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焦点人物 · 章龙炎

吴炳炜——“非一般的数学家”

·2018年9月22日

以身家来说,提供高科技产品及服务为主的银湖寰宇( Silverlake Axis )创办人兼执行主席吴炳炜,是马来西亚排名第20的富豪,也是马来西亚第一个靠科技起家的富豪,说他是个大企业家理应是名副其实;但是,他却选择以“不被理解”的数学家,而不是企业家来自我定位。


他说,如果以企业家为自己定位的话,谈话的思路很快就中断;但是,以“数学家”角度来思考的话就可以谈很多东西。


实际上,1980年他从日本东京大学毕业后,美国有一所“顶尖中顶尖的大学”致函要请他到美国大学教书。当时他只有个学士学位,到美国的最可能的安排就是一边教书一边考更高的学位。要是他当时接受这所美国大学的聘书,在美国教书当个纯粹的学术型数学家,几乎是“水到渠成”。


父母在不远游

但是,他受儒家孝道的影响,服膺孔子的教诲“父母在不远游”,因此选择留在马来西亚,在美国高科技公司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很多人熟悉的IBM)工作。他开始是负责在东南亚销售IBM公司的软件产品给日本公司,34岁的时候担任工程与销售高级经理,有60名下属,主要是负责银行软硬件的开发与销售工作。

 
“我做事情比较快,一做两天,第三天就没事可做什么了。坐上行政人员的位子,主要工作是做决策,我手下有60人,很多都是好的大学毕业的,稍微吩咐他们就会去做了。”


他说,促使他选择离开IBM,自创公司有其前因和后果。


“因此,我要做我想做的东西,是因为对软件设计与数学的热爱。可是,在美国大公司打工,华校生有一些劣势,在英语使用上与美,英大学毕业出来的相比还是输了一截。以我的华文教育背景和日本教育背景,用英语”打情骂俏”,毕竟非我所长。


“开始工作时没有多大问题,但是做久了你会发觉虽然你可以在企业阶梯中往上爬,但是不能达到顶峰。因此,我心里就想:何不出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呢?”


以他个人的经历来看,以34岁之龄坐上高位,也有不好的地方。他说:“快有快的坏处。”


一般人的想法来看,在IBM这样一家国际著名的公司任高职,是很多人称羡的,但他还是选择离开。当问到做出这项决定前,会有没有什么的计划时,他回应:“数学就是计划学,哪里会没有计划?”


所以,在问到他创业初期有什么挑战的时候,吴炳炜回答得轻松:他在1989年创业,靠开发电脑软件及提供相关服务,第一年就赚了个百万,接下来几年加倍增长,是新企业的高增长。企业大了,要聘请更多人,企业就这样壮大了。到了2017年底,银湖的市值为15亿2千万新币(约46亿马币)。


创业首要条件是大环境

谈到创业,他认为第一个条件是大环境。如果他是在非洲一个小国或者西藏或者人口只有700多人的印度洋的可可岛创业,对软件开发及服务而言肯定不能成功,因为没有市场。当时他创业,是看到亚洲的快速发展有利高科技;第二个是要入对行,就如俗语所言:“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第三是个人适不适合。


就第三点,他认为个人适不适合创业,有60%是个人背景所决定;而这个人背景,重要的一点是要交到对的人。其余的40%,是靠教育,但是人要是不懂得应用所学,那不是教育。


吴炳炜在槟城的大山脚出生长大,共有十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7,上有三姐三兄,下有三个弟弟。小学上北海励华国民型华小,初中上英语学校关税村中学(SMKKK),高中就读日新国民型中学(现称日新华文中学),在大山脚中学上大学先修班。


他说:“那是100%的乡村式教育。”而在这样的大家庭成长,没人管。他觉得这样反而更好。因此,从识字开始,他就爱上阅读武侠玄幻小说(从金庸、古龙、温瑞安到黄易等)和古典名著(诸如《七侠五义》),可以找到的几乎都读遍了!


武侠小说数学天马行空

从小就展现出数学天分的吴炳炜认为:武侠小说与数学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可以天马行空,让人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要让读者知道如何懂得平衡,发现“数学是不可能的艺术”,好像小说里的人物,有轻功一跳跳得远远的。另外,武侠小说里的独孤求败,与现实中数学家的心理是相通的,也就是在“功力”达到某个程度的时候,要“求败”。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像东方不败的人物,想尽办法提高自己的武功,达到“不败”之境界。


