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先搞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 勿为政党做嫁衣裳

 ·2017年9月23日

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绩公布后不久,《马来西亚前锋报》有篇题为《华人还要什么?》评论刊登出来,让许多华人非常不爽,质疑巫统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华人到底要什么。那篇评论还算客气,只是提出问题,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华人就是要倒国阵,特别是巫统,其他都是借口。


不久前,退休报人张木钦在他的部落格贴了题为《倒纳不是宗教信仰》(《南洋商报》、《光华日报》以及《中国报》转载他的文章),指出他不随众(也就是华社)倒纳吉的各种理由。这些理由包括了废除恶法、推动转型社会、表现中庸。他认为纳吉到现在还是中庸的领导人。


  媒体审判1MDB及26亿令吉捐款

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及捐款案(26亿令吉捐款),张木钦认为到今天为止仍然是媒体审判。他指出:“身为曾经的媒体人,我厌恶媒体审判。”


他说:“铺天盖地的宣传,可以使多少人歇斯底里,多少人被乱棍打死,没有理性的群众是恐怖的群众。”他表示:“打倒纳吉只不过是一项政治行动,不是一种宗教信仰,然而很多人已经把它当作信仰,没有理性可讲。”


张木钦的论点,是“不合时宜”的论点,而在他的部落格署名Hy的,在张氏的贴文有这样的留言:“华人反的不单单是纳吉,您活了这样老还不明,或假装不明,不是吃了狗粮还能是啥?”这留言很有“代表性”,是国会在野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领袖及支持者反驳异议者的“标准作业”。


他们爱自作主张的代表华人说“华人反的不单单是纳吉”。那华人不单单反纳吉,还反些什么?这就是火箭领袖及支持者要自然而然回避的问题;即使不回避这些问题,反驳的时候也是硬拗。所以,友族问“华人还要什么?”,华人要真的是诚恳的话,就只要说只要能倒国阵、倒巫统,跟国阵有关的,我们都要倒。从这个角度来看,倒国阵是大部分华人选民的“宗教信仰”—但是华人选民现在处在“当局者迷”的窘境:倒国阵是火箭的终极斗争目标,但火箭不等于华人,华人为何要替火箭做嫁衣裳,或者为火箭服务,“出生入死”?


  华人真的不懂自己要什么

一句话,华人真的不懂自己要什么。华人要倒国阵的最堂皇理由是要受到“平等对待”,要结束“种族主义”,现在看来为了倒纳吉、倒国阵,可以认同火箭正式放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事实上,华社多年来之所以会支持火箭,是因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个诱人口号。


一些华人总爱自艾自怜的申诉自己是“二等公民”,久而久之就把这当作是不可辩驳的“事实”,还会找无法支撑此论点的例子当“佐证”,而不去问这所谓的“二等公民”是啥意思。


华人认为自己是“二等公民”,有什么法理根据?认真的追究,其实没有法理依据。我国《联邦宪法》第153条文阐明马来人的“特别待遇“(special privilege),第152条文阐明其他族群的利益受到保护。要是我国华人真的是“二等公民”,那里还有资格参政与从商,享有与其他公民一样的权利?“二等公民”还能够当中央政府部长、州首席部长以及政府部门高职位等等?事实上,我国《联邦宪法》也没有禁止华人出任首相,但是现在作为国会在野党的最强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却是非常的“谦虚”,不争这个位子。


要是华人是个在政治上成熟的族群,对任何争议都务必以《联邦宪法》为依据,质疑甚至挑战政府推行的政策,符不符合《联邦宪法》的精神。毕竟,宪法不是死的,其内容可以根据时代需求而修改。


  以为通过“改朝换代”一跃成为“一等公民”

但是,华人政治不够成熟,长久以来就是以“二等公民”的心态来批评和讨厌政府,但不要求政府从宪法上解释它的政策。而这样的心态其中一个后果就是以为通过“改朝换代”,就可以让华人一跃成为“一等公民”—你可以说这是幼稚甚至是荒谬的想法,但是不少华人真的相信。


正如本刊多次提到的,《联邦宪法》其实就是我国族群政治的“游戏规则”—大家需要根据宪法行事,当然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达到共识修改某些“游戏规则”。华人还有一个误解,以为马来人特别地位是巫统的“杰作”,但稍微懂得我国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是在英国殖民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了。


问题是,还有许多华人为了倒国阵,不只不看历史以及宪法是可以修改的事实,还拥抱敦马哈迪。这个曾被林吉祥批评为“第一种族主义者”的前首相,因为站在国阵对立面,而受到林吉祥等人的涂脂抹粉,试图塑造敦马已经“改邪归正”,而不理会敦马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坚持“土著至上”的事实。


  “告别腐败”应针对敦马和安华

这明显的是火箭以政党利益为先,而不是华人的权益为先。华人要是真的为自己的权益着想,实在没有必要跟着火箭的指挥棒起舞。大家现在已经看到火箭所谓的争取各族受到“平等对待”、结束“种族主义”根本就没有诚意,更没有能力。追逐权力才是它最关心的。


其次,华人声称要“告别腐败”。吊诡的是,告别腐败的真正对象,正好是国会在野党联盟的“新宠”敦马哈迪以及“旧宠”安华依不拉欣。我们曾提到,我国的金钱政治是在敦马掌权,安华在国阵的时候开始的。从东姑阿都拉曼到敦胡先翁,我国的贪污情况并不严重,到了敦马与安华的时代,金钱政治腐蚀了各个领域(包括私人领域)。华人真的要告别腐败,首先要拒绝的就是敦马与安华的“回锅”。我们不是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当然,我们都知道华人现在还陷入1马发展公司及26亿令吉捐款的泥淖无法自拔,连连不忘一号官员(MO1),以为纳吉才是第一大贪官。假设这是个事实,但与敦马22年以及安华十多年的“黑暗史”相比,纳吉算得了什么?


