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自称没有当首相意愿
讲好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呢?

 ·2017年10月28日

在新加坡于1963年9月16日与沙巴及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的时候,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就开始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争取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的支持。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在1966年成立的民主行动党继承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


过去52年,民主行动党不断以此口号,向华人灌输华人受到不平等的对待的思想,声称华人成为二等,甚至是三等、四等公民。我们所知道的,好像新经济政策、大学固打制、华文教育等课题,都被当作是华人受到不公平对待的“铁证”。在过去两届大选,国会在野党更是以反贪腐为号召,争取华人的支持。


通过政治途径维持族群特征

华人把华族权益与反贪腐混为一谈,跟着行动党的宣传指挥棒起舞,以为华人作为一个社群已经超越了“种族政治”,关心的是普世的价值观。这是一种想象,不符合事实。我国华人对维持本身的族群特征还是非常的执着,而要维持这些特征的最主要方法之一就是通过政治这个途径。


多年来,行动党就不断的抨击马华,所用的课题是贪污腐败吗?不是的。行动党抨击马华,一言以蔽之,就是马华被巫统控制,不断出卖华人的权益。让华人感觉到,要不是巫统对华人的歧视,华人在马来西亚会有更好的表现。


这是似是而非的想法。一个族群能够不能够有所表现,不能完全以有关族群的主观意识为转移,更加关键的因素是整个客观环境。就马来西亚而言,马来族群对华人的态度,是关键。而我国独立60年,国家行政向来就由巫统主导,巫统是关键。


马来西亚成为中国及台湾以外,拥有最完整的华文教育。华人人口占7成的新加坡,反而做不到这一点,因为身为华人的李光耀连华小也关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巫统主导的国阵,给予华人空间发展华文教育(例如让华小及华文独中存在)。在马来西亚,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华人的寺庙。最明显的,当然是华人在政治及经济领域,都有所表现。


十足的恶魔会允许华教存在?

我们不是说巫统是天使,但把它视为十足的恶魔,看来也缺公平。试想想,要是巫统好像民主行动党多年来所宣传的那样“十恶不赦”,难道会允许华小及华文独中的存在吗?会让华人保持其风俗习惯(例如维持华人的姓氏)及宗教信仰吗?允许华人在经济上那么大的发展空间吗?让华人参与国家政策的制定吗?


这不是说我们要向巫统感恩,而是告诉大家:巫统的确有许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们有必要以比较客观的态度看这些不足的地方,同时也要看到值得称道的地方。我们当然知道,为巫统说句公道话在华社可能是政治不正确。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现在是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的敦马哈迪医生,领导巫统22年,也出现巫统前主席抨击现任的巫统主席。在马哈迪领导的时候,我国第一任首相兼第二任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也批评马哈迪领导下的巫统不是原来的巫统,后来还在巫统1988年的党争,公开支持领导B队的东姑拉沙里。


而敦马带头反纳吉,我们不要天真的以为他真的是为了救国。救国的途径很多,但是试图扳倒现有政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夺权”是第一要务,救国只是烟幕。而民主行动党替敦马漂白,根本就是权宜之计,是希望敦马能够分裂马来人对巫统的支持,达到入主布城的目的。从10月14日在八打灵再也举行的“爱国锄盗”集会,出席人数远比预期的少,说明了许多人看清了事实,“改朝换代”热情不再。


所享有的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

 明乎此,华人实在有必要了解一个紧要的事实:我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可以认同现在很多问题,是源自巫统,但与此同时,要解决这些问题,缺巫统也不行。毕竟,巫统是国内最大的政党,其他政党要在短时间里取代它是奢想。


按目前的形势来分析,民主行动党是希盟里势力最强的政党。不管是敦马领导的土团党还是莫沙布领导的诚信党,都要搭火箭的顺风车。


行动党声称拥抱敦马,是因为敦马在马来乡区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这其实是说明了华人在上一届给予行动党的支持,还不足以导致政党轮替执政,因此要开拓马来选区。了解马来政治的人都知道,敦马不能以个人的魅力来吸引马来人。安华依布拉欣个人政治魅力,没人能够匹敌,但是他领导的人民公正党努力了近20年,还是无法撼倒巫统。

简单的逻辑,敦马要扳倒纳吉,在巫统党内反最有效。他领导巫统22年,知道巫统党员效忠的是党,不是个人。他能够领导巫统那么多年,关键就是党员的效忠。敦马是因为无法说服绝大多数党员放弃对党以及党主席纳吉的效忠,才采取下策愤而离开巫统;下下之策是组织新的政党,再下下下之策,就是与民主行动党结盟。


即便行动党在希盟的势力最强,我们却看到行动党的实权领袖林吉祥,表现了让人惊讶的“礼让”,对任何举荐他为首相或副首相人选的建议,退避三舍,反映出这个党及他的领导,清楚知道政治现实,不容许有这样的“痴心妄想”。


认清马来人主导我国政权的现实

其实,马华很早就认清马来人主导马来西亚政权的政治现实。独立初期,华人占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马华大可争取至少副首相由华人担任。但在1969年513事件爆发之前,东姑领导的哲学是:华人搞经济,马来人管政治。513事件爆发,让马来社会普遍上感觉到华人不只要经济,还要侵蚀马来人的政治权力。


