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马华代表华人格局未变
巫统可顺从华人民意放弃马华

 ·2017年11月25日

在遇到某些“极端分子”质疑华人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及权益的时候,很多华人会自然的反应说:我国三大种族共同争取独立,我们是马来西亚公民,不容许他人质疑我们的贡献。


如此的回应,显得理直气壮。但是,这些华人(主要是西马华人)在谈到三大种族共同争取独立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历史现实:华巫印三大种族,分别由马华、巫统以及国大党三党代表,向英国殖民地争取独立。这三个政党分头凝聚三大种族,再由三大种族授意这三大政党,完成争取国家独立的任务。这三个政党,后来共同组织联邦政府,管理这个国家至今。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三个党在关键时刻扮演了他们的历史角色,组织政府管理国家,使到马来亚/马来西亚在众多前殖民地国家之中,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三党协调大马华人保住特征

因为三党所代表的是不同族群的利益,三党自然需要互相协调,各族群因此有得有失。非马来人最大的收获,是公民权。有了公民权,华人不但可以从商,还可参与政治。参与政治的意思是:华人除了在普选有选举权,还可以加入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参与政府的决策,同时也可在政策上批评政府。整体而言,三党协调(或者说“妥协”)的标杆,是华人能够保住华人的特征(诸如风俗习惯、语言文化等,尤其是保住华文教育)。


多年来,马华在维持及保护华人特征方面扮演了不可忽略的角色,但是有许多华人并不认为马华有什么作为。因为民主行动党长期的灌输,使华人认为马华表现窝囊,还做了“卖华”这等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正如本刊过去提到的,马华不但不敢为自己维护华人特征的“政绩”辩护,还经常跟着民主行动党的指挥棒起舞,搞“窝里反”—也就是联合国会在野党公开抨击巫统,把华人不支持国阵归咎于巫统的极端分子,让马华没有很强的理由来说服华人支持马华。


问题是,要是认定巫统是导致马华失去华人支持的根源,马华可以做的最佳选择是退出国阵,而不是一方面寄望受到巫统“关照”坐享其成,另一方面却不愿意发挥团队精神—在“船长”面对政敌的攻击的时候,却不见得马华认真的维护船长。这个党可能以为,即使船被击沉了,船长不在了,马华还有存活的可能!


有华人撇开事实不谈,声称这是华人本身的坚持与抵抗,才是保住华人特征的关键。这样的想法,等于是把马华置于大马华社之外;它的存在,它的为与不为,是与“华社”无关的。这样的一种状况,我们理应看到华社可以不理睬马华,但是事实情况并非如此。


华人要把马华从华社“抽离”

上一届大选,马华“让出”3个国会议席,只竞选37个国会议席。因为有约85%的华人选民(当然包括不少马华党员甚至干部)选择支持国会在野党,让马华输到剩下7个国会议席和11个州议席。马华因此被讥笑为“7/11便利店”;华人要把马华从华社“抽离”,再明确不过了!


大家还记得当时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在选前,告诉大家要是马华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不能赢得至少15个国会议席,不会入阁。华人选民显然的认同蔡细历,不认为“有人在朝好办事”。没有马华代表的内阁运作了好几个月,但马华最终不顾华人的“民意”竟然入阁了。


华人又要马华争取权益

.可是,华人的民意显然是充满矛盾的。一方面,要把马华置于华社的政治桥梁以外,甚至要置马华于死地,另一方面却要马华继续扮演“桥梁”的角色—例如涉及华社关注的课题,几乎毫无例外地都要马华去做。


来届大选近在眼前,开始有人问马华是否能够拿回上届大选“借出去”的三个国会议席(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旺沙玛朱,柔佛州的振林山以及彭亨州的关丹)的竞选权吗?


严格来看,这是华人不需要关心的问题。理由很简单,华人在2013年全国大选,已经摆明车马弃马华取民主行动党。马华在来届大选,完全不派候选人,或是竞选的马华候选人连一个议席也赢不到,才是华人社会想看到的局面。所以,期盼那些写评论的华文写作人,就不要再对马华说三道四、冷嘲热讽。对弱者落井下石,不够厚道,更显示华人在政治上的“弱智”。


说到底,一个自我期许为华人服务的政党却被华人抛弃,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华人何必还在乎马华?


马华需对华人关心的课题冷对待

马华本身,更不需要继续在华人课题上发言,也不需要太专注提供服务。相反的,马华需要“走出去”,对华人关心的课题冷对待,让华人找民主行动党的国 • 州议员去处理。我们知道,华人对马华还是藕断丝连,还是想念马华的服务,有事还是要找马华帮忙。马华帮了忙却得个骂名,枉做小人,何苦来哉?


