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华人研究 · 陈立勋

华人选民的政治困境(五)

陈立勋

作者简介: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专业(大四学生)研究方向为东亚、东南亚问题

·2013年11月23日

美国年轻人渐脱离族群政治


在2008年美国大选时,民调显示约有96%的黑人选民投票给奥巴马(典型的族群政治投票行为),但是这也仅仅是占了所有选票的13%。也就是说,还有大概40%的其他族裔选民投票支持这位黑人总统。令人可喜的是,约有54%的白人年轻人表示将支持奥巴马。


在2012年大选,民调显示,奥巴马能得到约42%白人选民的支持,黑人则一如既往地一边倒地支持他。正是因为他获得了一大部分白人选民的选票,才可能以51%的支持率成功连任。


同时,这位总统还获得了60%的年轻选民的支持票。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年轻一代的美国人似乎正逐渐脱离族群政治的局限,朝着真正的“美利坚合众国”迈进。


Seymour Martin Lipset, Richard Hamilton 和 Paul Allen Beck 三位学者都曾指出过,“绝大多数的政治制度都反映的是社会阶层的不同”,如英国,我们知道保守党常常代表的是中上层社会的利益,而工党常常为中下层人民说话,但是在这几年,选举的结果表明,两个党的阶级选票比率正在逐渐靠近,同时也说明了政党正逐渐摆脱阶级政治的束缚,走向公民政治,这意味着,每一位公民的选票都是至关重要的,只考虑某一个阶级利益便能赢得选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大马华人无法以宽广视野看问题


而在马来西亚,这一个沿袭了英国选举制度的国家,非但没有继承已经过气的阶级政治,族群政治却大行其道,巫族拥有其他族群所没有的特权,因此在政治上占有先天的优势。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巫族、华族还是印族,不支持自己的族群就会被选民视为一种背叛行为,相应地,马华无力维护华族的利益,被选民抛弃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这也是在大马的华人族群的矛盾之处——我们自认为比其他族群优秀,但是却常常无法以更宽广的视野去看待问题。


1969年,我们只看到陈修信“出卖华族利益、破坏华人教育”,却没能看到出任财政部长的他维护马币汇率稳定、促进经济快速增长,没看到马华建立的拉曼学院真正的用意为何。我们只看到马华为巫统马首是瞻,却没看到其背后希望大马洋溢着多元种族和谐的氛围的理想。


而在2013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深陷党争无所作为的马华公会,一个为人诟病的蔡细历,却看不到马华基层党员们为了华教事业和社区服务作出的贡献,看不到除了马华以外,我们找不到一个有力的政党可以接受我们发泄的不满并解决我们的问题。


5.05大选后华人陷入了困境


如今,第十三届大选过后,华人是真正地陷入了困境。孤注一掷的华社虽然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华人团结所能释放的巨大能量,但是也让政治对手彻底摸清了自己的底细,原来华人选票的重要性不过如此。


也就是说,即使已经有超过80%的华人支持反对党,但是国阵也只不过是没有保住2/3多数议席。


那么,巫统领导下的政府是不是可以不再理会华人的处境,只需要专心争取巫族的选票,并适当划分选区,就可以轻松赢得下次大选?答案恐怕是这样的。


若我们有留意巫文和英文报纸,或许就能发现,华社的影响力每况愈下。马华只剩7-11,并坚持不入阁,华人则被政府称为“叛徒”,内阁中没有人为华社说话。很多人说,“没有马华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也不需要他们代表”,说这句话的人,难道不觉得没有底气么?


仅赢得四个国席的国大党尚且能分配到2正2副的部长职位,那么赢得7席的马华若在宣布内阁名单前改变不入阁的决定,理应获得更多的任命。而如今即使内阁已经出炉,国阵仍为马华留着交通部长的职位,可见政府还是非常重视内阁中的族群代表性的。


因此,我认为,华社应该再相信马华一次,团结一心呼吁马华重新入阁。只有如此,才能够使华社的权益被真正地保障,民族间的和谐得到更好地维护。


(二)从华人选区和人口增长看华人选民的困境
 

华人在独立前及独立后,始终聚居于大城市(如槟州、怡保、吉隆坡、马六甲、新山、古晋等)与县城小镇,造成华人选民集中在这些城镇而变成以华人为主要选民的选区(即选区内华人比例高于50%)。


由于马来西亚的城市化程度在不断上升,华人逐渐向城市地区集中。同时,华人的人口也在不断地增加,因此华人选区内的华人人口也在不断上升。


但华人选区的数量基本没有因为人口增加而增加。在1964年大选的统计中,华人选区大约为31个,占144个选区总数的21.5%。然而到了2008年大选,选区增加至222个,华人选区32个,仅占14.4%。到2013年大选,华人选区30个,占222个选区的13.5%。


而从华人密集聚居的区域看,2010年吉隆坡的城市化程度为100%、槟城90.8、马六甲86.5%、霹雳69.7,华人最为集中的地区城市化程度已经接近饱和,也就是说华人选区已经基本定型了,除非华人能够从城市地区向乡村地区策略性扩散,否则华人选区比例继续减少的趋势将很难逆转。
 

上一页    -----    下一页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