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章龙炎

失策搞权斗比新冠病毒更可怕

·2020年5月11日

 

中国湖北省省会武汉是最先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并触发广泛疫情的重灾区。根据报道,该市的华南海鲜市场自去年12月起不断有人确诊。基于当时对这新型病毒了解不足,加上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因此许多人联想及质疑病毒可能是“生化武器”,但是中国政府、研究所等官方机构都严正否认。

 

目前,有关专家得到更完整的病毒基因排序(gene sequencing),能够较全面的比对研究,目前研究主流认为,病毒与蝙蝠和穿山甲有关,是天然产生而不是人造的。


因为确诊病例首先出现在武汉,媒体一般都称之为“武汉病毒”或者“武汉肺炎”,但之后则改称“新冠病毒”(Covid-19。有的中文媒体还采用名不副实的“新冠肺炎”)。


此一做法符合世界卫生组织近年来尽量避免使用地名为病毒及其他任何疾病命名。以病毒的特征更加科学的为病毒命名, 可以避免抗疫的努力被“政治化”而成为某些国家领袖推卸责任的借口。


在还没有成为 新冠病毒的“超级大国”之前,西方一些政客及媒体不断渲染中国刻意的散播病毒、质疑中国政府发布的确诊病例与死亡人数的数据以及隐瞒疫情等等。


在美国及一些欧洲国家如英国、意大利以及西班牙等国确诊病例增加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份的时候,试图把“中国病毒”来为新冠病毒“命名”但是却受到广泛的谴责。事实上,在美国肆虐的新冠病毒是从欧洲(伦敦),而不是中国传播过去的。


另外,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消息,中国早在1月3日公开通报世界,发出警惕,同时也采取了封城及禁止中国国民出国的举措,以控制病情的传播。时间证明,中国采取的快速行动是正确的,大大减少了因为政策失误而带来的人命损失。


西方国家对中国不信任不把中国政府发布的讯息当一回事,同时看轻这新型冠状病毒的破坏力以及忽略全球化人类全球流动频密病毒传播快速的事实,因此浪费了二月份这段“黄金时间”。


事实上,我国因为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内部权斗以及施政干预,对世界卫生组织、卫生部以及医药界的警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同样错过了这段“黄金时间”。其中,放行吉隆坡大城堡传教士大集会,导致了病毒大扩散。


因此,由于敦马哈迪医生“意气用事、打错算盘”而导致希盟政府垮台,对希盟领袖及其支持者是坏消息,但是对我国全体人民而言证明是好消息。


至少,因为国盟主导的政府没有花费时间在党派斗争,听取技术官僚(好像卫生部等的建议),就累计确诊病例而言,我们比邻国新加坡“落后”—新加坡目前的确诊病例已经近15,000宗。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从3月18日开始,现在进入第4期的行动管制命令,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遏止新冠病毒的扩散。在疫苗及“特效药”还没出现之前,在大多数国民当然希望新冠病毒可以受到更加有效的控制,我国医药体系有更加宽裕的承受空间,国民 可以恢复较正常生活的当儿,有些政客却还继续搞不成熟的政治伎俩,例如质疑定在5月18日国会会议,为什么只有一天的时间,质问首相慕尤丁是否对自己没有信心。


最近,行动党的林吉祥还以此问题来“挑衅”卫生总监诺希山,要诺希山回应国会一天的会议是不是卫生部建议的。


林吉祥是我国资历最深之一的政治人物,但是为何就不让卫生总监专心致志、专业的执行其职责,却试图把他扯进狭隘的党派斗争这趟浑水,硬是要“枪打出头鸟”?


希盟在应对新冠病毒失策,现在又通过林吉祥等把抗疫政治化,是不是为了自私的刷存在感而不顾及民众的安危?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