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章龙炎

被判释放不等于无罪还可被控
敦马图引导舆论质疑法庭判决

·2020年5月24日

 

2020年5月14日,吉隆坡地庭宣判前首相纳吉的继子兼电影制作人里扎阿兹,在洗黑钱案中被释放不等于无罪(DNAA)后,前首相敦马哈迪在面子书上发布视频表示此案会不会成为未来所有盗款者只要愿意还钱都不会追究。

马哈迪说,作为对法律不了解的人他担心那些偷了很多钱的人主要愿意还钱就会被释放,并强调本身不是质疑法官的决定,因为这都是根据法律作出的决定。

大多数看网络视频或者通过其他媒体接受马哈迪的法律“圈外人”言论的,因为已经先有既定立场,会接受马哈迪的“偷钱论”为真相,对马哈迪说“对法律不了解”这个更加重要的讯息视而不见。人民公正党主席 安华也发表同样的言论。

这是对法治的不尊重,有藐视法庭的成分。

宪法赋予总检察长无可置疑的提控权;总检察长也不需要解释他所做的决定。

里扎被判不等于无罪,是由总检察署的代表主控官向法庭提出的建议。根据报章的报道,控方与被告之间的谈判早在汤米汤姆斯要是总监察长的时候就开始,而释放不等于无罪是其中一个非常可能的建议。

不管怎么样,因为这是总政治案件,有人当然不满,因此无里头的把里扎与总检察署的“交易”的结果,与那些只是偷了美禄等小东西的嫌犯却被控坐牢相提并论。

试图带风向引导舆论
对那些受过高深教育的人民代议士如马哈迪、安华及杨美盈等人的言论,我们宁愿相信他们是为了带风向引导舆论,而不是他们对基本的法律无知。因为这些基本的法律常识并不难理解。

首先,难道他们认为里扎应该像小偷一样在刑事法典下被控?控方需要根据被告被怀疑犯罪的性质,再根据国内现有的法律条规作出检控。这是法治程序的基本要求。


其二,里扎是在《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第4(1)(a) 条文下被控五项涉及12亿5千万令吉洗黑钱,罪成的话可被罚不超过5百万令吉或者监禁不超过5年或者两者兼施,刑罚可不轻。


控状是如此,但是控方有没有办法将被告定罪,是另外一回事。况且,上述涉及12亿多令吉的款项,没有一分钱是在马来西亚国内交易的。此外,美国司法部采取的民事充公,里扎并没有在刑事法下被控。


根据几年来的政治宣传,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印象:刘特佐及纳吉等人,“偷了”一马发展公司(因为这家公司属于政府,也就等于偷了人民的钱)。按此逻辑,要把刘特佐与纳吉,甚至是罗斯玛与里扎等定罪,最强有力的当然是一马发展公司证明大笔资金的确是被纳吉等人“偷”了。


很遗憾的,控方并不采取对他们最有利的方法,却兜兜转转。单是从案情来看,控方要将里扎定罪恐怕是完全没有机会。


控辩交易达“双赢”
在一般情况下,控方有时会考虑到时间及资源等因素,被告可能获得较轻的刑罚或者考虑到时间及金钱问题,双方进行控辩交易,达到“双赢”。


里扎的案件其实很奇怪。有刑事律师就指出,一般上那些可通过缴交罚款了结的案件,不需进入法庭程序,而里扎是被控上法庭后才被要求交罚款了结。


在《联邦宪法》第245部分刑事程序法典第145条文下,主控官享有很大酌情决定权,可以中止正在审讯中的案件;而在释放不等于无罪下,控方可以在不受到被告双重追诉为辩护的约束下,根据同样的论据提控里扎。


即便如此,根据《反洗黑钱法令》第92(4)(1)条款,如果某项罪行已经罚款了结,有关被告不可在有关罪行下被控。


里扎选择罚款避开法庭的审讯可被看作是“抵罪”,但是考虑到坚持到底所耗的律师费与时间,“破财消灾”是更好的选择。况且这是控方的提议。


像马哈迪及安华等人会不服气。但是,法律是法律,我们不能以个人的想法来看此案件。


况且我们不要忘记本案的主控官斯里南向法庭请求判里扎释放不等于无罪。斯里南可是希盟执政的时候委任的。另外,根据反贪委员会首席专员阿占峇基及现任总检察长丹斯里依德鲁斯哈伦证实,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也是希盟执政时委任的;希盟倒台后,他以“政治委任”为由呈辞)作出撤销检控及罚款的决定。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