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Seademon

马来西亚不应阻扰中国

·2018年9月22日

在1978年以前出生的人,很可能会记得这样一首歌:《他们知道现在是圣诞节吗?》“(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这首歌由 Boomtown Rats 乐团的 Bob Geldof 和 Ultravox 乐团的 Midge Ure 作词,开头部分由 Paul Young、Boy George及George Michael 乐团(已故)演唱。

这首歌是在1984年年度发行,目的是为埃塞尔比亚的饥荒灾民筹款。该国从1983年起闹饥荒,超过1百万名灾民饿死,另外8百多万人挨饿。那是20世纪最严重的饥荒。


大道取代泥路

那是34年前的事。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报道,现在,在该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泥路被六条车道的大道取代,最近通车的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电气化铁路,使到内陆的埃塞俄比亚可以通往吉布提港。

这些计划是由中国通过出入口银行的贷款兴建。

从小住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建筑师亚历山大·托里尔的论文是关于亚市的城市化,她写道:“亚的斯亚贝巴的成长,反映出中国在21世纪城市化的速度。”

回到1980年代,马来西亚是经济成长、现代化和走中庸路线的典范。在全球方面,我们被视为是不结盟运动的声音,第四任首相(马哈迪)发表反对西方的言论。

但那是30年前的往事,当年 Bob Geldof 和他的朋友们,通过“拯救生命”(Live Aid)筹到1亿5千万英镑协助埃塞尔比亚的饥民,使该国恢复正常。

现在,大部分不结盟运动的成员国,尤其是非洲国家,寻求中国的发展援助。

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非洲政治经济系教授伊恩·泰勒指出,作为一个大陆,非洲在几乎所有基建部门都落后于其他发展中地区。

西方企业没提供金钱组基建

他说,西方企业和机构,没有提供任何金钱充作发建这些基建的用途。

由吉隆坡通往巴生,长32公里的铁路,早在1886年就已启用。它从吉隆坡旧火车站开始,最初开到武吉古达的临时火车站,在康诺桥于1890年落成后,火车通往巴生。

这条铁路途径八打灵和双溪威的锡矿区。结果这两个地区逢勃发展。在马来联邦各州个别有铁路经过的其他市镇同样逢勃发展,正如河流和公路为马来各邦的其他地区作出重大贡献一样。

东海岸铁路和隆新高铁带来的不仅是发展,也将带动商业繁荣。东海岸铁路将在4个半小时之内,把商品从哥打巴鲁运到吉隆坡;反之亦然。

隆新高铁将使到居住在吉隆坡的人,可以前往麻坡、峇都巴辖、新山乃至新加坡工作,又在当天返回吉隆坡,每天往返。
正如双溪毛糯至加影捷运完成之后,加影的沙爹热卖,隆新高铁也会有这样的效果,而且其商业企业是成千上万。
 

提亲殖民主义于事无补

但声称中国在我国的投资是新殖民地主义于事无补。如果是30年前,人民会对这种说法鼓掌欢呼,但那种情况早已一去不复返。

如果我们要看到经济復甦和成长,我们必须学习对外资保持开放态度。

无论如何,中国只是我们的第三大投资国。西方企业,包括波音飞机公司和空中巴士飞机公司都把中国列为重要的生产和加工基地,中国並没有把它们视为殖民地主义。

到2018年6月为止,美国吸收中国投资高达1,750亿美元,美国也没有变成(中国的)殖民地。中国兴建的亚的斯亚贝巴轻轨铁路系统川行该市心脏地区,每天载送至少113,500名搭客。

挪威正在考虑让中国兴建从奥斯陆通往斯德哥尔摩的新高速铁路,泰国正计划在中国援助下兴建一条联系清迈、廊开、拉容和巴当勿刹、全长2,506公里的高速铁路。

由中国援助,目前正在兴建的其他铁路工程,包括中国——寮国铁路、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塞尔维亚——匃牙利铁路、莫斯科——喀山高速铁路、以及拉哈尔自动高速地路系统。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似乎满足于扮演英雄,有如老鼠在威胁大象,而完全错失了时机。


(原文 - Why Malaysia Should Not Derail China,6/9/2018)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