民主行动党狡猾。这个党的人民代议士竟然敢告诉华人“买一送二”—也就是有人在议会替华人讲话,做事情找马华去,马华很乐意帮忙。这不符合知耻的华人传统。当然,要是华人选民感觉到自己在上一届大选被骗(比如相信“月亮代表我的心”及“不偷不抢何必怕回刑法?”,还有“投伊斯兰党等于投行动党”),而不得已寻求马华民政的协助,并允诺在来届全国大选教训火箭,那是另外一回事。说到底,政党要讲实效,马华当然不能例外,不能“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华人在来届大选,其实应该对“马华代表华人”做出一个了断。我们的意思是,在上一届全国大选华人的选择虽然是相当明确的放弃了马华,对马华彻底失望。照理,失望了就对马华无所求,但令人纳闷的是为何还要一直批评马华在国阵里的地位多么的不堪(比如,不断炒作5千万令吉华小拨款没有按时交付的课题,显示马华的“无能”)。


给马华区区的15%政治筹码

实际上,华人选民相当全面的削弱了马华在国阵的地位。华人要马华争取华人的权益,却只给予区区不到15%的政治筹码给马华,这能有什么成效?华人理应承认废掉马华的功劳,大事庆祝,而不是反过来指责马华为什么那么弱,因为那等于否定本身“干掉”马华的功劳。这有违常理。


华人之所以会对马华在华社,以及马华在国阵的角色混淆,应该归咎于华人不认清这样的一个事实:巫统认为马华代表华人,而不是民主行动党,也不是民政党及砂州人联党代表华人。在我国还没在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之前,巫统就一直维持了这“底线”。1969年马华惨败,巫统没有放弃马华;2013年全国大选后,巫统也没放弃马华。


一句话,要是华社当真不要马华,巫统还需维持这“底线”吗?华人在过去两届大选放弃了马华,巫统因此需要顺从华人的民意,唯一的做法是放弃马华。毕竟,马华争取不到华人的支持,在国阵里就没有政治筹码—也就是维护华人权益的政治筹码。


从选票的考量来看,华人不支持马华也意味着华人也不支持国阵(有的甚至认为只要不是巫统)。同时,巫统也不能寄望民主行动党代表华人成为马华2.0—毕竟,民主行动党自我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不能代表华人。


行动党对马华2.0 标签很敏感

民主行动党对指该党是马华2.0这个说法十分敏感,绝对不会认同这标签,更不要说会公开表示会扮演马华的角色。这个党,从一开始就标榜是个多元种族政党,一再重申它关注的是全体马来西亚人的课题。该党炒作华人课题,让华人觉得马华只能对巫统言听计从,不会维护华人的权益,以及只有行动党才会维护华人利益。


明乎此,要是华人不要马华的话,就应该组织起来展开请愿、签名等活动,告诉巫统在来届大选华人决定放弃马华,华人要超越种族,为了不要让马华在大选输得难看,巫统不要分配任何国会议席和州议席给马华候选人竞选。要竞选,这些国州议席由巫统上阵。如此一来,华人可以直接作出要不要选择巫统,或者选择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的抉择,毫不含糊的告诉巫统:华人想看到的是完成“巫统才是民主行动党真正对手”的愿景,看到行动党的华人“硬起来”对垒巫统候选人,而不是针对马华候选人,成就“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就是华人受到平等公正的对待。


至于在“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落实的情况下,华文教育会不会像“新加坡人的新加坡”一样,华文教育被“国民化”(英文至上,马来西亚可能就是马来文至上)不是华人愿意思考的问题。一句话,华人应该告诉巫统,华人可以如一句马来人谚语所说的:为了一只蚊子而烧掉整个蚊帐。或者,西方一个相应的谚语:倒洗澡水,却把婴儿一起丢掉。


我们也需要认清一个事实,从地域来看,并不是所有华人都有这心态。如果按照去年5月砂拉越州选举的成绩来判断,我们可以说东马华人—至少砂州的华人,还不完全放弃人联党,不放弃国阵。这说明了他们汲取了上一届全国大选全力支持国会在野党,后来才感觉受骗,因此在州选举给民主行动党一个狠狠的教训。


“自卖自夸” 或能赢回华人选民的心

实际上,要是以砂州选举后举行的雪兰莪州大港国会议席及霹雳州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的成绩来看,某个层面上证明马华要是不“自暴自弃”拥抱失败主义,而是积极的就事论事的“自卖自夸”,还是能够赢回一些华人选民的心的。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西马华人对马华的感情是“藕断丝连”。民主行动党即使已经夺得华人的“芳心”,但还得继续把马华当“情敌”。可见,马华还有一定存在的价值。而这存在的价值,正是华人在过去两届全国大选急着要丢弃的:在现实的世界虽然不尽华人的意愿,但马华还是代表华人。不得不说一句的,巫统及伊斯兰党也不能100%满足他们的支持者的意愿。华人可能比较特别,要马华100%满足,却不要民主行动党扮演马华的某些角色。这与伊党为伊斯兰教—马来人不可分割的认同因素之一,与巫统之间的竞争实在不可同日而言!

马华代表华人的格局,在我国争取独立前的几年已经确立,到现在没有改变。民主行动党要争取华人的支持,要破坏的就是这个保障华人权益的格局。打个比方:大多数华人在民主行动党的唆使之下,为自己挖了大坑,还深以为这个坑是为了埋葬马华,殊不知这其实是葬送了华人的“保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