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火箭是马华的寄生物

政治上“兴旺发”马华背骂名

 ·2018年3月31日

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前些时候炮轰廖中莱领导下的马华,不应该推翻他(蔡细历)在担任马华总会长的时候通过的“如果马华在第13届大选无法保持至少15个国会议席将不入阁当官,也不接受委任任何官职”的议决案。


他认为,华人选民在2013年大选的投票方式,已经展示他们不想要马华在政府当官的立场,所以马华不应入阁。“如果马华不入阁,现在马华的政治状态可能不一样。因为马华是政府的成员,所以人们任何事都怪在马华身上。”他认为这是马华“咎由自取”。


他说,要是马华不是政府的一份子,他们针对时事的评论空间会更加大。他表示,就算马华是内阁成员,他们也应该勇敢提出不同的意见,因为他们也是国阵成员党,但是看来他们没有做到。
 

 马华不入阁形象也不会改善

蔡细历这样的批评,表面上看是很有道理,同时也反映蔡细历较直率的领导风格,但是马华不入阁的话,形象真的会改善吗?不见得。


马华的形象,在华社向来就是中规中矩,不是从十分好跌到十分糟糕的那一种。在1950年代及1960年代,华人社会早就对“马华代表华人”这定位嗤之以鼻,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变。


马华的形象不好,一方面有外来因素,另一方面也有内在因素。


外在因素,最重要受到民主行动党多年的对华人负面灌输,使到马华在许多华人眼里是出卖华人的政党,与“贪污腐败”的巫统狼狈为奸,是不值得支持的。如此的负面观感,在2008年及2013年两次全国大选,转化为反国阵的选票。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大转变,是马华需要深入探讨的。这就是涉及马华本身的内部问题了。实话实说,虽然有不少华人认同马华在国阵及国家发展扮演的角色,但是马华本身无日无之的内斗,是许多华人对马华没有什么好印象的重要根源之一。
 

 马华内斗留下“吃相难看”印象

当然,我们不能说“内斗”是马华特有的现象,而是反映了华人社会整体的劣根性。更加要不得的是,华人的斗,是斗垮斗臭。但是,马华因为自我期许是代表华人的政党,内斗给华人社会留下的印象是“吃相难看”,特别深刻。


我们也不要忘记,马华的草根性很强,组织来说是所有华人/华基政党之冠。马华号称有100万名党员,但是这些党员很多不在大选支持马华/国阵,不是什么新闻。如果按照简单的算术,马华党员要是全力支持马华/国阵的话,马华可能沦落到7/11吗?

这才是马华及党员需要扪心自问的:要是真的认同党的斗争理念,为何不全力支持党;如果不认同党的斗争理念也对马华没有信心,何不干脆退出马华?如果认为马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何不干脆退出马华?要知道,马华作为一个党,没有党员,党不成党;没有党员支持的政党,还能有什么尊严?不支持党的党员又有什么尊严?


就以马六甲州阿罗牙也国会议席的争议来看,表面上是“天兵”王乃志与原任国会议员古乃光之间的争论,但更深层的问题可说有两个。第一个是古乃光是蔡细历派系的人。其二是,古乃光对党的整体战略目标不够敏感。


根据一些马华领袖的做法,安排王乃志上阵阿罗牙也,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让马华有个能阐述马华的斗争理念以及对政府的政策的领袖。王与古两人虽然都是律师,也同是马六甲人,但是王当了首相纳吉的政治秘书超过六年,对全国政策及时事的脉搏的掌握有优势;而古乃光有很强基层,这是古的优势。古如果被派打州席,中选后会被委任为行政议员。
 

 注重服务与塑造舆论之间需平衡

说实在的,经过2008年及2013年两届大选的冲击,马华的整体战略确实需要做出调整,而重中之重是如何在服务与在国会发言两者取得某种的平衡。为当地居民服务,是马华的特色,但是在塑造舆论方面,马华远远不如火箭。


马华现有7个国会议员,除了4个有中央政府官职的马华领袖(廖中莱、魏家祥、黄家泉及蔡智勇)的新闻常在全国版出现之外,其余三个(古乃光、邱思祥及黄日升)曝光率不高。如此一来,马华在舆论上,输给火箭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这是马华迫切需要加强的弱点。


作为马华前任总会长,蔡细历应该以党为重,没有必要公开发表具争议性的言论,让政敌有机会拿来炒作攻击马华,导致马华的形象没有变好,只有变得更坏。过去的领导人,其实需要让现有的领导人放手做事,另一方面现任的马华领导人,也是需要与前领导人保持良好的关系。


一个组织里头,无法避免的要面对内部的权力斗争。一个组织能够不能够“永续发展”,领导人及党员有没有体育精神,服膺愿赌服输的准则是很重要的。而领导人,更加需要能够在复杂的人际关系里斡旋,让政党能够发挥团队精神。


相比之下,以华人为主的政党—民主行动党,没有这个问题。即便是那些已经离开火箭的、没有党职的,或者受到火箭排挤的,我们很少看到他们公开批评火箭。


当然,这有特定的因素。这个党,有个名叫林吉祥的;铁腕领导这个党已有50年,再加上这个党在某些特定地区有点基层,地方势力不容易扎根;假如某些地区稍微扎根,结果就是被铲除。柔佛州火箭的“开荒牛”巫程豪,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林吉祥借刘镇东之手,把巫程豪连根拔起。
 

