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华人研究 · 陈立勋

华人选民的政治困境(六)

陈立勋

作者简介: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专业(大四学生)研究方向为东亚、东南亚问题

·2013年11月30日

(二)从华人选区和人口增长看华人选民的困境 (续)


华人在独立前及独立后,始终聚居于大城市。再看马来西亚人口最为稠密的15个行政区域(吉隆坡 Kuala Lumpur,槟城的槟岛 Pulau Pinang、威省 Seberang Prai,雪兰莪的巴生 Klang、梳邦再也 Subang Jaya、加影 Kajang、八打灵再也 Petaling Jaya、士拉央 Selayang、莎阿南 Shah Alam、安邦再也 Ampang Jaya,霹雳怡保 Ipoh,柔佛新山中区 Johor Bahru Tengah、新山 Johor Bahru,马六甲历史城 Melaka Bandaraya Bersejarah,沙巴亚庇 Kota Kinabalu),华人总数约为369万,占640万华人人口的57.7%。


由此可以看出,大部分的华人人口都集中在大城市中,分布在乡村中的比例非常小(根据中国社科院张继焦教授的研究,早在2000年,华人居住在城市中的比例已达78%,经过13年的城市化进程,这个比例会继续升高)。


由于华人在大马的平均经济状况最好,并且开始渐渐重视对于子女的教育和优生,大马华人的生育率在未来会持续大幅度下降。根据统计局的预测,华人人口比例也将由2010年的22.5%下降到2040年的18.4%。相比较,马来人加上土著,在未来30年人口比例将增加到超过70%。毫无疑问,在不久的将来,巫族将会成为占绝对多数的族群,而华族则将慢慢变成少数民族。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华人将陷入人口增长,选民增长,但人口比率下降,优势选区数目下降的困境(也就意味着华人国会议员人数比率下降)。而执政党则可以通过选区的划分,轻而易举地削弱华人选票的影响力。

 
(三)说在后面


从前文中的分析可以发现,华社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一方面固执己见地相信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不满与申述,但另一方面却陷入了被政府视为可有可无的角色的泥淖之中。


华人本身是真正的输家


在文章最开头,笔者引出了三个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现在简略地总结一下。


第一 排除政府推出的“马来人优先”政策与华人在社会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客观情况,华族主观上存在的一些族群性特点(如自负但又自卑的矛盾心理、长期专注于经济导致的政治决定不成熟等)很大程度上导致了马华公会的惨败;


第二 随着执政联盟中华基政党的式微与华人人口比例的持续下降,未来华人将会面临着“无人代表、无人重视”的双重困境;


第三 从表面看来,以马华公会领头的华基政党是这场“海啸”的最大受害者,沦为了可有可无的小党,于党内斗争与没有发言权的漩涡中苦苦挣扎。但事实上,真正的输家是华人自身。


故,我认为华人是时候放弃寻找借口,正视自己犯下的错误了。在反对党的利用之下,华人作出了对于自身非常不利的选择。两线制有着权力监督制衡的优点,但是也存在着诸多缺陷如:国家政策难以持续、党派为了取悦选民而不断许下伤害社会未来发展的承诺。看看如今深陷债务危机的欧猪五国(PIIGS)吧,那便是突出的例子。


华社需展现友好的姿态


事实上,无论再如何换政府,政府偏向马来族人的政策是难以改变的,因为其拥有着庞大的人口比例。既然巫族成为人数上占优势的民族已经无法避免,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实现种族的平等,建立一个没有特权族群的马来西亚。


目前实现这个目标最大的问题就是巫族不愿意放弃自身的特权,因为一旦这样做便意味着可能在已经没有经济优势的情况下同时失去了政治优势(大家都担心华人会效法美国的犹太人),那么其族群的利益可能就会受到很大损害。


因此,这就更加需要华社作出友好的姿态,消除对方的疑虑。若希望自身的族群能在未来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华人必须降下身段,放下成见接触友族,共同寻找一个解决种族政治的方案,而不是以激烈的政治对抗来激化族群间的矛盾。


在此,我希望提出建立一个公民社会的概念。


首先,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何为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伦敦政治经济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提出“公民社会是指围绕共同的利益、目的和价值上的非强制性的集体行为”,大英百科全书对于公民社会的解释是“处于现代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各种社会群体、社区、关系所形成的密集的网络”。


澳大利亚学者 Eva Cox 则认为,“公民社会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善意地包容分歧与争端”,美国学者福山提出“充足的社会资本产生了密集的公民社会”。


总的来说,公民社会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密切交往与普遍的善意和尊重,同时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给予公民以自由。


在建立公民社会的道路上,大马任重而道远。1969年,在新经济政策颁布前,西马华人拥有22.8%的有限公司股份,巫族只占1.5%;到2008年,这个差距已经缩小到了34.9%比21.9%。也就是说,传统观念上的“华人控制经济,马来人操纵政治”的社会分工已经走到了末路,华人对马来人的经济优势正在逐渐减少,但是巫人在政治领域的统治力却与日俱增。


倘若华人仍满足于控制经济,那么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经济政治两个领域的主导权都失去了,而且是永远地失去。因此,我认为华社是时候放下自己的思维定势,好好思考一下现实的情况了。


正如我前面所讲的,华校在吸引友族学生方面一直做得不够好,但笔者以为,这恰恰就是提升华族影响力、促进建立公民社会的最佳办法。若能吸收更多的巫族、印族学生来学习中华文化、加深对于华族的了解、消除种族之间的误会,那么我相信,这一定能为公民社会替代族群政治提供肥沃的土壤——人民基于一个马来西亚的利益参与政治选举,而不是仅仅考虑自身族群的利益。

(全文完)
 


后语
笔者有幸能够来到马来西亚实地研究当地的多元种族社会的政治现象,在此非常感谢郑赤琰教授的指导及《大马华人周刊》提供的协助,让我能顺利完成这次的研究报告。

 

上一页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