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华人研究 · 陈立勋

华人选民的政治困境(四)

陈立勋

作者简介: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专业(大四学生)研究方向为东亚、东南亚问题

·2013年11月16日

分析与建议


华人族群共性导致孤立心理


第二,华人的族群共性导致了族群的孤立心理。在马来西亚前十大富豪中,华人占了8位,而人口仅占25%的华人则控制了接近一半的国家财富(前首相马哈蒂尔在2003年讲话称,占大马人口20%的华人控制了国家40%的财富)。从国家统计局2012年发布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华裔人口的贫穷率是远远低于巫裔与印裔的(见表二),同时家庭平均收入也属于三大族群中最高(见表三)。


由于华人在经济水准上优于其他族群,因此在潜意识里难免会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一个在经济上占据如此重要地位的族群,在政治上却一直被巫族控制和打压,自然心里会感觉不平衡。在建国初期,华人人口与巫族相差无几的时候,华人没有团结起来为了政治权利和民族平等而抗争,如今,面对着两倍的人口差距才想到要孤注一掷,是不是有点为时已晚?


传统华人不够自信缺乏竞争


论及优越心理,华人的性格中还有着深深的自卑心理。因此,部分人会不知不觉地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白人为上,自己为中,其余为下。在这样的想法下,许多人难以接受被同胞以及所谓的“下等民族”管理,看看香港发生的普选风波我们便可略知一二了。传统的华人不够自信,也缺乏良性竞争的心态,总是将希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或者走捷径,乃至不惜将全部的筹码都下在几乎不可能获胜的赌局上。


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所说的那样,华人的一大缺点便是不团结,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而三个中国人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条虫。个人认为这个说法在当今可能引发很大的争议。但一直以来华人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喜欢抱团、随大流,正是这个特点,使得华人社会能在异国他乡取得自己的立足之地,但也正是这样的特点,使得许多人错过了了走出去面对不同种族、不同人群的机会。


缺政府支持 华教路难行


从华教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华人对于华文教育的坚持是令人钦佩的,但是华人也总是过度地囿于“自娱自乐”之中,而乏于且不善于对外介绍中华传统的优点。华社坚持要为华族学子提供传统的华文教育,建立了华小和独中,筹划着创建独大,甚至不惜与当权者对抗,但是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没有政府的支持,教育是很难办好的。


从董总统计的数据中我们可以发现,就读于独中的非华裔学生仅占学生总数的1.7%,而华小非华裔学生的比例则达到了14%。这与独中长期以来较高昂的学费以及短缺的师资是密切相关的。而上述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能得到政府的支持。


若董总能够退一步思考此中的症结,趁着中国崛起的大好时机,宣传华文教育,并在教育形式中辅以更为全面的马来文、英文教育,获得政府的拨款以解决自身资金短缺的困境,吸引更多的友族学生来华文独中就读,还能满足部分华人家长功利性的选校心理,久而久之形成了更具包容性的华教文化,这对于华教事业的发展和延续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个人认为,这样会比咬着牙与政府对着干效果好得多。


马华争华人权益能力和决心不足


第三,马华公会的贡献被华社忽略很可能是导致华人政治议价能力的下降的原因。马华公会历史上三次被华社抛弃,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华人认为马华为华人争取权益的能力和决心不足。


然而,正如上文中所说的那样,想要在政治博弈中占有优势,政治力量是非常重要的。然而,从1957年建国伊始,华人数量就处于劣势。而相对于土著,开拓南洋的第一代华人仍然将自己放在海外中国人的位置上思考问题,政治上的主要关切也没有放在大马国内,大多数更倾向于“闷声赚大钱”。


而在经济上处于劣势的马来土著族群,则将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了政治方面。每次大选,巫统总是能在执政政党联盟中占有最多的国会议席,说话分量最重,自然而然地政府的一系列决定就主要是体现了它的意志。


这一系列因素,导致了华人从一开始便没能获得国内政治的主导权。加之马华公会的高层常常为接受英美教育的精英分子,对于普通民众柴米油盐的生活以及华人的传统思维方式缺乏了解,最终导致马华公会常常与其本应代表的华人族群发生激烈冲突。


事实上,直至现在,任何一个多元种族国家中都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族群政治,即各个族群都是首先以自己,其次才是国家为出发点思考问题。

 

上一页    -----    下一页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