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希盟自身难保依赖华人选票
共用蓝眼试图浑水摸鱼

 ·2018年4月28日

借着2008年3月8日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国阵失去三分之一议席,多失去四个州的执政权,华人选民在2013年全国大选“再接再厉”,掀起了首相纳吉眼中的“华人海啸”。


“华人海啸”最明显的证据,当然是全国近30个华人国会议席,都给国会在野党赢得精光;华人选民占多数或与马来人不相上下的混合区,绝大部分也归国会在野党。唯一靠华人选民支持的民主行动党,一跃成为单一第二大党。


有心人在推销,本届大选将掀起“马来海啸”,国阵将葬身在此海啸之下。谁会是这“马来海啸”的推手?有心人说,前首相敦马哈迪将会是此“马来海啸”的推手,华人要是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改次就没有机会了。上一届大选,林吉祥也这么说:now or never。


可是,过去一年多,也就是从2016年2月底宣布退出巫统,另组新政党土著团结党以来,敦马的确是展现了一定的魅力,但却掀不起有些人希望出现的“马来海啸”。


4月14日,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浮罗交怡宣布敦马为浮罗交怡国会议席的候选人。不需要眼尖的人,都可看到台上的背景幕竟然没有林吉祥与林冠英两父子。这传达了什么讯息?


林氏父子头像“自动消失”

很简单,林氏父子在浮罗交怡以及其他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选区,是不受欢迎的人物。更确切的说,马来人看到火箭标志会很反感。要是真的有“马来海啸”,林氏父子的头像就不会在台上背景幕“自动消失”。


2016年巫统大会,纳吉在他总结的时候,播放了“超人”丘光耀在2016年5月砂拉越州选举的演讲视频。这段视频,提到“马来人干马来人”。会场内外的约5000名代表及党员,看到这段视频,再看看丘光耀声称行动党是利用敦马来干掉纳吉,会怎么想?


他们绝大多数必然会想到行动党利用敦马来威胁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政治主导地位,就更加不相信行动党。可以说,丘光耀面对华人群众的讲话,在华人社会所产生的效果,与在马来社会所产生的效果是有天渊之别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土团党被勒令暂时解散后,行动党提前几天决定使用公正党的蓝眼标志,弃用火箭标志。就此,行动党的领袖坦白的说那是因为害怕吓走马来人;这个坦白,却同时拆穿有利希盟的“马来海啸”谎言。


土团党无法在马来社会树立品牌

要真的出现“马来海啸”—也就是“马来选民反国阵”的话,火箭这个标志应该是受到欢迎的,但事实情况并不如此。这同时还说明了土团党的大红花,还是无法在马来社会树立自己的品牌。


另外一方面,敦马加入国会在野党联盟,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他的“出师表”是救国,但是很多人都知道那是对纳吉的私人恩怨。


要是敦马是针对纳吉,何不到北根挑战纳吉?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王对王”。不管怎么样,这只是一种“挑衅”的说法。北根是纳吉的老巢,纳吉又是巫统的主席;敦马知道到北根,肯定吃败仗。因此,即使他绝对有权力决定让自己“飞象过河”到北根,却也了解那是个自杀的行为。


当然,有人会无厘头的说,纳吉何不去挑战敦马?就事实而言,纳吉身为巫统主席,要真的做天兵到浮罗交怡挑战敦马,胜望还是十分高的;但是,巫统的组织结构及文化,不允许他那么做的。


敦马是曾经领导巫统22多年,如今虽然不在巫统,但是还是非常重视在地因素(这与行动党的“游牧文化”截然相反),不轻易离开他的老家吉打;前副首相慕尤丁及敦马的儿子慕克里,也是如此。


敦马“重出江湖”非无私行为

敦马“重出江湖”并不是一种无私行为。这一点,马来人一般上看得非常清楚,但华人就很难说了。有的即使知道了,依然认为敦马虽然已经是93岁,健康及精神状况的确是无法负荷担任首相的沉重职责,还是天真的认为敦马可以为马来西亚带来“改革奇迹”。


这其实是华人在本届大选的其中一个盲点。在马来社会看来,敦马以前领导国家,对国家发展的贡献,他们会心存感激。照理,敦马应该安享晚年,让现有的巫统领袖领导这个国家。


敦马在任的时候,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公开批评马哈迪,还在1980年代末巫统党争的时候,公开支持从巫统分裂出来的四六精神党。即便如此,巫统党员还是挺马哈迪。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巫统党员意识到党比前任领袖的威望重要。他们想看的这些领袖是“不在其位,不谋其职”。现在,敦马已经退出巫统,而且组织政党对抗巫统,对许多巫统党员而言是一种背叛。


宏观来看,不管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按目前的趋势来看,马来人及其他土著仍然是决定我国政治的关键因素。在上一届大选,近85%的华人选民支持国会在野党联盟,但还是拌不倒国阵,因为马来人有65%把票投给国阵候选人。