  潘俭伟也签了国会公账会报告书

我们说纳吉是第一大贪官只是假设,因为这不是事实。去年,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公布一马发展公司调查结果,指出纳吉不需为一马公司负起责任。向来就是严厉批评1MDB并多次“明示暗示”纳吉需要负责的公账会委员的潘俭伟,也在这份报告签了字(如果不认同的话,他可以不签或者说要在报告里记录他的异议)。了解企业运作的人都知道,纳吉是一马发展公司顾问团的主席,不涉及公司的日常运作,因此法理上来说无需负起相关的法律责任。


更加重要的,纳吉在国内没有被控,在国外也不是被检控的对象。也就是说,所谓26亿令吉来自1MDB、420亿令吉在“空气中消失”等并没有事实根据。另一方面,槟州首长林冠英却是因为以远低于市价的价钱,购买豪宅涉嫌贪污滥权而在2016年被控上法庭,我们当中就有很多人对此事实“视而不见”,有的还无知的问“他人买贵没事,买便宜却有事,这是什么世界?”。殊不知,买便宜买贵不是案件的重点,而是里头有没有涉及公职人员滥权。


有的就直接说那是政治迫害。最近,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因为被怀疑涉及贪污滥权而被反贪委员会扣留及调查,国会在野党还是搞同样的一套戏码,高调声称他没有犯错,林冠英还声称彭文宝被“非法扣留”。


大家都知道,在彭文宝之前,柔佛州行政议员拿督阿都拉迪夫班迪被控而辞职。另外,巫统前副主席丹斯里依莎沙末也被控贪污。在更早之前,雪州前州务大臣基尔被控贪污罪成坐牢。但是,他们就没有在媒体上指控自己遭到政治迫害,而是坦然的面对法律。


反观林冠英,已经多次以各种理由“展延”面对司法的审讯。要是华人真的反贪腐,为什么不要求林冠英通过法庭讨回清白,而是刻意拖拖拉拉?


  可以为了倒国阵而不支持反贪腐?

就州行政层次来看,人民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也免不了贪污问题的纠缠,火箭主导的槟州政府也不例外。难道说,华人可以为了倒国阵,而不再谈论、支持反贪腐了吗?这可能就是友族问“华人还要什么”的其中一个重要根据。


其他好像要民主自由等等,都是华人“叶公好龙”的表现,这里就不多说。


只是不爽“华人还要什么”华人没有坦诚相告:我们就是相信火箭,就是要倒国阵,其他我们都不管。要是这么说,或许友族就会明白自第13届以来华人政治的演变,而不再感到迷惑,当然也不会提出“华人还要什么”的问题。


华人社会还普遍存在的“为倒国阵而倒国阵”的非理性心态,短期而言可以满足好像民主行动党这样的政党的短期目标,也让那些把“改朝换代”当宗教信仰的华人得到短暂的快感,但是长期而言是华人失去积极参与国家转型的主流的机会。


对较务实,而在政治上采取“中间”立场的华人而言,纳吉是个中庸的领袖,推动政府、政治与经济转型所带来的改变,很多人感到无法适应,无法理解这是转型必需经历的“阵痛”。他们也慢慢看穿了国会在野党凡事政治化的行为,而会更加持平的评估政府的表现,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凡事都跟着国会在野党的宣传起舞。


  希盟在华人发展有什么“好介绍”

可叹的是,这些务实的“中间选民”只是华人中的少数。大多数华人,只要纳吉及其领导的国阵下野,但不去问一个关系到华人前途的问题:希望联盟在华人以及国家的发展的替代政策,有什么“好介绍”?


比如,国会在野党声称东海岸铁道计划造价太高,人民是否要为高达550亿的贷款“埋单”?这计划会不会成为白象计划?会不会因为无法偿还债务而“卖国”等等问题。奇怪的,即使国会在野党及其支持者有这样那样的担心,说要是希盟执政的话,会取消东铁计划,却没有说明要用什么替代计划来促进东海岸三州的发展。


其实,影响深远的公共交通工程,需要大笔财力物力,而且产生的效应,不能狭隘的从这铁道的应用(如载人载货)来看,而需要从多个角度(例如在施工期间与施工后创造的就业机会、对有火车站城镇的影响、东海岸的发展、旅游效应、土地价值、工业与农业发展等等)来看。


在涉及华人权益方面,即便是在野党的第二级领袖(如希盟青年团)经常在华文报章及社媒炒作华小及华文独中的课题,但是希盟最高领导却不当一回事,并没有保证一旦执政要增建华小和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难道华人还需要对“改朝换代”当一回事,继续为某些政党做嫁衣裳?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