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不问政策好坏“谁是首相就骂谁”

 ·2018年1月27

民主行动党在1966年建党以来,其中一个最大的特色是:不论谁任首相,民主行动党对其领导的政府所落实的政策,是没有一句好话的。持平而论,任何政府所推行的政策,有好有坏。把所有政策都批评到一文不值,是民主行动党的“注册商标”,但实际上它是否真的关心民瘼?


独立建国初期,东姑相信只要华人专注经济,马来人专注政治,各司其职,他可以成为“全世界最快乐的首相”。但是,他的梦想最终是在513事件爆发后,成为梦魇。


之所以如此,可以追溯至1963年成为马来西亚一份子的新加坡,其领导人李光耀(人民行动党领导人),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蛊惑马来西亚华人,以为华人作为马来西亚公民,可以与马来人平起平坐。即便新加坡在1965年8月9日被踢出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取代人民行动党的民主行动党继承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口号,继续蛊惑马来西亚华人。


睁着眼睛说瞎话骗华人

我们说人民行动党与民主行动党蛊惑华人,最重要的依据是:这两个党一方面告诉华人各族可以平起平坐,另一方面却表示承认和支持《联邦宪法》下马来人特别地位的条文。这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可悲的还是不少华人相信了。


与人民行动党一样,民主行动党也采取以直接攻击马华公会来攻击巫统及其主导的联盟/国阵,制造“华人在巫统主导下的国阵受到不公平对待”—而所炒作的课题主要是华文教育/华人教育、华人经济以及华人生活习俗等等。

 

因此,火箭过去50多年以来,基本上是以“华人受到不公平对待”为主轴来进行宣传,对历任首相的批评也是围绕这主轴开展的。因此,我国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因为对华社开明,被当时的左派骑上头要求更多(也就是追求平等),华人族群主义乘隙而入,却引起了马来社会的反弹。


当时正处于冷战高峰期,左派势力(包括马共)威胁到我国的政治与安全。在冷战结束后(1990年代初)看来,华社要建立以华文为媒介语的独立大学的要求,是小事一桩,但是在那个时候(70年代)这可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课题。其中涉及的巫统也面对马来社会的极端主义者(包括马来文教育“斗士”及组织)。在左派势力(当然包括成立不久的行动党)炒作下,代表“头家”政党的马华,是站在“非正义”的一边,华人有必要群起谴责唾弃。


1969年大选,劳工党抵制,造成行动党与马华对垒,成为行动党崛起的契机,那年的大选,联盟在马来半岛丧失了2/3多数议席,因为这样的背景,就发生了我国独立以来最严重的513种族冲突事件。

  东姑的开明也成为火箭攻击的对象

在国会于1971年恢复运作后,接任的敦拉萨推出以“重组社会,消灭贫穷”为宗旨的新经济政策,对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在经济(贸易金融等)、教育等实施严格的限制。大家都知道,新经济政策成为行动党攻击国阵的武器,而为了加强华人对国阵的憎恨,行动党专门找上马华(后来也缠上民政),宣传马华出卖了华人的权益。东姑的开明,成为火箭攻击的对象;敦拉萨相对的严格,也成为火箭攻击的目标。


接下来,敦胡先翁接任病逝的敦拉萨的首相位子,同样遭到火箭的抨击。从敦马哈迪及阿都拉,到现在的首相纳吉,也是火箭的“眼中钉”。即便如此,我们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火箭的策略,是通过骂马华民政,来通过“骂”巫统造成华人选民唾弃马华和民政的候选人,使行动党的候选人当选(行动党没有派人与巫统候选人竞选)。讲白了,其实就是以消耗华人在国阵的力量,达到火箭通往执政之路的目标。


就事论事,马华是国阵的老二(从国州议席来看,马华在第13届全国大选后沦为国阵第三大党,排在砂拉越土著保守党之后),从议席来看不可能主导政策的制定。这从独立到现在,就是如此。


但这不等于说华人社会就因此在政治上“束手待毙”。我可以看到,在独立初期巫统、马华及国大党三大政党的领袖,皆是接受英文教育,也是殖民社会的精英,有相近的世界观与政治理念。即便好像敦陈祯禄与陈修信两父子等马华创党元勋,与当时从中国南来的大多数华人在政治效忠有分歧,但是还是认定华人要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并在各个领域有所作为,争取公民权是重中之重。
 

   争取公民权是马华标杆性贡献

稍微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像陈祯禄那样的土生华人和亲中国国民党(例如李孝式)的华人不一样,后者大部分都没有想到要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很多也不信任马华,但是马华要是挑起“代表华人”的担子,通过较受华人信任的华人社团组织(包括代表华文学校教师的教总)说服华人申请公民权。这可是大事,也是马华“代表华人”的标杆贡献。


如果强要说马华“卖华”的话,那就是马华把华人“卖”给了我们成为“家“的马来西亚,让当时的华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可以在马来西亚这块土地享有各种权利。除非是在十分特殊的情况下或者自己选择放弃,政府是不可随意褫夺人民的公民权的。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联邦宪法》里既然有赋予马来人特别地位的条文,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要受到“公平对待”即使不是个假议题,但我们不能说中央政府没有权力根据宪法制定扶植马来人(后来扩大到包括其他土著),同时也推行保护其他种族的政策。


