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嵩山客

神仙吵架 百姓遭殃

·2015年5月2日

上个月欲到香港参加一个座谈会时,得知消息的老陈问我有否到深圳的打算,並说他有一位二十几年没见的老友在深圳,托我带些东西过去。此乃义不容辞的事,东西拿来时用手一掂有超过十公斤,是海参、海藻之类的东西。醒目的老陈说:“我补你托运费用。”


参加了座谈会,得益良多,知道一些有关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事,以及地缘政治、板块移动、东风正在压到西风等等,满心高兴。


第二天由香港过罗湖口岸时,行李被拦截了。打开行李,被告知海参、海藻等动植物类东西全不能带进去,被扣押了。並把我护照、入境卡等都影印留存。说我回程香港时,可以领回那些礼物。折腾了约十五分钟。也知道此时非说是非、讲道理的好时机,因此匆忙把行李箱内的残留件收拾好,赶快过关以向人作个交待。


心里嘀咕如何领回礼物


回程时,心里嘀咕着,到底要如何才能领回这批礼物。沿着出境处墙上贴着大大个字的“中国梦”时,心想,我如今的中国梦是,只要我能在领回这批礼物时,其程序是简单明确的,官员办事是有理有节,高效率的,精神是为人民服务的或只要有其中一项有达到的,不像以前,官员的脸孔总是冷漠的,问多一句话,就被回以白眼。。。那我不但不会为带这批货来来去去懊恼,看到我热爱的国家官员表现出泱泱大国的素质,我反而会有像当年看到中国拿到第一块奥林匹克运动会金牌的欣喜。拿多二十公斤,心甘情愿。PLEASE!我心中双掌合十。


在出境处的二楼,看到海关检查柜台空无一人,房间铁门锁紧。问了警卫,被告知要领回被扣押的东西是在三楼。上了三楼,只见房间铁门都是紧锁的,问了警卫,被告知必须出了境才能领回扣押物。但外国人出境边是在二楼,於是又跑回二楼出境。出境后又跑回三楼。四周一看,不见任何指示。问了警卫,警卫说:“不知道”,然后指柜台下方的一组电话号码说:“你打这个电话问。”


“喂,请问我要领回被扣押物品要到哪里?”

答:“你问问警卫,因为我告诉你,你也找不到。”

“但已经问了警卫,他说不知道呀!”
答:“你再问问。还有,我要十五分钟后才能过来。”


硬着头皮,再问警卫。

答:“不知道,你去问别人。”


警卫的态度已显不耐,再问,那将是自取其辱。


看看游人如过江之鲫,匆匆而过,真不知要问谁才好。


左拐右弯才找对地方


后灵机一动,问问免税店的小姐或许有答案。果然,小姐热心的指示我如何左拐右弯,终于到小角落的一个铁门贴有电话号码,敲门不应,再打电话:回应:“都说要等多十分钟。”


铁门打开时,只见满地都是被扣押物品。


在官员搜找我的物品时我问道:“几时实施这些条例?” “最近” “现在要为親友带点手信都不行吗?” “最好不要带!”

“我不可能是水客。”


“正因为你不是水客,才让你拎回。否则早充公了。但你还是要缴交二十块管理费。”

经商精明的香港却不搞奶粉加工基地

这些日子,天天都看得到佔中,反水客的新闻。水客新闻成为热门新闻始于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后,香港成为大陆民众购买奶粉的超热地方,几度卖到断市,引起香港民怨。奇怪的是,向以经商精明著称的香港,怎不趁势多进口奶粉。甚至在香港搞个世界最大的奶粉加工基地,好好的发奶粉财!反而定了一条恶法,凡是出境香港带超过1.8公斤的奶粉,要罚款五十万港元!


近日佔中运动转为反水客运动,港府马上急於实施修改自由行条例,只准大陆人民一个星期进出香港一次,一年不准超过进出五十二次。深圳当局还以不准游客带诸多物品入境规定,其中一项是凡是动植物物品一概不准带入境。


中、港两地为应付时下纷扰时局,所采取种种措施利弊,固不讨论。但这种一刀切的政策,波及千千万万无辜老百姓为亲友带点手信,表达亲情爱意的心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剥夺了。

两地官老爷在倒澡盆水时,连婴孩一拼倒掉。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