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投废票呼声蔚然成风 火箭驳斥左支右绌

 ·2017年12月30

网络江湖传言,鼓吹投废票的“法家”——法西斯主义,不是中国思想的“法家”(以韩非子为代表)——近一年来成为民主行动党甩不开的背上芒刺。民主行动党华文文宣第一把手丘光耀博士,“大阵仗”的多次著文反驳;火箭的其他领袖,有的也不得不关注这“星星之火”,因为如果“燎原”的话,会使行动党失去许多选票。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个因素,是这一派人士以前是支持“改朝换代”(也就是相信两线制),现在反火箭了,还鼓吹投废票或选择“第三势力”。


第二个因素,是这一派人物,敢在文章中使用污言秽语(与火箭的丘光耀之流相比,算是比较温和,但却没有火箭扭曲编制谎言的特色)。其中最重的是,敢与火箭领袖及粉丝针锋相对。


“舔”敦马火箭失道德制高点

基本上,火箭因为它的实权领袖林吉祥“舔”前首相敦马哈迪,失去了道德制高点及原则(例如,放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因此在为林吉祥的U转辩护,显得理屈,骂也骂不过人。


第三点因素是这个“流派”反国阵,现在也反希盟(特别是火箭),引起了向来不支持国阵,现在也不愿意选择火箭的华人选民的共鸣。支持“法家”的选择在来届大选投废票,或者投给第三势力(例如社会主义党或独立人士),要给火箭一个“教训”。


对投废票的呼声,国阵并不当一回事,因为这股声音主要来自上一届大选支持国会反对党联盟的人士。当然,单单是这一股暗流,民主行动党可能不需感到担心。但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加盟国会反对党,没有引起巫统党员跟他出走,也就意味着马哈迪无法为国会在野党带来可观的马来选票。来届大选他们要是选择投废票、不投票或投给第三势力,对国会反对党联盟有弊无利,而行动党会因此失去好几个选区,特别是那些华人选民占50%上下的国会议席及州议席。


更加具体的说,上一届大选民主行动党获得约85%的华人选票。来届大选,不少华人选民意兴阑珊,干脆不出来投票(上一届大选在外国的华人选民响应号召回国投票的情景不再)。最让民主行动党头痛的,看来就是摆明如果没有第三选择,就投废票的声音。


强烈但不具说服力的言论

以火箭领袖及支持者最近的强烈但不具说服力的言论来判断,投废票的声音已蔚然成风。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政治秘书郭子毅,最近发表文告称,第14届大选即将来临之际,民间出现主张投废票、不投票或投给第三势力的声音。他认为,上述投票行为将无法解决大马当前的问题。


“今时今日,马来西亚政治出现一种很有趣的现象。有一群主张投废票、不投票、或把票投给所谓的第三势力的人,而这群主张者主要都是年轻人。”郭子毅说,不管是投废票、不投票或投给第三势力,都无法解决一马公司弊案、生活成本高涨与选举不公等问题。他因此呼吁大家“请好好珍惜自己手中的一票。”


这样的文告,因为在逻辑上站不住脚,也没有所谓的论点,根本就没有说服力。他批评投废票等行动,无法解决大马当前的问题。言下之意,就是支持国会在野党就能解决大马当前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一马公司弊案、生活成本高涨与选举不公等问题?


治理国家不易政治不是那么简单

所谓“一马公司弊案”,只不过是国会在野党炮制的“弊案”,是个假议题。至于“生活成本高涨”,的确是个 棘手问题(对任何政府而言,都是棘手问题),国阵政府当然知道这个问题(一马援助金等就是要应付这个问题),但是把这课题政治化(例如,把生活成本与生活方式(lifestyle)混为一谈),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毕竟,生活成本涨,不是孤立的现象,会受到国际环境的影响。选举不公,是老掉牙的课题,有没有行动党说的那么严重还是有很多可争议的。一句话,政治不是那么简单,治理一个国家更加不容易。


要不然的话,以希盟里有经验丰富的前首相、两位前副首相、前部长、前任与现任州务大臣/首长等等,为什么不能提出可行的替代政纲?郭子毅口中的“希盟政纲”,其实是希盟成员党的各自表述,根本说不上是政纲。例如,对承认统考、根据需要建华小、消费税的存废等课题,希盟根本就没有共同政纲。希盟的“替代预算案”,内容乏善可陈,可行性不高,与2018年财政预算相比简直是笑话。


郭子毅是民主行动党前秘书长郭金福(已故)的长子,在其父过世后被委任为林吉祥的政治秘书,发表如此肤浅及不知所云的文告,说明了火箭新一代,是一蟹不如一蟹。


他的言论,抓不到鼓吹投废票的人士所提出的重点:火箭放弃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念,不敢在反回教极端主义及马来霸权的课题站稳立场,出卖华人的权益。另外,希盟不敢公开对关系到华人所关注的权益课题作出承诺,却要华人继续给予支持。这些“重点”,恰恰是民主行动党过去50年来自我标榜的斗争目标,现在民主行动党本身放弃了此斗争目标,要重获这些鼓励投废票的人的支持,自我检讨是当务之急。但是,火箭上上下下,看来都要顾左右而言他,不懂得自我反省。


对为何号召投废票“蒙查查”

