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章龙炎

金马利败选效应:阻沙巴本土政党壮大

·2020年2月5日

 

 

沙巴州金马利国会议席补选投票日在1月18日举行,国阵的巫统以2029张多数票击败希盟的复兴党,保住议席。在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的哈尼法阿曼(外交部前部长)仅以156张多数票惊险过关。


在前年的全国大选后,沙巴州的16个州议员,6个国会下议员,两个上议员以及22个区部主席退出巫统,巫统濒临瓦解。因此,国阵在不受看好的情况下能在这次补选中漂亮胜出,对国阵特别是沙巴州国阵而言,是个很大的鼓舞。
 

巫统于1991年从马来半岛“东渡”沙巴,主要原因是当时的巫统主席马哈迪,为了“教训”由百林吉丁岸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1990年全国大选提名日后,沙巴团结党突然宣布退出国阵,与当时由巫统B队分裂出来并由拉沙里领导的46精神党结盟。
 

马哈迪形容百林是在其背后“插了一刀”,因此在大选后委托安华把巫统带到沙巴。
 

巫统从此在沙巴立足,“边缘化”了沙巴本土政党。在2018年大选前,巫统其中一个副主席沙菲益阿达2016年7月在被冻结党籍后10天,宣布退出巫统,不久后成立了本土政党复兴党(Warisan)。这导致沙巴巫统进一步分裂,其结果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复兴党从巫统手中夺走8个国会议席,并赢得多个州议席取代国阵执政沙巴。


马哈迪第二度出任首相,有意把他领导的土团党扩大到沙巴,但遭到复兴党的抗拒。


因此,复兴党在补选中出任意料的表现差,不可忽略的是马哈迪有意为之,目的就不要让沙巴本土政党壮大。


沙菲益作为一州政府首长,在这场补选必定抱着只许胜不许败或者至少成绩不要比第14届大选差的心态,以提高本身的威望,扩大影响力,但这正是马哈迪不想看到的。


在金马利国席补选期间,中央政府自己炮制了几个对希盟不利的新闻:反贪委员会首席专员拉蒂花播放九段涉及纳吉的录音、宣布南北大道合约在原来的18年期限再延长20年合共38年、总检察长汤米多姆斯宣布“男男性爱视频”没有人会被提控以及总警察长哈密宣布不进一步查安华涉及“男男性侵”等等。


即便好像沙巴临时通行证(PSS)的在地课题可能更受关注,上述的全国新闻必然有一定的影响。


不可否认金马利补选输的难看,对希盟会有负面的影响,但是对马哈迪而言,能够阻止像复兴党这样的地方势力的膨胀,对他保住相位非常重要;至于希盟这个政党联盟能否继续存在,对他来说是次要的问题。反正他随时可以选择与巫统、伊党等政党合作,民主行动党与公正党只能徒呼奈何!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