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废拉大武功不废固打制 损害华人教育

 ·2018年1222

财政部部长林冠英在11月3日公布2019年财政预算案,宣布拨款55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TARUC,以下简称拉大)充作明年度的发展开销。去年,当时的首相兼财长纳吉发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拨款3,000万令吉给拉大作为行政开支。

 

希盟政府对拉大的拨款作了这么大的减幅,难免会引起华社哗然。第一个让人迷惑的问题是:马华在第13届全国大选即使只有7个国会议员,而国阵所得到的华人选民支持率,只有15%左右,为什么政府还是拨出了3千万令吉,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得到95%华人选民支持的希盟,只给区区的550万令吉?


独中每间平均拨款只不过区区20万令吉
一些华人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原因其实很简单:拉大是个半官方的大专学府,有95%的学生是华裔子弟。当今政府大砍拨款,拉大的拨款减少,意味着政府对华人高等教育拨款的大幅度减少;用来补贴学生学费的行政拨款完全没有了,那拉大调高学费补不足,看来是势在必行了!对全国60余间华文独中“破天荒”得到1200万令吉拨款华人很兴奋,可是算一算平均每间只不过得20万令吉!


政府给华人高等教育拨款的减少,是整个争议的重点。这或许不是支持希盟的华人所想看到的一个结果——因为他的确是剥削了华人作为纳税人所应该享有的权益。政府在大幅度减少这些拨款的同时,其实理应在政府大学为华人子弟大开方便之门(可能的话废除入学固打制),增加华裔子弟进入政府大学深造的机会。拿拉大来开刀,是名副其实的把华人大专教育政治化。


回顾历史,我们都知道拉大成立,主要是因为我国华教人士要争取成立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独立大学不果后的“副产品”—也就是说,这是政治妥协的产品。


这当然有其历史背景。当时国立大学不多,大学学额少,再加上政府的扶弱政策,要在最短时间内培养马来大专毕业生及专业人士为先,因此从1960年代末到1980年代中的华人中学生—尤其是那些成绩不错但家境贫穷(或者马来西亚教育文凭马来文没优等)的就成了“牺牲品”。拉曼学院的成立,为他们提供了一扇进入大专院校的门。


拉大一路走来树立本身声誉
即使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政府开放大专教育,从一开始允许一些大专院校开办学分转移与双联课程到允许私立大学的成立,我国大专教育就更加普及化,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现象。即便如此,拉大一路走来,已然树立本身的学术声誉,在人力市场也得到高度的认可,以华人为主的毕业生就业率非常的高,有杰出表现的也不少。


因此,由希盟组成的政府,其实有必要把拉大当作是个教育的成就来看待,而不是以“党同伐异”的心态来看。让人迷惑的,在财长及行动党为削减拉大拨款辩护时,教育部部长马智里却说教育部不会减少拉大的拨款。这么一来,减少拉大拨款,到底是林冠英及行动党本身的决定,还是内阁的集体决定?这是需要厘清的重要问题。


第二个问题:政党办教育真的不行吗?拉大恰恰证明了政党办大学,并不一定需要把大学当作党校来办,而且还可办得比大多数以盈利为主的私人大专更出色。还有,宏愿大学与亚洲医学、科学与技术大学(AIMST)等,也是与政党有关联的大专,为何不被点名?因此,用政治与教育分离的理由来减少给拉大的拨款,是无的放矢,更让人感觉到林冠英是冲着马华。


没错,政党办大学,可能会向学生灌输政党的斗争理念,但是我们要知道马华的成立,一开始的时候是个为大马华人谋福利的组织,并不是纯粹的政党。


这与后来成立的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的情况不一样。


马华的社会功能是历史包袱
换句话说,马华作为一个政党,但却还有其社会功能,也就是成为维持华社完整的功能。这是马华的历史包袱,要甩却甩不掉;靠华人支持而如今取得执政中央政府的民主行动党,没有这个历史包袱,因此在针对华人关切的课题,可以有比较大的回旋空间,华人实际上也没期望它能会华社做些什么。所以,行动党的华人领袖对拉大课题采取党派立场,我们不感到奇怪;华社领袖普遍上对林冠英以财长的身份借拉大来修理马华保持沉默,其实就是不期望行动党能为华社做些什么的具体表现,我们更加不需要感到奇怪。


然而,很多华人可能忘记行动党可以不服务华社,但是它可以破坏华社最在意的华人教育与华文教育。从拉大在11月初被搬上祭台以来,华社对财政部的这项影响深远的决定基本上无动于衷,难免让人怀疑华社真的在意华人教育吗?