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也是对为何更多人对火箭感到失望而号召投废票“蒙查查”,竟然以“不认同现实中的国阵与希盟‘一样烂’”,试图说服那些不想投票的人。


在那些号召投废票的人眼中,民主行动党理应按照自己所设下的斗争目标前进。换言之,在他们眼中火箭是个有原则有理想的政党,应该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不是仅仅为了权力而放弃原则。


林吉祥领导下的火箭拥抱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法家”与行动党划清界线和反希盟的导火线。毕竟,在过去几十年,林吉祥及他领导的火箭大力抨击敦马执政时期对司法、民主、人权、经济等等的破环,而赢得许多华人仰慕和支持。这些华人相信,火箭有能力制衡巫统。在上一届大选,他们也相信火箭可以制衡伊斯兰党而给予支持之外,还替行动党站台。


林吉祥拥抱敦马 支持者感觉被火箭背叛

可是,在林吉祥拥抱敦马的那一刻开始,这些支持者感觉到自己被火箭背叛。在他们心目中,火箭已经很烂。张念群作为火箭的领袖,当然有权利认为国阵与希盟不是“一样烂”,但是鼓吹投废票的人士认定从接受敦马哈迪开始,火箭不只与国阵一样烂,可能还会更烂。


这是火箭不愿意正视的问题,其领袖试图以其他课题来转移视线。再举张念群的言论。她说:“大家可以列出你心目中10个希盟的不错的领袖,再列出10个你觉得国阵的最佳领袖。然后将这20人摆在一起。安华和纳吉一样烂?哥宾星跟内政部长扎希一样烂?刘镇东和交通部长廖中莱一样烂?Nuruh Izzah和首相署部长Azalina一样烂? 潘俭伟和第二财政部长Johari 一样烂?”


这样的“比烂”,有几个问题。

第一,张念群何以忽略了国阵的几个不错的领袖,例如青年体育部部长凯里、国际贸工部部长慕斯达化、国防部部长希山慕丁、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及南希苏克立、文化旅游部部长纳兹里等等?何以不把敦马哈迪、慕尤丁、慕克里、末沙布、林冠英、林吉祥、郭素沁、倪可敏甚至是赛弗丁阿都拉以及再益伊布拉欣列为希盟的“最佳领袖”?


应与没有官职的国阵国会议员比较

第二,把在野党的领袖与执政党的领袖,尤其是部长级的领袖相提并论,是牛头不对马嘴。要比,就跟那些没有官职的国阵国会议员比。毕竟,国会在野党没有影子内阁,也就没有“影子部长”,怎么个比法?


第三,党派立场分明,火箭的支持者会说国阵的领袖全是混蛋,希盟的领袖个个是英明神武。同样的,国阵支持者会认为国阵的领袖,没有火箭所说的那么坏,国阵的好领袖肯定多过希盟的。如此一来,两者如何相比?

 

第四,张念群明显以希盟四成员党的个人领导因素作为参照点,才会把个人的素质置于集体领导之上。假设希盟有很多好领袖,但是面对一个强势的最高领导,这些领袖本领再高,也不得不唯唯诺诺,能够发挥所长吗?所以,要比较应该以谁是政党联盟的领导人为准。相比之下,纳吉与马哈迪或者安华相比,还是纳吉比较强。一个事实是:敦马出道以来,扳倒了好几个首相,就是面对纳吉的时候“马失前蹄”。


谈到政纲,她泛泛而谈的说:“再对比国阵与希盟的政纲。就算希盟的政纲没有完全符合选民的期待,可是难道就真的没有比国阵更好?就算大家对希盟执行的能力有怀疑,可是给希盟一个机会证明有何损失?”


希盟在主要课题上没有共同政纲

希盟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共同的政纲。更确切的说,在主要课题上没有共同政纲。因此,这里不存在希盟政纲比国阵政纲更好的问题,而是希盟不敢在有争议的课题上(对华社而言,好像承认华文独中统考、增建华小等课题)拟定共同政纲。


至于“给希盟一个机会证明有何损失”这句话,证明了火箭真的不知道为何投废票的呼声会蔚然成风。实际上,华人选民已经给了民主行动党两届十年的机会来证明它比马华民政强、更有原则,但是结果是令人失望。是火箭自己没有好好把握机会。这正是主张并鼓吹投废票的人士的心声。


张念群表示:“希盟并不完美。我承认。行动党当然也有可以改善和成长的空间。”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但是有没有诚意去改善是另外一回事。相对於国阵,希盟的不完美是非常危险、不稳定的不完美。至少,我们知道国阵要是继续获得选民委托,谁会是首相,可是要是希盟成功打败国阵,谁会是首相?大家只能猜,而国家要稳定,政权顺利交替是关键。希盟能确保这一点吗?


另外,我们要问的是:承认行动党有改善和成长的空间,是张念群的的个人意见,抑或是党的意见?根据观察所得,作为一个政党,火箭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即使其秘书长被控贪污,却被宣传为“政治迫害”,而其实权领袖林吉祥的任何决定永远是对的。


火箭领袖很卖力地去驳斥投废票、不投票或者投第三势力的言论,缺乏自省与诚意,理论上也站不住脚,到最后只能用“只有两间餐馆”来比喻两线制。这非常肤浅。两线制的意思是两个主要阵线竞争出线,但是还有其他政党可让选民支持,绝对不是两间餐馆选一间那种情况!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