 火箭靠独裁处于权力高峰

讽刺的是,火箭现在处于权力高峰,不是因为民主,而是该党最高领导的独裁,造就了第二线领袖的唯唯诺诺(那些比较有意见的被边缘化),支持者打压言论自由,对那些不认同火箭拥抱老马(希盟实权领袖马哈迪)的领袖及公众人士,冠以种种的骂名。


客观来看,不管是马华还是巫统、民政、国大党,甚至是伊斯兰党,都比火箭民主得多。火箭创立超过半个世纪,林吉祥直到现在还是党内的实际的No.1。从上面的探讨,我们还可以说火箭与马华,同样有政治功能,但是火箭却不具备马华过去几十年来所发挥的功能:社会与道德功能。


就此而言,火箭因为缺乏社会与道德的约束,在政治上有非常大的发挥空间。所谓的社会约束,就是火箭与华人社会之间的关系,不比马华与华社那么密切。


马华是在1949年2月,也就是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得到英国殖民政府的支持。1951年马华由土生华人籍的商人陈祯禄宣布为政党,并成为第一任总会长。早期的党员多数是地主、商人等上层人士。


马华成立的最初目的,主要是处理马来亚在紧急状态(1948-1960年)时,英国在1949年5月颁布的毕礼斯计划 (Briggs Plan)。在此计划下,所有乡村及森林边缘的华人,都被迫迁移到“白区”,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华人新村。这是为了方便英殖民政府管理与切断华人对马来亚共产党的援助,同时也保护华人;马华的成立,是要协助华人社群的社会与福利事务。


当时是冷战(1947-1991年)的开始,国际弥漫着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马来亚也无法幸免。参加马共的,绝大部分是华人;而新一波南来马来亚的华人,很多是支持或同情马共的,但是好像陈祯禄这样的土生华人及上层华人,却是反共的,立场与英国殖民地接近。
 

 鱼和水相生相克的关系

因此,马华除了在隔绝华人与马共扮演了角色之外,同时也协助重新安顿华人,并且最终在其他华人社团组织的配合下,为50万华人争取公民权(英国原本要把他们遣返中国)。马华与华社的社会纽带,是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华人社团组织的领导与马华的关系,讲好听的是鱼和水的关系,讲形而上一点的话就是相生相克的那种关系。


而在17年后成立的火箭,与华社没有这层关系。火箭当然没有刻意要建立这样的关系。用生物学的术语来说是:火箭是马华的寄生物。


历史可以证明,不管在强盛还是在最低谷的时候,马华都是火箭直接的攻击目标。火箭可以用马华的社会资源来打马华。有如此资源丰富的宿主,火箭根本就不需要建立本身的社会网络。


道德功能又怎么说呢?蔡细历在第13届大选前,带领马华通过战绩不如第12届好就不入阁的议案。这是“以退为进”的战略,但一般华人选民反而当作是威胁,更加不支持马华,使到在第13届让马华输到只剩下7个国会议席及11个州议席。


这是半天吊的状况,马华进退两难。其实,根据马来西亚仿效的英国的政党政治的传统,国阵可以邀请火箭甚至是人民公正党议员加入国阵,但是,巫统还是认为马华是可信赖的伙伴。即便马华输到只剩下七个国会议席,巫统对马华还是不离不弃。
 

 当官本身不值得争议

在火箭领袖与铁粉支持者眼中,马华领袖是为了贪官职,才“厚着”脸皮入阁。我们需要了解的一点是,政党存在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成为执政集团的一份子,当官本身其实应该是不值得争议的课题。


相反的,就国阵的结构而言,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其内阁成员不能缺少“关键少数民族”。从这个角度来看,马华只得到约10%华人选民的支持,但在道义上它还是要代表这10%的华人。这是马华道德功能的主要体现。


毕竟,华文教育、华人中小型企业等等,与马华的关系是千丝万缕,不能说断就断。问题是,许多华人因为火箭的思想灌输,把马华的道德功能当作是“出卖华人”。这是非常离谱的事。马华对华社的道德责任,只有在没有任何华人支持,或者马华自行解散,才可能终结。因此,蔡细历把马华不受到华人支持,归咎于马华违背不入阁的承诺,非持平之论。

火箭有没有这样的道德责任?火箭的林吉祥到现在还硬拗说行动党从来没有说过它不代表华社,但是却已经公开说它代表的不只是华社。这么说,不就证明了火箭真的没有说过代表华社吗?宣称不只代表华社,也就是意味着要是火箭有一天成为执政党的一员,可以用“我不只代表华社”为借口,拒绝捍卫华人的权益。


也就是说,不管华人怎么支持火箭,火箭对华社没有社会及道德的责任,但是却可以在政治上“兴旺发”。这就是为什么火箭比较聪明(狡猾),马华比较“笨”。功劳归火箭,马华背骂名。马华领袖和党员,直到现在不懂得这点,还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才是马华现在处于劣势的根本原因。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