半岛马来选区117个华人选区24个

需要关注的是,在上一届大选,选民人数超过半数是华人的选区在222个议席中,占了30个或者是总议席的约13.5%。华人选民在这些选区的比例从木歪的52.27%到古晋市的90.94%。这些选区的分布为:槟城7个、霹雳5个、柔佛3个、雪兰莪州及马六甲各一个、砂拉越6个、沙巴2个及吉隆坡6个。


根据选举监督组织Tindak,在今年3月29日开始生效的半岛选区重划,并没有明显的改变华人选区的数目。在选区重划之前,马来半岛有115个马来选区,21个华人选区及29个混合选区;选区重划后,马来选区增加到117个,华人选区增加到24个。


三个从混合区变为华人选区的为雪州的蒲种、柯娜纳再也(改名为梳邦)以及巴生;两个新的马来选区为雪州的士拉央和梳邦(改名为双溪毛糯)。换句话说,本届大选将会有32个华人选区、30个混合区、122个马来区;沙巴及砂拉越分别有19个土著占大多数的议席。


按以上的分析,很多评论认为这一次选区重划,造成我国的选区更加“种族化”,实际上是言过其实。而本届大选,行动党可以继续在华人选区以及华人占多数的混合区胜出;土团党也可能在一些马来区及混合区胜出(预料不会超过5个),但是被看做是行动党赞助的诚信党,如果没有华人的支持,将会抱零。


可以预料,按照目前的情绪作为判断,本届大选华人选民还是会倾向国会在野党,行动党会输掉几个议席,但可以肯定仍然是赢得最多国席的希盟成员党。


蓝眼国会议席靠华人选票

希盟在这一届大选选用蓝眼为共同标志,是下策。按上届大选的成绩来看,蓝眼所赢得的30个议席中,有22个是靠华人选票赢得的。同样不可忽略的,上一届大选,当时的民联达到默契,除了少数的几个,半岛的大多数议席都是一对一,但公正党所赢得的议席还是比第12届大选的31个少了一个。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华人选票给予“一臂之力”。行动党的议席从第12届大选的28个,激增到第13届大选的38个。易言之,公正党实际上是托华人选民之福,在华人选民超过20%的选区胜出。


伊党在第13届大选赢得21个国会议席,比第12届大选的23个少了两个,同样是托华人选民之福。它在20个国会议席,其中6个是华人选民超过20%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指华人壮大伊党是不大符合事实的。


伊党意识到为了打败国阵执政中央而与行动党合作,就等于对自己的斗争目标做出妥协,会受到支持者的唾弃。因此,伊党与行动党决裂后,回到推动保守宗教斗争目标的路线。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人选民在行动党的鼓动下支持伊党,的确是间接壮大伊党,让它看到宗教保守路线才是它赖以生存的根本要素。


以华人投票趋向来判断,希盟四党最有机会把握的是华人选票。但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华人选票是“独木难支”,而本届大选即使有“华人海啸”,而且是比上一届大选更大的海啸,行动党可以一枝独秀,但它的朋党的运气就不会那么好。


事实是,本届大选,“华人海啸”已经退潮。可以预见的,华人的投票率将大幅度滑落,可能从上一届的近90%跌落至75%左右;以前对国会在野党抱着很高希望的华人支持者,因为林吉祥抱敦马,行动党过后还自砸招牌(用“蓝眼”标志参选)而感到失望,有的自己不要出来投票,有的更鼓励其他人投废票。这一些,对国会在野党非常不利。


本届大选伊党扮演搅局者的角色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关键就是伊党会在本届大选扮演“搅局者”的角色,在半岛许多选区分散马来选票,使希盟在这些选区的胜望大跌。我们有必要记住的是,伊党毕竟是个历史超过一个甲子的政党,其组织及动员能力是国会在野党最强的。事实上,伊党在议席来看虽然比不上公正党和行动党,但是它对我国政治及政策的影响,远比公正党与行动党强得多。


这是因为该党侧重宗教方面的斗争。在我国,马来人与穆斯林是个同义词,因此伊党在关系到伊斯兰教的事务,有本钱向巫统施压。敦马当首相的20多年,伊斯兰教化速度加快,与伊党和巫统在伊斯兰教事务的竞争有很大的关系。


因此很多华文评论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这个党当作“没到”。这是让人非常纳闷的现象。也许,他们认为把伊党排除在外或者忽视它在这届大选的角色,可突出敦马的效应。但这是鸵鸟心态。


说到底,在马来政治,伊党和巫统是两个主干。人民公正党号称是多元种族政党,但明显的因为需要华人选民,不能与伊党及巫统相提并论。至于诚信党和土团党,还没有经过大选的洗礼,能不能在本届大选后继续走下去还是个大疑问。


前些时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将在本届大选竞选130个国会议席,最近又传出它可能竞选150个国会议席。


这也意味着本届大选,之前一对一、靠华人选票胜出的希盟选区,将出现三角战。在华人选民占30%或者以上的选区,希盟还有望胜出;在马来区,希盟成员党胜出的机会是十分渺茫的,但整体而言有利巫统。也就是说,巫统能够确保在马来选区取得至少40%出一点的选票,就可以胜出。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