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华人研究 · 陈立勋

华人选民的政治困境(二)

陈立勋

作者简介: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专业(大四学生)研究方向为东亚、东南亚问题

·2013年11月2日

● 2004年大选


2003年阿都拉上任首相后,提出了“卓越、辉煌、昌盛”(Cemerlang, Gemilang dan Terbilang)的口号,并明确了廉洁、透明、提高政府行政效率等目标,以廉洁开明的形象赢得了选民的好感。反观反对阵营,民主行动党于2001年退出替阵,很大程度削弱了反对联盟的实力,回教党强调“伊斯兰国”的路线也难以获得多数选民的倾心。过去替代阵线曾凭借“民主、廉洁、平等”等话题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支持,然而此次大选反对阵营面对以全新形象示人的执政党,难以找到新的立足点攻击对手。综合上述原因,国阵在2004年大选中狂胜199国席、452州席,虽然在意料之外,但也不得不说是在情理之中。

● 2008年大选


“新首相效应”热潮冷却后的大马社会发觉,阿都拉在竞选前作出的承诺,并没有很好地实现,相反的,贪腐依旧、物价高涨、治安败坏,特别是“林甘短片”的曝光,再度引起社会对于贪腐惩治的呼声。而日益恶化的贫富差距,导致了马来人、印度人和华人选民同时对政府失去信心。巫统内部,马哈迪与阿都拉交恶,影响了巫统的团结,加上首相对于党员的约束能力不足,导致国阵议员们在狂胜后自我膨胀、目中无人,不时叫嚣“马来人优先”,挥舞种族主义短剑,斩断了非马来人选民的支持。安华获释后以其个人的魅力领导公正党(PKR)与行动党、伊斯兰党(PAS)组成联合阵线,为政治海啸创造了条件。


本届大选,国阵仅得140国席,史无前例地失去了国会2/3多数,并创纪录的丢掉了五州政权。国阵的最大华基政党马华公会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股反风大吹的影响,竞选40国席仅获15席,远远少于获得28席的民行党,遭受了参选历史上最大的失败。


与1969年大选华人选民放弃马华公会的原因比较,马华2008大选惨败主要是受到其作为执政联盟成员身份的影响。长期以来不满政府不平带待遇政策的华社,与不满政府的其他族群一道,推动了308政治海啸。


从本次大选的结果来看,受到政治海啸席卷后的国阵元气大伤,而民联则一跃成为与执政联盟影响力相当的反对阵营。损失惨重的马华公会并没有真正反省失败的原因,反而在之后的内斗中陷入分裂,成为了各派势力争夺政治利益的战场。由于马华的不思进取,加上其本身就难以撼动巫统的统治地位,因此在维护华社权益的问题上几乎无所作为。以上的这些,都被民联看在眼里,成为了2013年“华人政治海啸”的重要前奏。


“五月五,换政府”


在08年大选意外获得重大进展的民联,希望借华人这股反对执政党的东风,在2013年大选一举拿下多数议席,入主布城。在政治宣传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民联中自称代表华社的民行党充分地利用了华人急于求变的心理,提出了“Now or Never”、“Ubah”、“五月五,换政府”、“回家投票”等口号,吸引了大量华裔选民的支持。一向政治冷漠的华人群体在这股强劲的政治参与旋风的席卷之下,燃起了回到家乡为反对党阵营投票的浪潮。据统计,本次大选华人选民投票率高达90%,远高于马来族的75%和印裔的68%。可以说,在大选结果出来之前,华人选票是具有很大的分量的。许多报纸甚至预测,华人选票很可能是决定性的。因此,国阵绝对不愿意就此放弃华人选票,即使是在反风尤甚的槟城,首相纳吉也以亲民形象出席韩国艺人Psy的欢迎会,希望能获得更多华人支持票。执政党相信,这几年政府对于华人的“小开放政策”以及纳吉对于华人的亲近态度,在一定程度上能获得不少华人的支持。

● 2013年大选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第十三届大选国阵在华人选民身上几乎没有得到选票。据估计,有大约80%的华裔选民都将票投给了民联,国阵的华基政党遭遇惨败,马华公会只得7席,民政和人联党各得1席,几乎全军覆没。经此打击,马华和民政党当即宣布将不会入阁,内阁中仅剩华裔正副部长各1人,正部长还是出任上议员的民间组织代表。可以说,华人族群基本上已在政府中失去了议价的能力了。同时,由于华人反风最盛,华社在大选前即非常高调地支持反对党,因此也难免会遭到执政党的怨恨。属于巫统的《马来西亚前锋报》5月7日将“华人还想要什么”作为封面标题,首相纳吉认为这是一次“华人政治海啸”,慕尤丁副首相则直接称“华人不知感恩”,似乎整个社会都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华人的身上。不得不说,华社是本次反对党的最大票源,但是并不代表华人是唯一票源。要知道,华人仅占大马人口1/4,再乘以80巴仙,仅得1/5,而民联本次获得的支持票超过51%,因此可以判断,仍有30%以上的其他族裔选民将票投给了民联。可见,说出如此这般种族性言论的媒体和政治家们,是多么地不负责任,这种想法是多么地危险。


行动党不代表华人


若我们仔细阅读一下行动党的党章,我们可以轻易地发现,民主行动党不但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同时其创党宗旨中对于维护华裔人士的合法权益也只字未提。但是为何华人选民还是愿意一边倒地支持民联呢?笔者认为,华社投票给反对党,不是因为支持民联,而是因为反对国阵的情绪更占上风。由于巫统在国阵中长期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尽管马华一直努力为华社争取权益,但是,政治话语权是需要政治力量的支持的,强势的巫统很少给予其他友党足够的话语权,而是不断地提高巫人在国家中的特权地位。经济上强势的华人长期受到政治上的压制,经济竞争中的优势也在逐渐缩小,而马华又无法在政府中有力地为华人争取利益,因此,华人难免会产生对立的情绪。而华人族群这一集体心理正好被民联利用了,成为了一场政治豪赌的最大牺牲品。


反对接受本次大选结果的人们,其持有的主要立场是“反对阵营获得了超过50%的普选票数,但是却仅仅获得了40%的国会议席数”。但是,这也是代议制民主选举制度的普遍缺陷。因此,在许多国家,都出现过赢了选票却输了大选的先例。如2000年美国大选,戈尔在普选票数量上多出布什近54万张,然而却因为在佛罗里达州输了几百票而落选,在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后,戈尔大度地接受了失败。因此,这不能是在野党不承认大选结果的理由。

 

上一页    -----    下一页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