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林金树

人大通过“港区国安法”的背景

·2020年06月04日

 

 

中国国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港区国安会”,一旦加以贯彻,北京中央政府的执法机构在香港执法人员的配合下,将依法对“违纪乱港”的死硬派分子绳之以法,使香港恢复稳定与繁荣。

中国是在1997年7月1日,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的主权,并按照邓小平生前所制定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让香港人自己治理香港。所谓“一国两制”,是指北京当局不会把在大陆实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香港实施,让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包括“马照跑,舞照跳”。不过,香港主权属于中国不容置疑。

但香港主权回归二十多年来,香港人并没有在“一国”的框架下对大陆具有向心力,反而强调“两制”,近年来甚至在“自由、民主”的幌子下,大搞违法乱纪的非法示威。示威者甚至以暴力破坏公物(如地铁站)和私人商店,群殴不同政见和反对暴乱的人士,甚至唤出“香港独立”的口号。使到香港社会动荡,资金外流,经济倒退,人民生活困难。以特首林郑月娥为首的特区自治政府无法解决,使到北京当局不得不由人大通过“港区国安法”用来对付乱港份子。

香港会出现目前这种局面,有其内部和外部因素。内部方面,香港政府从最上层的特首林郑到各司司长及以下的官员,几乎都是由港英时代留下来的公务员升迁的,他们习惯于“等因奉此”的工作。他们没有决断能力,没有魄力以强硬手段对付示威者,以致局面不可收拾。

在教育领域,香港有自主权。结果高等学府沦为“暴民政治”的培养所。像戴耀廷之流,领了美国的巨额津贴,身为法律系副教授,却“知法犯法”,煽动学生非法示威和破坏公物。因此,大专学生成为乱港示威的主干力量。去年大示威,不法分子还占领一间大学作为大本营。

在中学阶段,一些学校使用的是由反中乱港的“教育专家”编写的教科书,充满反中国反港府的内容。血气方刚、思想未成熟的中学生,受到这样的教育,心中充满各种“仇恨”,在煽动之下,示威时充满暴力也就不出奇。更甚的是,成年人鼓动未成年的初中生(因为不会被判刑)扔汽油弹和袭警,用心何其狠毒!

司法自主也是香港自治的重要一环。奇怪的是,香港至今还留下15名“外籍法官”,包括英国人、加拿大人和澳洲人。他们效忠对象是英国,对中国及港府充满敌意。因此,他们在判案时充满偏见,对袭警被捕的示威者判以无罪释放或判其做志工;对于被指殴打示威者的警察,则判其坐牢。因此,如果北京当局通过港府禁止外籍法官审理国安法的案件是正确的做法。

警察是执法人员,但因为逮捕示威者,在案件审理时反而可能因为被指“执法过度”而吃上官司,甚至因而坐牢。因此,警察在对付示威者时持消极态度,使到示威者更加嚣张,包括冲进立法会破坏、破坏中央政府驻港机构、破坏国徽、焚烧和践踏国旗、高举英国和美国国旗、纵火、高喊“港独”口号,毒打与他们不同政见的路人等。这些行径在任何国家都是政府不能容许的。

新闻自由是可贵的。但香港新闻从业员基于意识形态而滥用新闻自由作为反对中国和港府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他们美化暴民和暴力示威,抹黑港府和警察。记者公会甚至发假记者证给示威者,让他们假借记者的身份,行破坏之事。更可悲的是,香港政府的电台和电视台竟然沦为反对北京政府和香港政府的宣传工具。在“新闻自由”洗脑之下,香港群众涌上街头示威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外在因素主要是美国为了围堵中国,利用“港独”份子作为反华的工具。例如,美国赞美香港的暴力示威是“自由典范”。邀请黄之锋之流到美国国会供证,大事污蔑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美国传媒吹捧其为“自由斗士”。在人大通过“港区国安法”之后,特朗普动作频频,唯恐香港不乱,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由于特首和港府没有能力应付香港乱局,人大通过立法对付捣乱份子,打击“港独”及支持“港独”的外来势力的气焰,使香港在“一国两制”之下恢复活力是适时和必要之举。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