还有,拉大是以信托方式管理,以教育为重。据了解,拉大董事局有14名成员,其中只有4名是马华代表、大马政府有5名代表以及校方、校友和学术人员有5名代表。这样的组织结构反映的就是拉大是把学术摆中间,而不是政党政治挂帅。拉大没有强制要求学生修诸如敦陈祯禄政治思想研究、马华历任总会长研究、马华对华社的贡献等课程。事实上,很多拉大校友都不支持国阵,拉大的教职员也不全都支持马华。


这明摆的事实,有心人要扭曲,确是让人看到心寒齿冷呀!


让学生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第三点,把拉大转为民办大学的建议,表面理由非常充分,但是我们要问的一个简单问题是:变成民办学院的目的何在?大学教育,讲完了就是训练对国家社会发展做出更大贡献的学生及专才,同时让他们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这目标非常明确,至于过程及途径为何,也就是说是民办、官办、营利主导或者是非营利主导,是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说是要让专业人士来搞教育,要政党退场,这是个非常牵强的理由。多年以来,拉大就是由专业人士负责管理,说马华干涉拉大的教育,本身就是个无法成立的假设。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拉大早就建立了本身的学术声誉。这是判断高等教育成功与否的可靠指标。难道说因为拉大与马华有联系,连其教育水准和成绩,都要被“剿灭”?


华社民办的大专,即韩江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以及南方大学学院,学生人数加起来总数也不到5千人,而拉大却有2万多名学生。这几间倒是比较像独立大学的大学学院,为什么只能吸引到那么少的华裔学生就读?这足以证明,民办并不能确保拉大会比现在办的更好。我们也不要忘记,上述华社的民办大专,时不时都有传出争权的新闻,成了某些“华社领袖”搞山头的大本营。


三间民办大学表现高不成低不就
还有华社的民办大学,资金来源除了来自学生缴交的学费外,其它的是靠校友、企业以及募捐。华社现在有的三间民办大学,表现是高不成低不就,而且还分散了华社的资源。这都不是什么秘密。现在有个现实的例子证明在我国,党办大学优于民办大学,难道不足为训?


最近的发展,上述三所民办大学的领导,出声支持拉大转换为民办大学的建议。另外,林冠英也点名拉大校友会总会“接管”拉大。这些举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追根究底,拉大能够存在,家长对拉大有信心是决定因素。上述所提到的三间民办大学学院,表面上是华社资助的大学,但从学生录取人数来判断,根本就不是华人家长的首选。关键的理由无疑的与这三间大学学院所设科系少有很大的关系,另外就是上面所提到的管理问题了。很多家长会选择拉大,并不是因为拉大与马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是它的确是提供了学费相对廉宜以及优质的教育。华人家长是务实的,因此行动党要是因为要对付马华而以拨款来“要挟”马华,无异于要挟华社!


假如拉大变成民办大学,新的管理层能不能确保学生以相对廉宜的学费,得到高素质的高等教育?又或者,可能许多华人没有意识到的是有心人极可能以此借口把拉大变成盈利至上的大专学府,到时家境没那么宽裕的华人家长,负担得起子女的学费吗?


对国立大学固打制抗议的象征
第四,大马华人不应该把拉大的成立当作是可有可无。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拉大是因为国立大学入学推行种族固打制下的产物。它的存在,是对此固打制“抗议”的象征;要是固打制度撤销了,拉大的“历史使命”也算完成了,要与政党切割、要转型为民办大学也好,以营利为导向的大学也好,可能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可是,现在情况是大学固打制没有废除,拉大的拨款却先遭殃。财长林冠英说,拉大是由马华所控制的高等学府,他没有理由去资助敌对党创办的学院。


更加令人担忧的,应该是巫统主导的国阵几十年来给拉大的拨款,即便有减少,也不至于像希盟执政短短半年,就大幅度减少拨款,难免让人联想到即使巫统对待华人,还“手下留情”,反观华人对付华人却是手下不留情。


另外,华人过去30多年都希望我国出现两线制,相信有了两线制,政党联盟可以互相制衡监督。现在行动党壮大了,按理华社应该加强马华来制衡行动党,以确保华人的权益受到维护。可是,现在却有不少华人认为应该给马华完蛋,难道他们忘记了期望政党轮替的初衷吗?


此外,拿拉大来开刀是试探华社对华人教育及华文教育关注的底线。正如上面提到的,拉大是抗议我国政府大专教育固打制的象征。这个象征只能在此固打制完全废除后,才算完成历史使命。


如果华社不在拉大课题上明确的告诉行动党华人支持行动党,是期望行动党能为大马华人争取更加平等的对待,期望行动党先在内部争取废除国立大学的种族固打制,才来宣布减少甚至取消(当然还需要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政府给拉大的拨款,才有说服力。届时,马华也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相应的做出调整。


因此,要是华社不强烈要求行动党先完成废除国立大学学额固打的责任,再来宣告政府不再资助拉大,无疑的是为华人高等教育被侵蚀开了个大缺口,没有回头路!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