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谣言这个社会公害 · 李云清

打不死 灭不了的谣言(第六篇)

·2013年3月16日

 

现在因为传播技术的进步,很多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网络传播谣言,还可制图改照片造谣。不管技术如何进步,谣言(“谣图”、“谣照”)是打不死灭不了的社会现象,继续成为社会公害。


正如前几篇文章提到的,谣言会存在是因为人本身的缺陷。这些缺陷最明显的就是人的认知是有限的,没有人敢说自己全知全能,在社会存在许多不确定性的时候更是如此。无论社会有多么开放、信息再公开,也不可能使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事实的真相。因此,所有人都可能相信那些听起来似乎合理的谣言。


其二,人都有情感,他们会憧憬、困惑、愤怒、厌恶、仇恨、嫉妒、贪玩、怀疑、恐惧、自信、自卑、无聊等。这些情感都会增加人们信谣与传谣的几率,在社会充满不确定的时候更加强烈。其三,所有人都有偏好,难以用不偏不倚的方式处理信息,我们社会上的“知识分子”也不例外。因此,在面对相互冲突的信息时,人们更愿意相信与自己立场一致的信息,即使这些讯息是谣言;此外,偏见也使人们更愿意质疑与自己立场相左的信息,哪怕这些信息包含了真相。


情感增加人们信谣的几率


由此看来,谣言往往与事实无关,但在大多数时候与情感、偏见有关。也就是说,人会以自己之前深信不疑的事(特别是谣言)作为衡量事实的根据,而不是根据事实来调整或改变自己的想法。这样一来,要遏制谣言的方式就未必像一些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了。使到谣言打不死灭不了,就是人的面子问题。敢认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但有很多人为了顾全“面子”,即使知道自己轻信谣言,还是要相信到底。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说,很多人可能天真的以为只要把事情藏起来及时公布事实真相,谣言就会不攻自破了。话是这么说,但事实是否如此是另外一回事。


桑斯坦在《论谣言》里告诉我们,这样做不一定有助于遏制谣言的传播,反倒可能强化对错误观点的坚持。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关于我国与潜水艇有关的“丑闻”的谣言。就单单有关潜水艇买卖因为涉及舞弊,法国法庭已经开始审讯并将传召某些部长级人物出庭的谣言,传了好几年,去年才爆出法国根本就没有审讯此案。即使已经证实没这回事,但信者恒信,仍然把谣言当真。


另外,桑斯坦在举一个有关死刑是否可以防止暴力犯罪的调查来说明这一点。在此调查里,一批人阅读数份支持与驳斥死刑防止暴力犯罪的研究。此外,他们也读提供数据、批评以及反驳的研究。在这些人读了这些讯息之后,你料想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你可能猜测,他们都已经看过了反对与支持的讯息,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死刑的支持者,都会比较中立。如果你是这么预测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个调查的其中一个关键发现是:死刑的支持者与反对者更加相信支持而不是挑战他们的观点的研究。这说明了平衡的讯息,反而有加激人民的想法、各走极端的作用。

 

平衡的讯息加激极端想法


另外有一些人认为,只要保障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谣言的外衣就会很快好像洋葱一样被一层层剥掉,失去如虎添翼、蛊惑大众的基础。桑斯坦引用大量研究证明,信息交换的结果很可能是强化已经存在的观念,对遏制谣言传播毫无帮助。上面所举的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而最明显的,当然还是网络世界几乎是无政府状态的世界,讯息流通不管在数量、速度以及自由方面,都是以前平面媒体主导的时候,人们所不可想象的。但是,谣言依然是打不死灭不了。


摆事实、讲道理,未必可以遏制谣言。这让人感到颓丧。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摆事实讲道理未必可阻谣言


桑斯坦提出两个替代方案,一是通过法律途径,迫使谣言的制造者与传播者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些法律责任。还有,用增加造谣、传谣代价的方式来阻遏造谣、传谣。就美国而言,纽约已通过立法来惩治散布有关银行金融状况谣言的行为。
二是文化途径,也就是有意识的逐渐形成一种文化:了解互联网上大量的信息未必可靠,并对谣言保持警觉,不要轻易相信互联网上流传的东西。


无疑的,这两个替代方案并不是什么万灵丹。法律途径最可能产生“寒蝉效应”,对言论自由起了破坏的作用。然而,这个建议其实陈腔烂调,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法律不就是人民的基本民权吗?至于文化途径,还可能妨碍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导致不信任文化。可是,在任何社会,我们都要为谣言付出这样的代价。


鲁迅说过:“无论是谁,只要站在‘辩诬’的地位的,无论辩白与否,都已经是屈辱。更何况受了实际的大损害之后,还得来辩诬。”破解谣言的另一个方法就是:不辩。


总说一句,摆事实讲道理,用在一般的是非还可能行得通,但是用在谣言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这是因为谣言通常是冤无头、债无主,摆事实,怎么摆?讲道理,要跟谁讲去?也就是说,如果找得到造谣的源头,还可通过法律途径设法解决。那些找不到源头的谣言,只能寄望群众的智慧。

 

返回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