很多华人可能视而不见的是,我国现在有大约1300间的华文小学、60多间的华文独立中学,还有8千个大大小小的华人社团组织、无数的华人庙宇,其实是反映出华人在《联邦宪法》下享有的一定地位。
 

  多数华人真的以为受到欺压

这是我国社会的现实,但是民主行动党多年以来,却以“理想”来忽悠华人,日久见功,在过去十年终于让我国大多数华人选民真的以为华人受到欺压。但是,火箭作为一个标榜多元种族的政党,不敢光明正大的以“华人受欺压”来争取华人的支持,因此唯有通过批评马华出卖华人权益,来传达“华人受欺压”的讯息,再以火箭是不分种族追求民主自由平等,铲除贪污腐败作为掩饰。


火箭长期“指桑骂槐”的结果,导致华人对国阵政府的不信任,也就对政府的政策有弹无赞,轻易相信国家即将破产—这是林吉祥用了几十年的“预言”。在成熟的民主社会,人民代议士拿的是纳税人的钱,有责任监督政府的政策及计划,再提出建议,而不是一味抨击政府政策,而没有提出任何建议,浪费纳税人的钱。


事实上,过去约两年的政治发展,特别是前首相敦马哈迪摇身一变成为国会在野党的“头狗”的时候,在敦马执政22年期间不遗余力抨击敦马的火箭及其实权领袖林吉祥,现在却搬出堂皇的理由为敦马“漂白”。而火箭的大多数支持者,也跟着U转,大赞敦马,要大家忘掉过去!


我们绝对可以明白“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但火箭过去几十年标榜的是追求公正平等,对贪污滥权、裙带风朋党是“不共戴天”,但是现在却为了眼前的利益,可以典当了长期塑造的“品牌”?火箭牺牲本身的“品牌”,其实才是引起许多支持不满与不解的关键因素,火箭却视而不见,反而“将错就错”的要支持者把接纳敦马之决定合理化,要他们往前看,不要在意敦马过去所做的种种。


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敦马任相期间,林吉祥及林冠英两父子,都曾在内安法令下被关进监牢,但是却可以为了达到执政(也就是当“朝廷大官”)的目标,可以好像“往事如烟”的原谅敦马,那与林氏两父子无冤无仇的现任首相纳吉,会不会是林氏父子下一个拥抱目标?


逐权是实捍卫华人权益是虚

越来越多华人其实看透了火箭的领袖的终极考量,逐权是实,捍卫华人与其他族群的权益是虚。说白了,在拥抱敦马前火箭起起落落50年,至少在许多华人眼中已经塑造了是个讲原则的政党的形象,现在为了“改朝换代” (也就是追逐权力)而典当这个高大的形象,怎么不叫了感到恶心?


更加糟糕的是:火箭的领袖及支持者,以各种负面的语言来形容纳吉,不过是重复了火箭几十年来“谁是首相就骂谁”(包括骂马哈迪)的作风,没有比较持平的看待纳吉出任首相后所推出的政策与计划。其中,国阵政府在2015年推出的消费税(GST),世界其他160多个国家已经推行(有的国家称为VAT,即增值税)。这是个比较公平及有效的税收制度。国阵政府早在1980年代马哈迪担任首相期间就开始探讨要推行,但是时隔约30年后才落实。


在“谁是首相就骂谁”的“指导思想”指引下,国会在野党把政府推行GST,扭曲为国阵政府因为贪污滥权到没有钱了,才征收消费税。即使消费税已经实施了2年多,也证明它在全球油价低国库收入少的时候,扶了我国经济一把,但国会在野党还是继续欺骗民众。


另外,他们也忘记了(或者以为广大民众会忘记),敦马在位22年对国家体制所造成的破坏,事实上是纳吉正在尽力纠正的。这不是个简单的任务,很多民众对此不了解,因此才会接受敦马回锅是要“救国”的荒谬借口。


就事论事,纳吉出任首相后,内安法令被废除了,人民有更多的言论自由、在油价低迷世界经济衰退的时候带领国家渡过难关、引外资、搞基础建设、与世界各国交好等等。世界有权威的组织(如世界银行)和评级金融机构,对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给予正面的评估。

    客观看待纳吉领导的强弱点

以火箭过去几十年来对在任首相没有好话的纪录来看,我们是否需要更客观的看待纳吉领导的强点与不足的地方,而不是跟着火箭的宣传起舞?


敦马执政22年,为国家做了不少事是不可否认的。与此同时,他的铁腕统治22年,其中10多年与安华依不拉欣联手,打压华人、压制华文教育(如1987年的华小高职事件)、践踏人权、钳制言论自由、破坏司法、搞朋党裙带风以及纵容贪污滥权等等,是罄竹难书。


敦马执政负面的“政绩”,向来就是火箭几十年来乐此不疲抨击的课题,现在可以180度的转变,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火箭“谁是首相就骂谁”的“指导思想”,几十年不变。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