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纳吉访美加强双边关系
国会在野党只能逞口头之强

 ·2017年9月30日

去年7月,美国司法部“高调”宣布将采取民事诉讼,没收怀疑是从一马发展公司(1MDB)偷来购买的资产,首次提到“一号官员”(MO1)。今年6月,美国司法部再度宣布大同小异的“新闻”。国会在野党对美国司法部的宣布,打蛇随棍上,直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个盗贼(kleptocrat),是美国当局要追缉的“重犯”,到美国马上被捕云云。


可是,纳吉访问美国数次,最近一次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邀请,在9月份进行三天工作访问,不但没被捕,还顺利完成任务,并在访问期间发表演说,内容包括了抨击我国国会在野党试图以1MDB课题倒政府。纳吉借用那些在舆论、学术以及经济贸易有影响力的听众群前,反击国会在野党的宣传。


纳吉这次官访美国,除了为他领导的政府在宣传(实质的成果当然不用说)上加分,可说进一步摧毁了国会在野党的“大规模杀伤武器”—1MDB。


要是纳吉真的如国会在野党所说的是“窃国大盗”而且还是美国要追缉的“重犯”,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难道不会先查清楚纳吉是否是“窃国大盗”,是否触犯美国的法律吗?


卯足全力诋毁纳吉访美

其实,国会在野党要塑造的就是连美国都要向纳吉动手,证明了纳吉的确是人见人憎的“窃国大盗”,但是特朗普却高高兴兴的接见了纳吉,还谈了很多课题,就是没触及1MDB。这是国会在野党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此要继续卯足全力诋毁纳吉访美效应。根据默迪卡中心最近发表的调查结果,只有约6%的受调查者关注1MDB的课题。


其中一个代表是民主行动党的刘镇东。此君向来善于塑造本身是“学者型的从政者”形象,但是最近发表“马来海啸”以及“三角战有利希望联盟”等,看来是“仙家型的从政者”—简单的说法就是政客。


他在纳吉访美后没几天,在亲国会在野党的网媒《自由今日马来西亚》(Free Malaysia Today)发表了When Malaysia lost its way as a middle power,内容大意简单的说就是纳吉领导的政府,已经导致马来西亚的国际地位江河日下,只能扮演微不足道的角色。可是,文章所根据的,倒不是学术论述,而是纯粹的党派立场。


最明显的就是他根据国会在野党攻击国阵,特别是攻击纳吉的脚本(script),无限放大1MDB课题在纳吉访问美国所扮演的角色。


他说,纳吉让马来西亚蒙上了“盗贼国家”的恶名,对我们外交政策的作为有严重的后果。纳吉访问华盛顿说明了这一点。特朗普总统即便是个具争议的人物,但还是可能对谈论朝鲜的局势、东南亚恐怖主义活动以及中国的影响有兴趣,但是纳吉的急务则是有关1MDB丑闻的调查。很自然地,纳吉会把这些他所关注的事项,把自己的问题当作是与特朗普政府谈判的筹码。


扭曲事实不为人民利益着想

其余的内容,就围绕在论述假如没有1MDB“丑闻”带来的各种问题,马来西亚可以在区域及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角色。他还说,不管你喜欢与否,是马哈迪让马来西亚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可是,稍微懂得我国对外关系的历史人都知道,敦拉萨(他在当副首相的时候就展现了在外交政策的远见)才当之无愧。刘镇东现在为了捧老马,为党派利益而不是人民利益(身为国会议员,他拿的可是纳税人的钱)而扭曲历史事实,让人扼腕。


在国会在野党的立场来看,1MDB丑闻确实是存在的,提1MDB是丑闻的人,都是讲真话的人。可叹的是,许多媒体也认同这一点。但是,正如纳吉在美国一次演讲里提到的,1MDB已经经过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发现1MDB的确是存在一些弊病,而政府根据委员会的建议,重组公司业务,如今运作良好。


但是,国会在野党对1MDB是个丑闻紧咬不放,一直说那是事实,但是就是没办法提出确凿的证据。按常理,国会在野党(或者倒纳吉的势力)要是有确凿的证据,为何拖曳了那么长时间,甚至还动用到外来势力(例如《砂拉越报告》、美国司法部、《华尔街日报》等等),却无法证明纳吉确实牵涉盗用1MDB的钱?


就因为国会在野党无法证明,我们才有根据说1MDB“丑闻”,其实完全是国会在野党及倒纳吉势力编制的谎言,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因为根据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调查以及1MDB的财务报告,该公司并没有出现损失,而是420亿令吉的债务(更加重要的,有510亿令吉的资产)。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医生看过所有的相关文件,并没有发现纳吉需要负起责任。要知道,纳吉是1MDB顾问团的主席,没有涉及该公司的日常运作,法律上无需负起公司管理人的责任。


通过国内外管道制造1MDB舆论

国会在野党及倒纳吉的势力,过去几年来通过国内外的管道,制造1MDB是丑闻的舆论,并把舆论当作是“国际舆论”,纳吉俨然变成了“世界公敌”。例如,国会在野党提到的盗贼国家(kleptocracy),是在美国司法部与2016年7月提到的,国会在野党才“广为宣传”,并把此当作是个“事实”。


我们明白,政党之间斗争,归根究底是印象之争。哪一方能在印象之争占上风,“得民心”的几率也越高。1MDB课题,明显是要制造纳吉是“窃国大盗”的形象。这样做基本上有双重目的。一是制造舆论压力,迫使当事人“识趣”下台;二是制造党内压力,迫使当事人下台。可是,国会在野党及倒纳吉势力千方百计要纳吉下台,但都无功而返。


我们看到那些即使反纳吉的,都不得不承认纳吉这次访美对希望联盟的打击。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以其他负面的方向来抨击纳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言论自由嘛!


