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希盟宣言照顾印巫族群 充斥土著至上主义

 ·2018年3月24日

华人选民在过去两届大选,都给予国会在野党联盟大力支持。上一届大选,约85%华人选民支持了当时的国会反对党联盟人民联盟(民联)。按民主原则,选民对某个政党的支持,有关政党或政党联盟照理要“回馈”支持它们的选民—也就是根据相关选民的诉求,在政策或者政纲表现出来。退而求其次,至少在其宣言里表现出来。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政党或者政党联盟的宣言,也需为投其“目标选民”所好,包含有关选民群关注的课题。就华人选民而言,华人权益(特别事关华文教育)是主要的课题。而这个华人权益的课题,核心是在“马来人至上”或者“土著至上”。


在许多华人看来,“马来人至上”因为强调的是扶植马来人及其他土著,因此“压缩”了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在政治、经济、教育及文化的空间,这是导致华人普遍上不满国阵的关键因素。


纳吉推行的政策与希盟宣言对比

在情在理在法,华人因为上述因素不支持国阵,确实有必要强烈要求国会在野党提出与国阵有鲜明对比的对华人有利的政纲才是明智务实之举。华人选民有所求,是要确保政党不会敷衍华人选民。更何况,自2009年纳吉出任首相以来,励精图治的推出政治、政府及经济转型计划,特别是有利华人的政策。华人选民可以以纳吉在关系到华人权益的课题所推行的政策,作为检视希盟政纲的参照,也就是比一比纳吉所推行的政策与希盟推出的政纲(现在只有宣言)。


因此,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配合308“政治海啸”十周年,推出竞选宣言《希望之书:重建家国,实现希望》(Buku Harapan: Membina Negara, Memenuhi Harapan),强调“土著至上”政策,而宣言对华人权益根本就无足观,因为根本没有提到“华人议程”。


希盟的竞选宣言,推出五年主要承诺、五大特别使命,以及五年内落实五大领域60项长期目标。五大特别使命表明要特别照顾五个群体: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垦殖民、印裔、妇女、青年和乐龄人士。


从族群角度来看,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垦殖民,几乎清一色是马来同胞;宣言特别把印裔同胞列在“五大特别使命”中,毫不含糊的告诉大家:希盟“吃定”华人选票,把华人选票当“定存”,因此不需要特别关注。在希盟看来,不管希盟提出怎样的“土著至上”的政纲,80%以上的华人选民仍然会把选票投给希盟。


华人选票沦落为希盟执政的工具

易言之,华人选票作用,已经沦落到成为国会在野党通往执政的工具。华人占我国人口约23%,但在希盟眼中竟然比不上人口只占约7%的印裔同胞!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到目前还是有许多华人认为,国会在野党联盟不管是多么烂(之前已经证明比国阵还烂,现在敦马哈迪加盟后更加烂),还是要“含泪投票支持”。有这么死心塌地的支持者,希盟实在没有必要多花费气力争取华裔的支持。另一边厢,国阵也发现到争取华人支持收益非常的小,何必多浪费气力去争取呢?如此一来,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成为政治弃婴—被希盟遗弃,本身放弃国阵;一个是被放弃,一个是自我放弃。


土著议程向来就是国阵施政纲领的重要组成部分。华人反国阵反得那么厉害,最重要的导因是国阵的土著议程。现在希盟要与国阵竞争,在竞选宣言里更加突出土著议程,华人反不反?


印裔选民比较务实有智慧

实际上,希盟会把印裔社会当作其“特别使命”之一,明显的是回应国阵在去年4月推出的《印裔发展大蓝图》。从这点来看,比起华人选民,印裔选民作为一个群体,倒是比较务实有智慧,成为名副其实的“关键少数”,华人则成为自我放逐的“关键少数”,被希盟当作是“囊中物”,国阵尽再大的力量争取华人选民,但收效甚微;可悲可叹呀!


火箭多年来向华社宣导,华人在很多领域受到“打压”,被绑手绑脚。火箭以此来怂恿华人,说换了政府华人的命运就会有彻底的改善。说得好像很严重,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处境是水深火热,民不聊生,已经到了需要“揭竿起义”的地步。


事实要是如此的话,华人寄予厚望的希盟,实在有必要把华人社会的权益放在宣言,以示对华人选民支持的认可(acknowledgement)。但是,希盟的宣言没有相应的《华人发展蓝图》。这意味着什么?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华人作为一个族群,整体经济是三大族群之首。所谓华人经济不好,生活非常幸苦,是自欺欺人、自己讲自己爽,只不过是为了反政府而制造的荒唐借口。


提《华人发展蓝图》多此一举?

有实质意义的“改朝换代”,意味着有意取代国阵的希盟,有必要提出与国阵不同的政纲。希盟不提《华人发展蓝图》,难道是希盟认为国阵不提,希盟就没有必要提了?又或者,在希盟的领袖眼中,华人状况根本就不坏,提出《华人发展蓝图》是多此一举!


