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华人研究 · 礼辉

各籍贯华人远离中国原乡
下南洋到砂拉越拓土定居

第一集

·2013年12月14日

随着时移势易,物换星移,许多砂拉越华人新生代子弟对于先辈如何从中国“下南洋”的沧桑事迹一知半解,有些人甚至对本身祖辈的来历可谓毫无认识,没有一个头绪。


华人新生代对中国原乡毫无认识


目前已进入第四代,甚至于踏进第五代的个别华人家庭新生代,许多人对祖父母辈的中国原乡毫无认识。


究其原因,很多个别家庭后辈都没机会跟随长辈返回祖籍地探亲,何况,由于当年经济情况不允许,许多当初离开中国家乡“下南洋”的祖辈,前来砂拉越披荆斩棘艰苦谋生并定居于此,直至老死于此都没足够经济能力返回祖居地省亲,终生无法实现探访亲人的心愿,这成为众多祖辈心中的一个人生遗憾。


还有一个原因牵涉当前官方教育体系的弱点,即华裔子弟难以从现有的教科书详读到华人先辈千里迢迢的下南洋史。当然,若个别学生从历史专著等课外读物吸收这方便知识则另当别论。


还有,由于隔代沟通断层之关系,许多家庭的第三代后辈也难以从第二代父辈那里详细了解第一代祖父母辈的历史事迹,因此,到了第四代人就更加没机会了解更多关于家族史资料。


在以前的农业时代,三代甚至于四代同堂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情况比较普遍。不过,随着工商社会时代来临,许多年轻后辈离开大家庭往外升学或谋生,成了独立个体,在外成立本身的小家庭,如此一来,这些后辈的后裔也自然而然没机会与祖父母或曾祖父母长时间直接和密切接触,进行隔代讯息沟通。


这样一来,不仅祖辈和后辈产生了隔代断层,新生代自然也无法了解长辈所经历的当年迁徙的历史故事。如此一来,后辈不仅对祖辈当年从中国迁徙下南洋和祖辈迫于无奈离开中国家乡的沧桑史认识不足,同时在个人感情上也显得淡薄。


有些年轻后辈说:“我对祖父母的拓荒历史缺乏兴趣”、“我这一生人还没想过要到祖辈的中国原家乡认识那里的亲人”等等,就可反映出后辈的心理。


所谓见面三分人情,因此,若平时后辈和长辈没机会见面或相处的话,隔代人之间感情出现淡薄情况一点也不让人感到讶异。


无论如何,这毕竟是一个人世间的感情缺憾,因为,人际沟通蕴含着许多人生智慧和生活哲理。


因此,让砂拉越华人新生代有机会认识祖辈“下南洋”的历史事迹是很重要的,这不仅可让有关家庭本身了解家族史,同时并举个人也能从认识历史的过程中自我发觉先辈对砂拉越这块土地的珍贵贡献,也增长个人的人生智慧,这对传承和发扬先贤智慧、精神,对促进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和谐、团结、包容、谅解、国家和社会进步有其积极意义。


对此,本文引用部分设立在砂拉越州首府古晋的“砂拉越华族历史文物馆”所展出的各籍贯华人之官方史料,让大家有机会对本身籍贯(或跨籍贯)历史有一个基本正确理解,透过学习历史精髓,来发掘更深层历史价值。


穷人被“卖猪仔”来到南洋


根据历史记载,中国人口剧增,土地缺乏和贫穷是促使华人在19世纪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条件而移民东南亚或南洋的部分原因。


部分移民以契约劳工的身份来到南洋。他们按契约定下的期限把自由卖给“客头”,由于失去自由而被人称为“猪仔”。新加坡是当时买卖“猪仔”的主要转运港口,即“客头”对“猪仔”进行议价的地方,工价从一年到三年不等,每个“猪仔”的价钱介于30元至100元新币。他们被告知将在矿场与农耕地工作。


至于前往婆罗洲的移民,将继续他们的路程直到他们抵达印尼加里曼丹的山口洋,以及位于砂拉越的古晋、诗巫和泗里街。


许多移民是自己安排前来砂拉越,并从事农耕和贸易。这些移民或新客逐渐发现在南洋的生活并不如想像中一般。许多严峻的挑战和考验在等着他们。即便如此,中国艰苦的生活环境还是逼使许多华人南下。

 

            -----    下一页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