但是,从政党之间的博弈来看,刘镇东走向政客这条路径,尝试把纳吉访美硬生生与1MDB“丑闻”挂钩,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国会在野党在与执政党的印象之争,受到非常严重的打击。


毕竟,民主行动党党内能够“丑闻化”1MDB的人才济济,不需要劳动刘镇东这“学者型的政治人物”。现在要他出手,有点蹊跷。我们看到的,国会在野党需要用学术来包装党派的立场,展示一下“中立性”,但看来是弄巧反拙。


要讲到中立持平,华文时事评论人潘永强在其面子书的短评,倒是让人“刮目相看”。我们不全然认同他的观点,但是认同他具备国际视野,没有落到人云亦云的地步。


只能用扮鬼扮马回应纳吉访美

他的短评全文如下:题目:《外交是內政的延伸》纳吉在选前访美,从外交关系的角度而言,此行不可谓不成功。中美虽然利益不一致,但还是乐见巫统继续执政,不是因为偏爱纳吉,而是担心政党轮替后会影响各方在此间的利益,原有的协议要重新检讨。中美等力量也对现在的反对联盟缺乏信心。安华入狱,谁来拜相希盟都给不出明确答案。对大国关心的区域情势,希盟在朝核、南海、中国崛起问题上,有时模糊有时闪避,少有人熟悉国际与安全议题。纳吉同时也向西方传达一个讯息,东南亚受中国力量渗透,日益感受压力,西方势力不应让这里出现真空。但反对党对纳吉访美,只能用扮鬼扮马来回应,要美帝怎样支持你。


就事实而言,纳吉清楚知道在美国司法部的民事诉讼行动里,他根本就不是被告(辩方),还公开说谁涉及谁就要负起责任,他何需为此民事诉讼睡不着觉?因此,刘镇东声称纳吉被1MDB困扰,见特朗普都以个人的利益为考量,不顾更加重要的课题(弦外之音是:解决自己的问题最重要,其他都是次要的),是他一厢情愿的揣测,更加凸显1MDB课题,已经慢慢失去其打击国阵的效力,但在短时间了又无法炮制新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因此只能继续炒1MDB这冷饭,再从“政府乱花钱”、“不顾人民死活”等陈腔滥调来贬低执政党。


对他们而言,执政党的得,就是他们的失;而为了掩饰他们的失,就要不顾一切把民众“拉下水”—要让民众跟着国会在野党的指挥棒起舞,继续对国家的前途感到悲观。


破产边缘,成为一个“失败国家”(而当年是他们目前的“老大”马哈迪担任首相)。但是,纳吉这次访美,宣布了雇员公积金及国库控股(Khazanah)会增加在美国的投资。另外,纳吉此行也宣布马航会向美国飞机制造公司波音购买总值约200亿令吉的客机。马来西亚像是个快破产的国家吗?


特朗普卖国 典当主权给马来西亚?

之前,国会在野党声称国阵政府接受中国贷款以及其他投资,是“卖国”及“典当主权”并说这些投资证明马来西亚国库没钱,要靠中国打救。按国会在野党的逻辑,那纳吉访美还带来投资,不就是意味着特朗普“卖国”及“典当主权”给马来西亚了吗?


可是,我们都知道国会在野党的最拿手的,不是提出什么替代政策或者建设性的意见。他们最拿手的是不择手段,贬低抹黑其政敌。除了上述所提到的,其中一个恶毒的言论是指纳吉访美是向美国“朝贡”或者进贡—要是我们对国际关系或者世界政治没有一定的了解,就会误把它当作“真理”。


世界现有的国际体系,称为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这个体系的特点是世界各国不管人口、国土的大小、意识形态等等,都享有本身的主权,各国都是平等的。就国际关系而言,朝贡指的是藩属国向宗主国献上礼物,是属国臣服于宗主国的一种表现。


发表“朝贡”论的,难道认为美国是我国的“宗主国”,我国臣服于美国?他们不这么认为,但是要听者相信纳吉领导的政府,在特朗普面前纡尊降贵。如果按纳吉在访美过后,会晤英国首相特丽莎梅的行程来看,那访英岂不也是“朝贡”了吗?


事实上,纳吉访美,目的是要加强马美关系。要加强马美关系,少不了要互惠互利。我国的公积金及政府的国库控股投入资金,会有回酬,而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换句话,投资可在某种程度上帮助美国的经济,但不等于“送礼”给美国。毕竟,美国是大国,我国的投资也只能是杯水车薪,怎能起到“救”美国的作用呢?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