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庆特辑专题

自困马哈迪时代政治论述思维
华人跟不上转型步伐

 ·2017年8月26日

首相纳吉8月9日在彭亨州首府关丹为东海岸铁路(ECRL)主持动土礼时表示,这条全长688公里,耗资550亿令吉的铁路是“划时代”以及“改变思维”的大计划,为国家经济以及数以百万计的人民带来非常大的正面影响。


这条铁路从雪兰莪州的鹅唛(通巴生港口),连接关丹港口,再沿着东海岸北上到吉兰丹州的哥打巴鲁,共有分布22个城镇的站,跨越4州,其中雪兰莪与吉兰丹两州是国会在野党执政的州属。


这足于证明,国会在野党认可这项计划,并极力给予配合。它也证明,朝野政党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互惠互利,可以放下党派歧见,展示了成熟的政治文化。毕竟,土地权属于州政府。要是上述两州继续搞政治,当然不会为中央政府建设东海岸铁路大开方便之门。


为人民建的公共交通设施

在7月17日全线通车的双溪毛糯-加影捷运,全长51公里,耗资210亿令吉(比预算230亿令吉低了20亿令吉),并提前两个星期完成。大家也可以注意到,这条捷运是名副其实的“全民捷运”,是真正为人民建的公共交通设施。


从加影到双溪毛糯的捷运路线,几乎都是国会在野党的选区。要是国阵真的要搞党派政治,而不是全民政治,抱着“反正城市选民都反政府”,大可不需要耗巨资在国会在野党的选区发展公共交通。


我们要是真的就事论事的话,早就应该注意到纳吉领导下的中央政府,已经摆脱了敦马哈迪当政22年期间处处以朋党为重的领导作风,树立了新的领导作风。如果大家愿意对照一下敦马执政首八年与纳吉执政的首八年,当会发现纳吉的表现已经超越了敦马。


别的不说,就以轻快铁延长线、第一条捷运、泛婆罗洲大道、马新高铁、大马城等等,可能就把敦马比下去了。


第一条捷运能够通过透明(例如公开招标)、公平及有效率的完成,其实是非常有力的证明纳吉的“新政治”。可惜的是,我们很多华人仍然在旧政治里打转,还为是否应该让前首相敦马迪医生“回归”徘徊,还被困在1MDB这个假议题无法自拔,仍然沉醉在“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幻觉里头,冲不出旧式的论述。


华人停留在马哈迪时代的“政治斗争思维”

受到华人选民全力支持而成为国会最强在野党的民主行动党,就是要把华人带回马哈迪时代的“政治斗争思维”,不断的沿用诸如“白象计划”、“没有公开招标”、“建筑费暴涨”、“居民不知征地详情”、“承建公司列入黑名单”与“世界最贵铁道”、“人民最后为工程买单”等等,来混淆视听。


这些语言,要传达的就是政府的计划都是“黑箱作业”,刮的是民脂民膏,得益的是少数商贾。当然,要让其支持者认定政府的计划有问题,最有效的做法是把1MDB牵扯进去,就“一锤定音”了。之前,在双溪毛糯-加影捷运全线通车后,人民公正党的拉菲兹扬言要“揭发”这捷运工程与1MDB有关。还有流传很广的就是政府推出消费税(GST),都是因为1MDB。


上面我们提到许多华人被困在1MDB这个假议题无法自拔,其中一个证明就是认为1MDB是个“丑闻”或“弊案”,是不证自明的。也就是说,不需要证据,大家说是个丑闻就是丑闻、是弊案就是弊案。而这许多华人,还有一些自称是“知识分子”呢!


事实上,有关1MDB的各种指控,并没有证据。例如有关26亿令吉捐款,有信函与银行文件证明是来自阿拉伯的捐款人,而不是1MDB。过后,沙地阿拉伯外长证实的确是诚意的捐款,不求回报。


另外,声称1MDB的420亿令吉“在空气中消失”的敦马哈迪,承认他并没有证据来支撑他的指控。而在纳吉起诉民主行动党的潘俭伟诽谤一案,稍微懂得法律程序的人都知道,这是让辩方有绝佳机会在法庭拿出证据来证明纳吉的确是犯下滔天大罪,但是潘俭伟却选择向法庭申请撤销纳吉对他采取的法律行动。这说明了什么?潘俭伟根本就没有证据支撑他对纳吉做出的种种的指控。


不断炒作1MDB却拿不出证据

作为国民,我们当然希望潘俭伟及马哈迪等人,如果手上有证明纳吉的确盗窃了1MDB的钱的证据,有必要早早就拿出来,让真相大白。但是,令人失望的,潘俭伟等人这两年多来不断炒作1MDB,就是无法拿出证据。


换句话说,要是1MDB是对纳吉“见血封喉”的利器,为什么不早早亮出来?政治里的权力斗争,是政治生死之争,难道潘俭伟和敦马等人,那么仁慈?从这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他们手上根本就没有证据。


《大马华人周刊》过去已多次提到,1MDB的营运模式,主要依靠在市场筹资发展有高影响力的大型工程,减少对政府税收的依赖。这和以往敦马执政时期,把大型工程分发给他信任的个人与企业(所谓的“朋党”)有天渊之别。往往,这些工程最终得由政府出资“打救”,例子包括了马航、珀华惹钢铁厂、轻快铁等等。