在希盟五大主题内,第二项的“行政与政治机构改革”下的第一个承诺(总第11项承诺),阐明要“恢复马来人及马来人机构的尊严”;在第三项主题下的第一项承诺(总第30条承诺)声明发展土著经济及各族人民的经济,突出土著群体,以该群体为优先,土著以外的族群称为“所有各族人民”。除了国营公司、官联企业、私人领域的中小型企业以及土著非政府组织都会相对加强,以确保土著的占有率的提高。


希盟宣言“土著至上”的内容,证明了敦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即使是个新党,只有一个前巫统国会议员,但它的影响力,远远超越火箭。火箭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早已经奄奄一息,行动党上下也不敢再提;希盟竞选宣言出台,标志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死亡。


火箭刻意在华社大炒特炒的课题,例如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及华文小学,纯粹是假议题,或者没有火箭所宣传的那么糟糕。


宣言草率处理统考问题

火箭无限放大的华文独中统考问题,但在希盟宣言第50章第5节的“承认统考文凭”,却以约100个字“草率处理”,而其内容当真是拾人牙慧。之前,火箭讲到它在希盟里有很大的影响力,可以说服其他盟友无条件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但是实际的成果是:希盟执政的话,有条件的承认统考文凭,也就是考生需获得SPM国文单科优等。这与国阵之前给的条件比较是大同小异。


火箭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还自以为是的讽刺马华做不到的事,希盟做到了。问题是:这只是宣言,不是承诺;即使是承诺,能否成为政策,还言之过早。


大家应该还记得在2013年全国大选之前,国阵已经准备一劳永逸的解决承认独中统考的问题,开出考生只需附加靠单科马来文优等则可的条件。可惜的是,董教总当时没有接受这样的条件,让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慕尤丁(现任土团党主席)再附加一个条件:华文独中的历史课要加强本土内容。就当时的情况来看,董教总其实错失(有意或是无意的只有当事人知道)让政府承认华文独中统考的良机。


从一个角度来看,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可以成为火箭拿来钓华人选票的课题,证明华文教育的发展,来自政府方面的阻碍可说是不存在的。毕竟,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是私人考试,只开放给华文独中学生。华文独中学生,只占我国华人中学生不到10%,华人如果把这课题当作是否支持国阵的指标,不是见树不见林吗?


表面上关心华小 实际并非如此

针对华小的课题,希盟的宣言并没有明确说明,甚至不提“华文小学”这个字眼,只提“国民型学校”。这与希盟的“华人代表”行动党平时炒作华小师资短缺、拨款不足、学校数量不足等等,一副十分关心华文教育的样子,但实际上完全是两回事。


这足于证明我们一直强调的,火箭炒作华文小学课题,是要把华文小学课题政治化,因为它对华文小学并没有提出替代方案。希盟的竞选宣言证明,火箭根本就提不出替代方案。在过去,它只能一直提出“制度化拨款”、“华小受到不公平对待”来忽悠华社。用一句时尚的话来说:火箭不断消费华小课题。


华文报章经常炒作的“拨款不到位”的新闻,其实几乎都是政府的特别拨款。华小的师资、教职人员薪水等等,都是由政府负担,列在政府的经常开销。


实际上,国阵过去几十年都一直在尝试解决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敦马任首相时期,纳吉在1995年任教育部部长的时候,删除了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内容是教育部长有权力关闭包括华文小学在内的国民型小学的条文)。这是个关键的决定,可说去除了华教发展的“心腹大患”。


纳吉在担任教育部部长的时候,做出了在他之前的教育部部长(包括马哈迪与安华)不敢做的这项决定(因为需要面对马来语文教育“斗士”的抗拒),证明纳吉意识到华小作为我国教育系统的一部分,是我国的资产,需要让它更有保障的发展。在他出任首相之后,我们看到了他对华文教育的开明。


多10间华小却不给个赞?

即使还有不少华人怀疑政府在捍卫华文教育的诚意,政府前些时候还是批准了搬建16间华小(新建10间,搬迁6间)。一旦10间新华小建成,我国将会有1308间华文小学。我们经常听到维护华教的华裔同胞,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华小一间不能少”,但是对政府一口气批准10间华小,却没有什么反应。少一间可以搞悲情,多10间却不能给个赞?这种心态很奇怪!


希盟在它的竞选宣言不提华小课题,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华小问题,并不是火箭所宣传的那么严重—华小的确是需要翻天覆地似的改革。要不然,它为什么不能在希盟竞选宣言里提出更好的替代政策?


火箭夸夸其谈的多元种族,在希盟竞选宣言彻底埋葬了。至于反贪污腐败、朋党主义等这样的课题,华人不要以为是华人的“专属品”,其他族群也关心这些课题。老马在贪腐及朋党主义有不良记录,由他来领导希盟,传达的是什么讯息?


我们从华人社会的角度,分析了华人的特别权益在希盟眼中的分量,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华人是三大族群中,各个领域的表现都是三大族群之首。华人全力支持火箭,得到的回馈少得可怜。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