱作一团,无暇招架美国的全球攻势。美国得以继续挟美元以横行天下!

(二)美元作为美国霸权的重要工具


   尼克逊当政时期的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美元是国际通用货币,又是各国中央银行的主要储备货币。美国掌控着美元的发行权,行使世界霸权因而就无往不利。尤其以下列利益为显著:

1. 发行美钞,美债无需任何真金白银作押底,是一种无本生意。只要拿捏好时机,就可发行所需数量的美元、美债,向全世界购买所需的物资,偿还所拖欠的债务。


2. 只要考虑世界各国财政部和金融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和反应,美国联邦储备局就可通过各种政策工具向其金融体系注入适量的流动性以调节其经济兴衰状况、缓和景气循环带来的冲击。


3. 由于美元广泛的用于国际贸易结算,而整个国际收支系统亦主要以美元作单位,使遍布全世界的美国金融企业轻易地赚取巨额的各种名目的费用。


4. 美国亦可以通过各种金融手段(如增减货币供应量、调整利率、操纵美元汇率等)以达成其损人利己的政策目标。如把在某国的美元资产抽离,使该国外汇枯竭,造成恶性通货膨胀,以致民不聊生,政府倒台等。


5.  美元垄断性的优势也经常被美国政府用以对不友善国家。机构或个人实行经济制裁。其主要手段是把受制裁者排除在以美元为主的金融体制之外,甚至蛮横地把受制裁者的户口关闭,把其美元资产冻结。

(三)美元地位受挑战的现实与原因


1.现有制度的掠夺本质


   美国政客扬言“美元是美国的货币,是其他国家的问题”,毫不掩饰地显示以美元为主的金融体制损人利己的本质。美国惯用的伎俩是通过其中央情报局和军事介入,颠覆一个国家的政权,使之顺从于美国的利益。通过美元借贷、投资等金融手段,利用该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天然资源,为美国生产、供应相对廉价的产品,满足其需求。一旦发展到有损美国利益(如造成美国贸易逆差过大),而当政者不遵循美国意旨行事时,美国就会使出其金融掠夺的招术:抽离美元资金、制造恶性通货膨胀,迫使该国货币大幅度贬值。之后再印发美元重返该国,大事收购廉价资产。如是无限期把该国殖民化。这样的一种体制是所有主权国家都无法长期继续容忍的。


2.无限量发行美元国债将引致信用危机


   自从1971年与基金脱钩,美元根本是一种信用货币。美元只不过是美国政府的一纸承诺,其背后并无任何财货实物支撑。凭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世人对美元的依赖(作为国际间交易的媒介和发行本国货币的储备金),美国肆无忌惮地以发行美元国债来应对国内和国际间的流动性问题,来逆转週期性的经济衰退,来化解大小结构性的金融危机。至2020年5月,美国所发行的美元国债已累积到25.75兆美元(相等于美国全年生产总值的1.35倍!)的天文数字。持有美债的国家都正在盘算:一旦美国违约,将如何应对。人人自危是现状的真实写照!


3.美元石油时代的终结


上个世纪,石油被视为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美国通过其强大的军事力量,一直都在掌控着中东石油的生产和供应,规定产油国必须用美元作交易。对于美国本土的石油蕴藏,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都作为一种战略物资储存着,不轻易开发使用。进入21世纪以后,美国鉴于世界对石油的强稳需求和石油生产带来的丰厚利润,且不想依赖石油进口,于是改变策略,以先进技术开发本国的页岩油。现在美国已成为主要的石油输出国,与其他产油国形成竞争的态势。为了应对石油价格的波动,尤其是油价低靡之时,各产油大国为维护本国的经济利益,都不顾美国的反对,纷纷绕过美国的制约,接受欧元、中国人民币和其他货币出口石油,终结了石油只能以美元作交易的时代。


4.美国滥用金融制裁的后果


   美国自2017年特朗普当政以来,敌友不分地对其他国家施行金融制裁,造成普遍的不满。为保障本国利益不再蒙受制裁所带来的损失,各国纷纷想方设法避开美国的制裁。其主要办法是绕过以美元为主、受美国控制的SWIFT国际支付系统。现在,由英、德、法三国创建的INSTEX国际支付系统已经建立,并接纳了欧盟各国、俄罗斯、伊朗等三十多个国家为成员。其他一些国家甚至被逼通过“以货易货”的方式进行交易。近来,伊朗、伊拉克和沙地阿拉伯都与中国签订了以石油换基建的合作协议,根本上把美元排除在这些交易之外。


5.中国在国际贸易中话语权的增强


   中国于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综合国力不断在提升。如今它有着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生产链,中低端的工业产品销往全世界;拥有14亿人口的庞大消费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国。于2019年,在全世界十大银行中,中国的银行占据了前四名。雄厚的经济实力,自然增强了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话语权。这包括对大宗商品的议价定价能力和使用何种货币完成交易的决定权。

(四)人民币国际化在加速中


   2009年,美国次贷金融危机引发全球经济衰退之后,中国就开始着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当时中国的避险盘算明显地大于使人民币取代美元之国际地位的企图。


   2014年,俄罗斯率先接受人民币出口石油给中国。其后伊朗、伊拉克和委内瑞拉相继跟进。再下来,石油生产大国沙地阿拉伯也顺应时局接受人民币出口石油。如今中国所进口的石油,2/3是以人民币结算。


   今年以来,凭藉着作为最大进口国的实力(对铁矿石的进口额占全球的50.4%),中国从澳洲和巴西进口的铁矿石(为世界第二大宗商品)也已改用人民币结算。再下来,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轮胎生产国,进口20号天然胶用人民币结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为了增强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信用地位,中国约在两年前已立法规定,“任何接受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的出口国,都允许将所取得的人民币在 ‘上海黄金交易所’兑换成黄金。”此举等于把人民币与黄金挂钩,使人民币具备成为各国外汇储备的资格。


   为使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中国现在正积极在世界主要金融中心发行人民币债券,使欲进口中国商品的国家在金融市场中能取得所需的人民币流动性。一方面促进双边贸易,另一方面减弱有关国家对美元的依赖。

(五)可能的变局


   国际著名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 FOUNDATION)创办人达里奥(RAY DALIO)悲观的预言:由于美国无限度地施行量化宽松的金融政策,滥发美元国债,致使世人质疑美元的信用地位,担心美债有违约的风险。加上美国近期受到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和种族骚乱的双重打击,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至尊地位将于十年内终结。除非美国的经济能在短期内重回正轨。


   说人民币会在中短期内取代美元成为至尊的国际货币是不实际的。当前的明显趋势是美元地位正在式微,而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在加速之中。此消彼长之下,于不久将来,两种货币在国际应用上呈现分庭抗礼的局面是可能的。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