换句话说,在敦马执政期间,即使没有好像现在的网络通讯技术,大家都知道“官商勾结”的严重。持平而论,当时的国会在野党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他们“监督”政府的角色,不时揭发有关弊案,但是无奈敦马是个强势首相,很多“丑闻”只能不了了之。


哈迪起诉《砂拉越报告》取得第一回胜利

相比之下,国会在野党现在只能突出炒作1MDB,还与外国的媒体与外国相关政府部门“合作”倒纳吉。最近,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起诉英国《砂拉越报告》主编柯蕾尔布朗,取得第一回胜利,英国法庭宣布哈迪阿旺可以起诉布朗诽谤。可是,对这个“坏消息”,亲希望联盟(希盟)的网媒却是低调处理。


哈迪是因为《砂拉越报告》指控他接受纳吉从1MDB“偷来”的9,000万令吉,而起诉布朗诽谤。根据报道,布朗试图以哈迪不是英国公民说服法官不让哈迪起诉她,但遭法官驳回。


与潘俭伟被纳吉起诉的情况一样,布朗其实应该乘此机会把证据拿出来,证明纳吉的确是拿1MDB的钱“贿赂”哈迪。她不这么做,是什么一回事?看来《砂拉越报告》是假新闻网站,而不是希盟所谓的“揭弊网站”


如此,华人要是继续被困在1MDB以及其他所谓的“大课题”,看来要赶不上纳吉的政治、政府及经济转型步伐。


为了要执政把国家描绘得十分不堪

要知道,现在的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大谈救国,实际上不是那么伟大,而是为了执政。要执政,当然要把国家描绘得十分不堪。用某党报的话就是:“希盟三党与土著团结党合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让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重返正轨。马来西亚处于史无前例的险境,国家沦为盗贼统治、经济面临危机、百姓在国阵长期贪腐的霸权下饱受苦难。”


类似这样声明是空洞无物,是典型的政治宣传,无非是要让读者看了“佛都有火”,充满情绪为反而反。


首先,政党的合作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执政;声称把国家拉回“正轨”是希盟存在的唯一目的,是赤裸裸的谎言,相信的人就上当了。


其二,夸夸其谈,依据何在?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动党,特别酷爱夸大其词,说我国满目疮痍、处于史无前例的险境、经济面临危机、百姓饱受苦难等等。在面对国际机构给予我国发展其实处于正确的轨道的评价的时候,这个党及支持者会说:普通老百姓感受不到国家的发展。


大家应该注意到,要是被问到既然国家发展真的那么糟糕,你们有什么好介绍的时候,这个党的 领袖当然会说只要不贪污腐败,情况会自然而然的好。这是个“无厘头”的回应,完全不符合常理与现实的政府运作。


贪污腐败是个大课题,涉及者不单单是政府官员,私人界及个人也需要负起很大的责任,要“铲除”贪污腐败真的那么容易吗?讲反贪污腐败讲得天花乱坠的民主行动党,不但无法铲除贪污腐败,其领袖反而成为贪腐的一份子。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被控贪污滥权,是一例。槟城州行政议员彭文宝最近也被反贪污委员会扣留调查,是另外一例。


期望敦马“救国”是明摆的骗局

其三,敦马哈迪执政22年,国会在野党为他贴上种种标签,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在却寄望他领导“救国”,也是明摆的骗局。要知道,敦马执政22年,再加上2003年到2008年期间拉倒阿都拉以及纳吉当首相的前4年,发挥了不少的影响力,我们可以说马哈迪实际上“掌权”超过30年。


我国今年庆祝60周年国庆,敦马发挥的权力与影响力居半。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从1957年独立到1981年敦马出任首相之前,联盟/国阵政府的贪腐情况相对而言并不严重。我们不忘提醒大家陈修信当财长14年对国家钱财管理得非常严格,来证明民主行动党的宣传缺乏历史感。换句话说,国家独立60年,贪腐是在敦马与安华时代开始变得严重。


现在,民主行动党却要敦马“回锅”,岂不是等于要狐狸看守鸡舍?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敦马加入国会在野党并不是民主行动党一些政客所说的“改邪归正”;他有另外的盘算,但肯定不是要把国家带回“正轨”。

持平而论,我国独立60年,所取得的成就,敦马当然有一定的功劳。更加重要的,是在过去几十年,我们对政府有信心。而这些信心,明显的不是建立在政府不贪腐,而是对政府的信任。对政府的信任,当然在某种程度上也包含了恐惧(例如敦马时期对言论的控制与打压)。


我们看到的,国家现在所面对的真正危机是敦马现在是不顾一切,与其盟友联手,制造人民对纳吉所领导的中央政府的不信任,因此使人民(尤其是华人)对国家的前景感到悲观,误以为只要“改朝换代”国家的发展会“一帆风顺”。


在三大族群中,华人对国阵政府的不信任(甚至可以说疑神疑鬼)高居不下,因此对政府的任何发展计划都戴上灰色眼镜来看,而且可以说毫无例外地把所有政府的大工程,与1MDB与GST联系起来,而无法更加客观地来看待这些大型计划为国家发展带来的长远的好处。


大家要警惕的,其他族群与华人的心态不一样;我们不要忘记,决定谁当政府的不是华人选民,而是占人口65%的马来人和其他土著,大家需要有“自知之明”。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