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谣言这个社会公害 · 李云清

谣言的特征(第五篇)

·2013年3月9日

 

谣言这个社会公害,比诸如噪音、毒气、污水、辐射等的环境公害还危险。环境公害基本都能够听到、看到、摸得着以及可以测试,但是谣言却是非常不容易被发现的。那在面对谣言,难道我们束手无策吗?显然不是,谣言虽然不容易被发现,但是它却有一些可以分辨出的特征。 

 

特征 1   贬损侮辱他人人格


谣言的存在,目的是要贬损与侮辱他人人格,以达到让受害人处于困境,甚至于死地。这是谣言的第一个特征。人有万物之灵的称号,其有别于其他动物在于人有人格。人格的定义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人格反映个人的尊严、社会道德观(羞恶之心)以及名誉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看,要让大众对某个人反感以及不信任,最直接有效的做法就是“人格谋杀”。在现今的政治环境里,我们看到太多类似的“谣言”,这里就不赘述。

 

特征 2   谣言是虚构与想象
 

谣言的第二个特征,在于它是虚构与想象的。谈到虚构与想象,我们当然会联想到诸如小说、戏剧、童话故事、电影剧本、漫画等的艺术创作。这些艺术创作都是虚构、想象的。因为人们喜欢想象的艺术作品,因此对同样是虚构与想象的谣言,往往无法分辨两者的差别。


基本上,我们可以说艺术创作与谣言有本质的不同,在于谣言是恶的想象、不是真实生活上的反映以及不是导人向善向上的。相反的,真正的艺术作品却不是这样的。正如前几篇所说的,谣言源自于人性的黑暗面。


在书局,我们可以看到书籍被分为虚构与非虚构(non-fiction)。虚构类指的主要是小说,而非虚构类指的是人物传记、政治时事等。可是,所谓的非虚构,有时也让我们看到里头含有想象与虚构的成分,也就在想象与虚构之中,掺杂着事实。这就是谣言的第二个特征,而能够做到这一点,证明造谣者并非全是笨蛋,有些还是特别聪明以及有天赋的人呢!

 

特征 3   想象虚构掺杂事实
 

长期受到谣言困扰的中国作家鲁迅,就曾写道:“我就是常看造谣专门杂志之一,但并不是看谣言,而是谣言作家的手段,看他有怎样出奇的幻想,怎样别致的描写,怎样险恶的构陷,怎样躲闪的原形。造谣,也要有才能的,如果他造得妙,即使造的是我自己的谣言,恐怕我也会爱他的本领。”


这类谣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被扭曲的事实可以假乱真,因此容易让人混淆。在现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时候,不只文字,图片也可以给人制图恶搞,如果没有放文字说明是“设计图片”,还让人信以为真。我们就时常看到一些行为端正的妇女,照片被人移花接木,突然摇身一变成为招徕广告的风尘女郎:人头的确是受害人的,但是身子却是别人的。这不是谣言,但可名为“谣图”、“谣照”。

 

特征 4   谣言具有多变性
 

谣言的第四个特征,是适时多变、对象不同而变。夏明钊在《谣言这东西》,形象的道出谣言的可怕:“谣言没有脑袋,却有千百个脑袋;谣言没有嘴巴,却有千百张嘴巴;谣言虽只两条腿,却可变化为千百条腿。”


中国文革时期,红卫兵当道,政治谣言满天飞,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时代不同,流行的谣言不同。相对而言,我国很早就基本上是个民主社会,谣言向来就是五化八门,适应时势变化是一类,但永远不变的是适应不同的对象而变的谣言,也就是根据对象的年龄、职业、身份、社会地位等而变化。可以这么说,谣言可以“量身定做”。

 

特征 5   谣言可以模糊 可以明确
 

谣言的第五个特征是具有“阴阳面”,可以模糊,也可以明确。所谓的含糊,就是不把事情说明白。要说某个政治人物很坏,不必具体的说他们如何的坏,只要提出诸如贪污滥权、搞朋党等不具体的概念,然后在表情上做一点动作,例如鄙视的一笑,或者轻轻的摇一个头说:“就是这些人吃了人民的钱,他们是多么的坏呀…”就能起到效果。


一般上,含糊是要在光天化日下才能做到。因为在大家都看得到的环境里,用一些想象力含混地说一些谣言,才能让人对你刮目相看,认为你深不可测。在大家都看到碟子是碟子的时候,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那是个碟子,说了等于白说。


制造谣言,就像画鬼一样。曾有作家被问到,画什么最容易。他回答说画鬼最容易,因为鬼没有固定的形体,画家要怎么画就怎么画。鬼可以被画的“乌蒙胧”,也可以像工笔画一样明确具体详细。谣言的另一面,就是需要明确的画出来,有头有脸,有眼有鼻、活灵活现,以增加可信度。明确的谣言,即使有人物、有时间、有地点,甚至有数据支持,但都是不真实的。因为这是捏造出来的“事实”。在数据方面,有心人还可以选择某个角度来解读,以达到制造谣言的目的。

 

返回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