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谣言这个社会公害 · 李云清

君子不畏虎,畏谗夫之口(第一篇)

·2013年1月26日

 

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环顾我们四周,谣言还是无孔不入,证明在人类社会,智者非常的少。最近我国也出现好几个谣言,其中一个是谣传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轻微中风。而在互联网普及的年代,资讯爆炸,谣言可以传得更快。在争快、人人可通过互联网speak的年代,求证就变成一种累赘。


谣言,是个万古常青的课题。离现在约一千九百年前的东汉哲学王充(公元27年-97年)在其名著《论衡。言毒》里就会说,天下万物,有毒的东西非常多;虫类中有毒蛇、毒蜂等等;草本植物里,有巴豆、冶葛;鱼类有毒鲑等;在人类中又有什么是毒的呢?王充说:“其在人也为小人,故小人之口,为祸天下。小人皆怀毒气。”《诗》曰:“馋言罔极,交乱四国。四国犹乱,况一人乎!故君子不畏虎,独畏谗夫之口。谗夫之口,为毒大矣!”


君子不怕老虎,却怕造谣的人,可见谣言的可怕。而在中文里,对“谣言”有比较细的分别。王绍光教授指出,英文中的“谣言”(rumor)一词与中文中的 “谣言”意思不尽相同。


在英文中,“谣言”是指在人群中传播的未经证实的说法,它可能为假,但也未必不真,这是一个外延十分广泛的词。


但是,中文就丰富多了。他指出,相关的词有 “传言”、“流言”、“谣言”与“谗言”等,内涵各有差别。“传
言”是中性词,它不一定没有根据。“流言”是没有根据的传言,朱熹称之为“浮浪不根之言”(《诗经集传》卷七),但它不一定是有意制造出来的。
 

传言流言谣言以及谗言


他认为,“谣言”不是一般的流言,而是有意制造出来的流言,但不一定都是坏话,“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与“迎闯王,不纳粮”便是经典的例子。


“‘谗言’最严重,它特指毁谤、陷害他人的谣言。如此说来,‘谣言’在英文中意义有点太过宽泛,而中文语境中的‘谣言’往往指向后两种情况,是严格意义上的谣言。”


谣言杀伤力,有人甚至称之为隐性杀手或者社会公害。谣言对个人、群体、还是整个社会,甚至是民主,都会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除了上述的例子,屈原的《离骚》有一句:“衆女嫉余之蛾眉兮,謡诼谓余以善淫”,记录了屈原对谣言的愤懑。而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则表达了对谣言的惊恐。


古代宫廷政治的利器


对历史稍有认识的人或者经常追看古装连续剧的人都知道,谣言曾是古代宫廷政治的利器。例如,有说“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的感慨,王绍光就指出,翻开《二十四史》,满纸都是 “谗枉”、“谗计”、“谗杀”、“谗害”、“谗陷”、“谗恶”、“谗诋”、“谗构”、“谗訾”、“谗毁”、“谗诟”、“谗嗾”、“谗诬”、“谗愬”、“谗诽”、“谗谄”、“谗戮”、“谗谋”、“谗谤”、“谗铄”,让人不寒而栗。因此,有人也得出结论,指出谣言也曾是改朝换代的推动器。从陈胜、吴广起义到辛亥革命,哪一场重大的历史变革没有谣言的影子?中国历史有这样的例子,其他国家何尝不如此?
 

谣言影响鲁迅的性格与创作——————————————————————————

 

中国的大文学家鲁迅曾说过:“我一生中,给我大的损害的并非书贾,并非兵匪,更不是旗帜鲜明的小人,乃是所谓‘流言’。”


而谣言对鲁迅的性格和创作的影响,郁达夫有此一说:“鲁迅的心喜疑人—这是他自己说的话--所看到的都是社会或人性的黑暗面,故而语多刻薄,发出来的尽是诛心之论,这与其说他的天性使然,还不如说是环境造成来的恰当。因为他受青年受学者受社会的暗箭,实在受的太多了。”


那么,如果说久病成良医,那鲁迅一生受流言蜚语的纠缠,更让他对谣言有深刻的了解。他甚至指出,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有许多国粹,谣言也是“中国的大宗国粹”,是“祖传的老谱”。


而对造谣历史为何源远流长,鲁迅指出大致上有四端。第一,中国虽是历史悠久,但“人”字一直是小写着的,不是大写,“把人不当人”。他指出“即使无端诬人为投降者或叛变,国贼或汉奸,社会上也并不以为奇怪。”中华文化在我国,也不是有此现象吗?
第二,中国人(华人)的素质堪忧,“国民性”的“劣根性”十分突出。他说:“笑里可以有刀,自称酷爱和平的人民,也会有杀人不见血的武器,那就是造谣言。”还有华人不认真,怎么样都行的马马虎虎的心态,使到谣言能够流传。
第三,历史长有历史长的坏处。鲁迅说:“中国是古国,历史长了,花样多,情形复杂,做人也特别难…尤其是那些诬陷的方法,真是出人意外,譬如对于我的许多谣言。”


第四,鲁迅认为现实社会制度对于谣言的产生和流布有非常大的作用。他鞭辟入里的说:“然而对于真的造谣,毫不为怪的社会里,对于真正的受贿,也就毫不为怪。如果受贿会受到制裁的社会,也就要制裁受贿谣言的人们。”这话说明了,谣言的泛滥与否,可以看出社会是尊崇“人治”还是“法治”。
 

返回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