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林金树

伊斯兰党成为主流执政党

·2020年06月01日

 

 

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儿子、原任州务大臣慕克力下台,吉打州出现新任州政府。36席州议会中占有15席的伊斯兰党成为吉打州新联合政府的主导政党,州务大臣由该党的莫哈末沙努西出任。这样一来,伊党目前控制了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三个以马来人占多数的州属的州政府。也在马六甲、柔佛及霹雳三州分享州政权。


更加重要的是,在3月初成立的由多个政党联合组成的国民联盟联邦政府中,在下议院中拥有19个议席的伊党成为关键性盟党,在新内阁中拥有3名正部长和5名副部长,而党主席哈迪阿旺担任的首相中东特使的地位相等于正部长。另外,伊党有多位下议员出任薪酬优厚的官联公司负责人。这样一来,伊党成立近70年以来,第一次成为联邦政府的主流执政党。


伊党在1951年成立,其创党领袖源自巫统的宗教组,由于反对他们认为的巫统忽略伊斯兰教,另起炉灶成立伊党,以使马来西亚成为“伊斯兰国”的口号为号召,用“宗教主义”与巫统提倡的“马来人民族主义”相抗衡,从成立迄今,一直是与巫统争夺马来人选票的主要政治对手。


近年来扩充势力至其他州
从成立开始伊党就在东海岸及北马马来人占多数的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4个州属拥有强大基层力量。近年来更把其势力伸入其他州属。


在1955年独立前的立法议会选举以及以后的历次选举,伊党都占有多寡不一的国会议席。它曾在丹、登、吉三州主导州政府,即由该党领袖担任州务大臣。也曾在霹雳州和雪兰莪州与民联成员党(公正党及行动党)合组州政府,霹州政府一度由该党领袖任州务大臣。目前该党除在丹、登、吉三州主导州政府之外,也在“变天”之后的柔佛、霹雳和马六甲参与执政,是各该州国盟州政府的“股东政党”。


在联邦政府层次,在1972年至1977年,伊党曾加入国民阵线,其党主席阿斯里担任联邦政府部长。后来因伊党与巫统闹翻,伊党被开除出国阵而结束合作关系。


多次与行动党合作
70年来,伊党在大马政坛的势力起伏不定,充满波折。它虽以“宗教政治”为号召,但与其他政党一样,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执政。因此,它会审时度势,在大选时有时单独上阵,有时与其他政党合作(包括好几次与政治理念完全不同的政党——尤其是行动党——合作),以壮大本身的政治力量并取得执政权。


因此,它在70年代初与巫统合作。在1987年巫统第一次大分裂后,它与行动党以及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46精神党合作。1998年巫统第二次大分裂,伊党与行动党及由安华催生的公正党合作。虽然未能入主联邦政府,却也保住其堡垒吉兰丹州,及在2008年大选后,在其他多个州与行动党及公正党分享政权。甚至在伊党退出希盟之后,该党还与行动党及公正党在雪兰莪州联合执政到2018年大选为止。


在2018年大选,伊党看到巫统与土团党恶斗,决定不与其他政党合作(不必分配议席),而是在国会议席和州议席大举出击。结果这项策略奏效,赢得19个国会议席,并单独夺得丹、登两州政权,及在其他各州赢得州议席,势力大增。


伊斯兰党“一统天下”
希盟入主布城后,施政不彰,内斗不休,摇摇欲坠。伊党看准时机,与巫统达致“全民共识”,为可能的“变天”作准备。它更趁着马哈迪辞去首相的良机,与土团党慕派、国阵及砂政党联盟合作,共组由慕尤丁担任首相的国盟联邦政府。


这是自伊党成立以来,政治影响力最大的一次。它不但拥有一名首相特使,3名正部长和5名副部长,而且多名国会议员担任官联公司或法定机构的领导,分得不止一杯羹。(国盟政府延续国阵政府及希盟政府的“传统”,把官联公司和法定机构的高职当作政治酬庸的工具)。


“三国尽归司马懿”,魏、蜀、吴三国争战数十年,最后由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建立晋朝,一统天下。目前我国政坛混乱不堪,尤其是在马来人选区,巫统与从该党分裂出去的公正党及土团党(又分慕派与马哈迪派),从伊党分裂出去的诚信党以及伊党在争夺地盘。在下一届大选中,独树一帜的伊党是否会受到马来选民欢迎而“一统天下”,崛起为马来人阵营的最大政党,成为下一届联邦联合政府的主干政党,主导国家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值得华人社会关注的课题。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