从“不被理解的数学家”的角度看武侠小说,带出另外一个在数学里很重要的提问:“是真的是假的吗?”也就是表面上看是假的,有可能是真的。


例如,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也就是无论相隔多远,一个量子状态变化,另外一个也跟着变化,几乎有“感应”,因为违反了古典物理的基本法则,也就是没有其他东西比光速快以及物体只能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在量子物理做出重大贡献的爱因斯坦,称之为“鬼魅般的远距作用”。但是近年,爱因斯坦认为是“假”的,并不是真的是假的,可能存在比光速更快的东西。


一般人对数学是“点到为止”,也就是停留在应用层面,像吴炳炜这样从小在数学上有天分的只是占少数,能够更上一层楼。他坦承数学的确是非常难的,很多人视学数学为畏途,是可以理解。过去他当学生的时候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他说,因为数学好,对同学要求解决的数学题,他直肠直肚的说这些题太容易了,因此有时让同学觉得不高兴。


他说:“学数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应用,另外一种是要一看就懂的。一看就懂的是有天分,好像在画画或弹钢琴有天分的不需经过什么训练,就能够展示他们的才华。”


他认为,要小孩子对数学有兴趣,最重要的要他们“不讨厌”数学,最终能够运用数学。他笑称本身是可以靠数学取得成就的榜样。


吴炳炜在较年轻的时候虽然放弃可能当上真正学术数学家的机会,但是他却很乐意接受大专院校及有关单位的邀请,分享他对数学及科学的热爱,以及他通过自己的阅读和思考的心得与领悟。到目前为止,他前后在国内外演讲了不下五百次,都与数学,特别是与电脑系统及软件程式设计关系密切的范畴论脱离不了关系。虽然可能听众听完了不明白他在讲什么,但他已经习以为常。


数学可颠覆科技

谈到数学对科技的发展,他指出数学在过去颠覆过科技,未来也是会如此。例如,现代电脑科学的奠基人艾伦图灵,就是是个数学家。法国数学家加罗瓦(Evariste Galois)提出的“群论”(group theory)和美国数学家迈克莱恩共同创立的范畴论(category theory) ,到现在对电脑及程式设计都有很强的影响力,未来还是会继续影响电脑及程式设计的发展。


他表示,数学总的来说是由逻辑学、代数与几何三个部分组成,而与物理不一样的是数学是不断累积,不断的丰富。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波斯人数学家花拉之米(Muhammad ibn Musa al-Khwarizmi,拉丁化名字为阿尔戈利兹姆 [Algorismus])与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德(Euclid of Alexandria)分别创始了逻辑学、代数以及几何。


他说,数学家可以为一个数学问题吵几十年,也可以因为一个数学难题的创新开拓了新的领域或者为一些领域开创了新的应用。


他举例说,爱因斯坦在约一百年前提出的广义相对论,是借黎曼几何(创始人为Georg Friedrich Bernhard Riemann [波恩哈德·黎曼])而建立起来的。对数学有较深了解的人,都会知道。


即使受华文教育让他感觉到帮美国公司打工有“玻璃天花板”,但是同样的教育背景却让他有另外一个优势:用“不被理解”数学家角度向我们的老祖宗找智慧,这是没有华文教育背景的人所不具备的优势。


道是群论易是范畴论

他说,老子的《道德经》,还有比《道德经》早的《易经》,用“不被理解”的数学家角度来看,有不同的理解。老子的“道”(道可道,非常[恒]道)讲“常”或者“恒”,是西方现代数学所说的群论,而《易经》的讲穷通久(达)(卦、爻),关键是在“易”,因此讲的是西方现代数学的范畴论。


不管怎么样,《道德经》和《易经》,特别是《易经》是讲数学的,表现出中国文化的全面性和整体观、广和深,把高深抽象的道理极度简化,这与日本及西方文化讲究的细致有差别,但是两者各有千秋。


在华人传统思想里,子承父业几乎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对吴炳炜而言,企业毕竟是人的组织,不是永恒的组织,由谁来继承,最主要是看继承者有没有数学天分。


他表示,企业未来如何发展,不在他手中,因此他会尽力把企业这个组织“数学化”,由谁接手则是随缘。


银湖寰宇简介

1989年创立,为银行、股票行、保险、支付、零售与物流业提供金融服务技术,在银行核心系统的开发安装和运行上,已经成功建立了非常优良的行业记录。银湖寰宇2003年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SGX)二板上市,2011年升级在主板上市。

目前,东盟(ASEAN)前五名最大的超级区域金融机构的其中三家,是选用银湖寰宇核心系统平台的伙伴。东南亚二十家规模最大的银行,有超过百分之四十使用银湖的银行核心系统。

银湖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收购了几家子公司和附属公司。而通过这些公司,银湖为超过300家大型企业客户及其生态系统带来转变及创造了价值。银湖的业绩跨越亚洲、非洲、中欧、中东、和大洋洲。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