李光耀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犯了马来人大忌,造成马来人的恐慌。我们都知道,自1969年513事件后,尤其是陈修信在1974年退休之后,华人掌政府要害部门如财政部及贸工部,成为历史。


马来人对失去政治主导权的担忧,还存不存在?认为这担忧已经不存在的,可以去问问林吉祥,行动党获得华人大力支持,为何不敢放眼副首相,甚至是首相的位子,以便证明马来人是不会害怕失去政权的。


“林吉祥最有资格当首相”

按理,好像巫统前部长再益(现在是行动党党员)认为林吉祥是当首相的料子,甚至比巫统任何领袖都好,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更认为环顾朝野政党,林吉祥是最有资格当首相的人选,只是认为林吉祥不贪权,要扮演辅助的角色。


林吉祥认为巫统指他有意当马来西亚首相,是抹黑,非常明显的是考虑到政治现实。我国的种族政治根深蒂固。行动党靠华人选民的支持,在过去两届全国大选才能够有空前的好表现,现在要“开拓”马来票,怎能在这个时候告诉马来人支持华人当首相?


炮制假议题欺骗华人选民

513事件即使已经过了快半个世纪,马来人仍然担心华人侵蚀马来人的政权,因此怀有戒心。从这个角度来看,林吉祥“谦虚”否认有当首相或者副首相的意愿,并不难理解。但华人可能没有注意的是,行动党其实知道这“非不为也,是不能也”的现实。但行动党为何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来欺骗华人,让华人相信华人身为马来西亚公民,为何不能当首相?这主要目的,是炮制一个假议题来攻击马华和巫统,目的就是华人手中的票。


现在行动党为什么在获得华人选民的大力支持之后,却要华人认清“政治现实”,不要奢想华人可以当首相?要是以该党过去对马华的抨击的标准来看,那就是民主行动党是名副其实的“当家不当权”。


另一方面,马来人社会普遍上解读为,如果希盟在联邦政府执政,行动党将在幕后控制政府,而巫统不断玩弄这个课题,其目的就是要加强这种印象。但这种印象,并非完全没有事实根据。


按人口比例来看,这不可能。但是,马来人政治力量分裂,意味着民主行动党可以“分而治之”。2008年全国大选后,霹雳州的民联政府就是个实际的例子。当时,民主行动党在霹雳州赢得18个州议席,人民公正党与伊斯兰党分别赢得7个及6个州议席,三党所得州议席的总和超过59总州议席的半数,可以联合执政,而且行动党州议席最多,理应由行动党州议员担任州务大臣。


不过,因为霹雳州宪法的限制,非穆斯林不能够出任州务大臣,即便行动党在三党中赢得最多议席,但是因为中选州议员没有马来穆斯林,只能把州务大臣位子“让”给伊党的尼查嘉马路丁,却在背后控制州务大臣。也就是说,即使马来议员占了全部州议员的大多数,州务大臣也是马来人,但是真正的权力不在马来人手上。对马来人而言,霹雳州民联三党的“短命政权”,是前车之鉴。


会不会出现“太上首相”

我们也不要忘记,新加坡的李光耀是林吉祥的“政治师父”。而我国很多马来人对林吉祥与李光耀的这层关系,并不陌生。李光耀一直担任内阁资政,在幕后操纵在他之后担任总理的吴作栋和李显龙(李光耀的儿子),马来人可能认为,要是希望联盟真的执政中央,马来人担任首相,难道就不会有个内阁资政与国务资政并由林吉祥出任的这样的“太上首相”吗?


我们都知道,林吉祥尝试以“林吉祥是马哈迪的陪衬”与“马哈迪是林吉祥的陪衬”,两者只可能一项是对的逻辑来“反驳”那些指称他有意染指首相职位的人。难道他们没听过现实社会里有相互利用这回事吗?


况且,政治的主要特色就是敌对党之间的“印象之争”。自称“无党籍超人”的丘光耀博士,为了安抚不满行动党拥抱政治宿敌马哈迪的支持者,声称这是林吉祥采取的“骑马杀鸡”(利用马哈迪干掉纳吉)的策略。这不就是毫不含糊的告诉大家行动党是利用马哈迪吗?


华人其实不笨,不会照单全收丘博士的“愚民策略”。马哈迪对华社出尔反尔早有前例可循。大家还记得的话,1999年大选前华人社会提出“大选诉求”,马哈迪为了“大局着想”表示接受。可是,在大选后,却骂这些社团是“共产党”。


马哈迪与林吉祥“互相利用”,大家心里明白不是为了什么“救国铲贼”。他们当前要务希望能够在大选打败国阵,为自己的孩子铺路。一个被控贪污,另外一个要当首相,要是能够组织政府,首要任务是救孩子,不是救国。


要是希盟真的执政,马哈迪回锅当首相,可能就是翻脸骂行动党是华人沙文主义政党,试图窃夺马来人的政权。到时,吃亏的会是谁?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