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百年独中

育才独中 Yuk Choy High School  


·2013年6月15日

 

100年来,育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脚印,披荆斩棘、艰苦奋斗、风风雨雨、曲折前进,历经百年,华教堡垒育才中小学校,巍然屹立在祖国的大地上。

育才独中的发展历尽艰辛,曾面临生存危机,后来经过复兴,出现生机,稳健发展。育才独中是我国华教运动的一面重要旗帜,很有活力,群众基础强,为华教运动输送优秀人才,这可是一个大贡献!

育才于1908年正月由霹雳州华人所创办,当时仅办高小,专为收容各初级小学毕业学生。正董事长为胡子春,副董事长为李义坡,首任校长则为梁蔚庄。育才发祥地是今天怡保拿乞路(或称“水景”,即历史上称为“万里望路口三间店”之所在)。创办人之一姚德胜借出三间店铺,育才就在这三间店铺开始它的百年征程。


1920年,受1919年中国五四运动影响,民主之风气大振,1920年育才在反对殖民政府实施的“学校注册条例”斗争中,进行自我更新,采用新课本、白话文和国语(即华语)教学,进入了现代学校时期。此后,进展迅速,1924年办初中,改名为“育才中小学”。


1940年办高中,成为一所完整的华文中学,雄视北马。


1941年马来亚沦陷,日本关闭所有华校,是育才历史上第一个“黑暗时期”。1941年12月15日,本为育才毕业典礼,但因日军空袭,人心仓惶,师生星散,毕业典礼亦未进行。由是日起至复校日,是为校难时期。日本占领之前,育才学生接近1000人,可见当年发展的迅速。


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11月1日育才中小学复课,定为“复校纪念日”(校庆日)
 

●“反对改制”掀起学潮


50年代压迫华校的报告书层出不穷——1951年《巴恩巫文报告书》/(1952年教育法令、1954年教育白皮书、1956年《拉萨报告书》/1956年教育法令等),压力一个接一个不断地纷至沓来,压得华教喘不过气。1957年11月16日,千余名育才同学放学后骑脚车整队出发;路经培南中学,培南同学热烈的加进游行队伍,2000名青年学生浩浩荡荡,高喊口号:“反对驱逐超龄生”,“反对改制华校”,穿过市区,向金宝路霹雳女中进发,轰动一时。霹雳女中同学热烈欢迎,游行达到高潮。这是育才历史上罕见的第一次学潮,是全国学潮的一部分。


独立后,政府实行《达立报告书》,强制改华文中学为巫文学校。育才一分为二:传统华校独立中学,和政府办国民型中学。育才独中学生从顶峰2500名骤然下降,1973年只得157名学生,奄奄一息,是为“第二个黑暗期”。4月11日,独中复兴之历史性会议在育才中学蔡任平图书馆召开,从此掀起霹雳独中复兴运动,而后促成全国独中复兴。1974年,育才董事、校友会带头筹募百万元基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复兴运动,扩大到全国,把华文独立中学从垂死边缘挽救过来。


步入80年代,育才逐步发展。1982年经教育局批准建校,获财政部免税,开始推土工程。1985年,迁校到九洞育龙岗新校园。10月,董事会将旧育才校园租予育才国中,象征式征收年租一元。1989年,启用新电脑室,开办全校电脑教育。建设语言视听中心。


90年代,建筑汽车维修科实习工场,发展技职教育,开办汽车维修班。同年,耗资逾百万元之四层宿舍大楼竣工。2000年,四层综合大楼开幕。


2008年,育才创办晋100周年。为了迎接这个百年大庆,该校举办一系列的活动,隆重庆祝,并出版《育才百年特刊》以示隆重纪念。《育才百年特刊》共分三卷,一是《今日育才》,二是《百年长征》,三是《百年大典》。同时拟定三年计划,完善软硬体建设,提升教育素质,提高学术水平,让育才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未来更大的挑战。


● 育才与独中复兴运动


华文独中发展史上,最为轰轰烈烈的一页,莫过于“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了。这是一个华教救亡运动,一个民族觉醒运动,一个捍卫民族尊严的运动,一个争取民主人权的运动。这个运动首先在霹雳州掀起,然后席卷全国。热爱华教的各阶层人民,以各种形式的义举,踊跃捐献“独中发展基金”,纷纷把孩子送入独中。这个运动,把几许濒临死亡的独中拯救回来。


1973年,独中复兴运动的火苗,就在育才国中的蔡任平图书馆燃起,过后掀起了全国独中全面复兴的浪潮,带动独中走向欣欣向荣的另一个新局面。


育才独中在七十年代初期,陷于衰飒境地,学生人数跌至不足两百名。1973年“华文独中复兴运动”一起,育才有如浴火重生的凤凰,以崭新的风姿展翅高飞。1985年育才摆脱寄人篱下的生活,迁来九洞育龙冈,从此独立自主,重振雄风。今天育才学子已超过一千五百名,他们健康的精神面貌与优良的学术成绩有口皆碑。近年来,育才已搭上教改的列车,朝向素质教育的光明大道奔驰。


独中复兴运动的成功主要是几位华教前辈的功劳,尤其是曾敦化、陈孟利、骆谋生、沈亭、王挺生等,他们点燃了火把,其他还有一批热血的知识分子如陈生昌、汤毅、谢荣珍、黄仲轴、王天庆等人,以满腔的热情献给华教。


华教先贤当年披荆斩棘挽救独中与寻找复兴之路,最终独中统一课程出现、统一课本出版与筹办统一考试,华文独中统考开始走向世界,并获得各国认同与承认。


在推动独中复兴运动时为了维护华教,坚决反对独中通过走英语路线来吸引学生和家长,应靠自身的特点,靠母语教育来说服家长把孩子送进独中就读。如果独中变质了,华教斗争很可能全面溃败,连阵地都没有了。这在当年掀起了一场非常激烈的争辩,最终稳住阵脚。9间独中起死回生,由当时全州独中生不到1500人,到复兴初期升至2800余人,并在1975年升至4600余人。此后学生人数不断上升。


霹雳独中复兴运动成功展开,犹如星星之火蔓延燃烧全国,促成波澜壮阔的民族觉醒社会运动,它对华教的发展影响深远。在大家同德同心之下,独中复兴运动发挥了领导潮流,确立方向的重大作用。

 


Copyright © 2013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