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嵩山客

香港、台湾和韩国、日本
的热血青年

·2015年6月27日

1840年的鸦片战争,使头顶五千年辉煌文化的中华民族从云端一下打入地狱,自此经历了百多年的苦难,而海外华侨华裔因祖国的衰败,历尽世界各地的排华困难。振兴中华一直都是中华民族的终生理想、愿望。


好不容易,在历经各种浩劫后,迎来了个改革开放。在摸着石头过河中,虽在磕磕碰碰中迅速强大崛起,登上世界老大的地位已经可期。年纪大的人更迫切希望那个日子快点到来,在有生之年看到,一尝终身宿愿。届时,两岸四地及全球华侨、华人好普天欢庆。至少,在香港、台湾以外,这是绝大部分中华民族的共同思想感情。


港、台学生发动反中运动


为什么说是香港、台湾以外的?因为这两个分属中国一部分的地区有不少人不只没有感受到中国崛起的兴奋,反而有着不断增长的焦虑感而频频有反中的行动,近期更演变成应在学校好好学习念书的学生成为先锋。先有台湾反服贸协议的“太阳花运动”占据台湾立法院。近有香港的占领中环的“雨伞运动”,占据香港的主要交通要道、商业区,使香港瘫痪将近七十五天。


学生关心时事,眼见不平事而鸣,基本上来说是好事。但学生们血气方刚,入世未深,看事物是黑白两色,容易受到鼓动而作出法、理以外的行动,危害到社会安宁,造成破坏。这观象在台湾、香港这两场运动,表露无遗。


姑不论台湾的反服贸运动导致台湾和大陆的服贸协议签订搁浅,让台湾的最可怕的经济竞争者韩国抢先一步和大陆签协定,对台湾的工、商业的打击有多大,也不论香港的“雨伞运动”,后来发展成反水客,反大陆客的行动对香港经济及市民造成多大的伤害。本文旨在说明,台湾、香港及韩国和日本,不同社会,不同价值观所呈现出不同的抗争手段以及所带来的不同变革。

日本春斗

二战过后,日本从废墟中努力重建,确立了新的国家体制。左翼开始抬头,工会合法化,其时日本非常贫穷落后,工人工资非常低,只有美国的八分之一,德国的五分之一,各企业的工会代表劳方向资方要求提高待遇,福利等。1955年1月开始了第一次的春斗,此后每年春季时分就有和资方谈判,展开罢工行动的事。1962年春斗最高潮时,有1600万人参加,连年春斗的结果,工人工资连续提高,并有了终身雇佣制。


劳资双方本身是矛盾对立面,极容易因谈判不果而造成大罢工甚至动乱局面,对经济产生重大破坏。而日本却因春斗,企业生产力提高,並迅速的从早年的日本山寨版变成日本第一的品质。


日本劳资双方的对立矛盾之上有一个至高的核心价值,那就是国家、民族。因此劳、资在谈判对立僵持中,双方都能克制,不做出危害国家、民族的过火行动。因此年年春斗都能让劳、资斗出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为了让工人年年得到可观的加薪,日本企业大力提高生产力,增加产品附加价值。雇员们则卖命工作,在终身雇佣制下,员工若因失职而被开除,是可以严重到导致切腹自杀的。由此,企业里凝聚了极强的向心力。全国全民一致,使日本迅速登上世界经济、科技强国。

韩国的学运

韩国学运始于1960年,为反独裁者李承晚在选举中舞弊。其后,韩国学生上街头成为传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韩国的学生街头示威新闻频率,居各类新闻之首,曾有连续3年,韩国的第一缴税大户是生产催泪弹的老板。韩国街头学生,个个是跆拳道高手,看他们街头的攻、防战,精彩绝伦。笔者曾问一位韩国朋友是否上过街头搏斗,答曰:“那是每一位韩国学生必须的经历,否则他不能算是成长了。”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参与了政治斗争后很容易就兴奋过度,无心向学,无心工作。但韩国人的勤奋好学却是举世闻名的。同时,不论他们在街头抗争多么激烈,但国家民族观乃是至高的。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韩国濒临破产,只见韩国人纷纷拿出家当,共赴国难。此后,韩国经济转型,全力打造韩流文化,打造智慧国,扶持大企业等等。热血青年们看清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都埋头苦干,不上街头了。而韩国也已从军法统治的独裁政体进入民主自由政体。


日本、韩国热血青年,不论抗争行动如何激烈,都在国家、民族的鸟笼里进行。该出手时便出手,该收手时便收手。


反观台湾、香港的热血青年高度情绪化,为了空泛的自由、民主口号,就可以做出伤及无辜者的行动。而两地政府也在自由、民主的神主牌下,对逾越法理的行动采取了极大的克制,导致热血青年的抗争行动趋向粗鄙、暴力化。


想当年2003年时,香港发生了反二十三条的群众运动,空前壮大,参加人数达五十万之谱。聚集点在维多利亚公园,场面之浩大,秩序之良好,所呈现出良好的公民意识,令人刮目相看。此后这示威之都,三天两头都有示威活动,都秩序良好,充分表现出良好法治社会下的公民意识及行动。良好的法治环境及社会秩序,使香港多年来坐享“东方之珠”的称号,吸引了大量游客,市面之繁荣,一时无两。


热血青年示威使港、台受损


而今,受“佔中”的“雨伞行动”影响,香港的酒店房租已经降价五成,市面萧条,若当初这批上街的热血青年有着日本、韩国青年的爱国意识,当不致有此结果。而台湾,自蓝、绿两派恶斗以来,也发生过不少大型群众示威行动,有达到百万人以上。但一般上也还秩序良好,表现出台湾人民的成熟面。但“太阳花”反服贸运动却没来由的发生了暴力事件。甚么是服贸协议,此类东西,绝大多数民众都是一知半解。但“太阳花”的热血青年如果真的爱台湾,想想韩国为什么争着要抢着先和中国大陆签服贸协定,或至少设法多了解,那就不会过度情绪化的作出犯法行动。


台湾、香港某些热血青年可以有种种原因不认可中国大陆的政府,但至少应该爱自己所居住的土地。如像日本、韩国青年那般,抗争不妨碍自己居住的地方及人民。


台湾、香港热血青年很多是哈日、哈韩一族,他们也应该哈一哈日本和韩国的民族精神,集体精神。让抗争结出推进国家,社会,人民的进步果实,而不是危害社会,人民并沉沦。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