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改朝换代后
马中友好关系受考验

 ·2018年9月22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8月17日至21日官访中国,在启程返马之前在北京的记者会上宣布正式取消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及马六甲和沙巴的天然气管计划。他是以我国面对高企的国债,而做出这项决定,不过如果需要会重启东铁计划。


在同一星期,他接受网媒《当今大马》(Malaysiakini)专访,推翻之前说过的话。之前的意思:已经取消,是否会重新启动还不知道。过后的意思是:取消东铁计划,还未有定案,交由相关的公司谈判决定。换句话说,东铁计划还没“正式死亡”。

早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东铁计划就与其他涉及中资(包括贷款)的项目,被希盟当作攻击当时的首相纳吉的工具。其中,敦马更指控纳吉领导政府引进外资(包括向中国的银行贷款)为出卖国家主权之举。有的希盟领袖,更以这些大型计划“没有经济效益”及涉及不法的利益输送、合约“仓促签署”有偏差不利我国、没有公开招标等等加以反对。


赔钱国际信誉或受损

即便这些大型计划,其中几个都是我国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合作的计划,但“改朝换代”并不意味着当今政府无需为前朝政府所签的合约负起法律责任。明显的,希盟政府要求取消东铁计划,意味着我国要毁约,中方不能反对我国毁约,但是一切都要照合约走。要是我国政府取消计划,又不履行法律责任,我国政府除了要赔偿一大笔钱(预计最低220亿令吉,最高可能高达600亿令吉),国际信誉也将受损。

我国是世界上其中一个重要的贸易国,多年来能够得到外国投资者的青睐和信任,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国有相对健全的法律规章,多年来都能够保障他们的权益。因此,从马哈迪对好像东铁等大型计划去留的反反复复,世界各国的投资者都在看。

敦马毕竟不是第一次出任首相,不会不明白其中要害。因此,在了解这一点后,我们不禁要问:敦马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其实,敦马从中国返回马来西亚后几天,就发表马中关丹产业园的“万里长城”,不符合我国法律因此要求拆除的言论,从一个角度来看是对中国的反击。

后来查证,原来是一项误会。这道围墙原来是联合钢铁(大马)集团的700多依格的土地的围墙。而那片土地只是马中产业园3500依格的其中一部分。其实,在509全国大选前,敦马在这堵围墙拍了个视频,来“证明”纳吉领导的政府,出卖主权给中国。这视频,无疑的是要告诉马来社会纳吉出卖“马来土地”。

接着下来,他再丢下一颗“炸弹”,宣布外国人被禁止购置建在柔佛海峡上人造岛的森林城市的住宅。这也是敦马大选前指责纳吉卖国的“证据”。


接受《美联社》访问的意味

敦马访中之前接受美国《美联社》访问,表示会取消像东铁这样的计划,已经有向中国“示威”的意味。也就是说,敦马可能认为马来西亚的战略地位的优势,如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可以把这优势当作是向中国施压的筹码。

在访问中国之前,马哈迪两度访问美国的盟友日本,大有拿日本来“压”中国的意味。除此之外,马哈迪访问日本的另外一个主要目的之一是要向日本贷款。

但是可能日本自身难保及其他考量(包括不敢贸贸然用马哈迪来向中国“展示”力量),因此没有答应敦马的要求。即使敦马过后驳斥没从日本贷到款的问题,指出贷款的事需要时间处理。但关键的问题是:贷款到位需要一些时间,大家都明白;日方要是答应贷款给政府,至少也会有个宣布,但我们却没有看到。

我们可以推断,访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同样的,达因访中,也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有时事新闻网站引述消息,指敦马的中国之行,要向中国政府借40亿美元(大约16000亿令吉)。对此消息,敦马即使有回应,但却是含糊带过。

另外,根据报道达因此前的中国之行,是要与听说人在中国的刘特佐(因为被指涉及1MDB“丑闻”而成为“通缉犯”)谈条件,由后者指证纳吉。很多人可能没有发觉到的是,在敦达因访中之时,我国反贪委员会却拉队到与中国政府有关的公司进行调查。这无疑是拉达因的后腿,也让中方感觉到被耍,并质疑马方的诚意。


中国不愿意当“冤大头”

因此,敦马这次访中,受到“冷待遇”,是否与达因之前的“试探”失败有关?他基本上是空手而回,主要原因是敦马要把国内政治这个球,踢给中国一起来玩,但中国却不来这一套。有中国媒体甚至不客气的说中国不愿意当“冤大头”。

正如前面所说的,希盟领袖在大选前对纳吉与中国政府合作项目做出种种指控,甚至在执政后还是“大胆假设,无心求证”。希盟的一些领袖曾暗示纳吉与中国的有关公司(都是国企)勾结,涉及洗黑钱;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还记得某部长竟然说会在短期内到中国“查贪污”。

在国内,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却做出严重的指控,当然会让好多国内华人血脉偾张,拍掌叫好,但是看在中国政府的眼里,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大家好奇的是,敦马访中,贵为财政部部长的林冠英却没有随行。有一种说法是中国不发签证给林冠英;对此,林冠英说他不跟敦马到中国,是因为要守护国会,不要让国会反对党阻止销售税(SST)法案通过。但是,以国会反对党议员占多数的国会上议院,却是“俯顺民意,从善如流”的通过这个法案,可见林冠英的担心是多余的。

敦马的中国之行,状况连连,并没有取得值得新政府摆出来给大家看的成绩,整体而言并不成功。

 

对这次敦马访华,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从“敦马改过自新,复出救国”的观点,来解读马哈迪中国之行。有“香江才子”之称的香港评论人陶杰,近几个月发表几篇解读马来西亚政治的文章。对敦马访中,宣布取消东铁和天然气管输送计划,他发表了文章《天佑之幸》,提到敦马“复出救国”,其实就是希盟在大选前的论述。

 

第一次退位“退而不休”

可是,了解自敦马2003年卸下首相的位子后,就一直“退而不休”,一直要干预阿都拉和纳吉的领导的人都会知道,救国只是个幌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觉敦马无论在思想和行为,与37年前他第一次出任首相的时候并没有差别。香港的才子不明就理,忽略了这关键点,但因为敦马在几个月来摆出“反中”的姿态,以为敦马也是反中(反共)。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陶杰令人喷饭的另一个解读是:马哈迪促成了“马来西亚从此不分种族”的新思维以及华人不支持国阵(马华)也就是意味着大马华人绝大多数也拒绝中国。

这个所谓“从此不分种族”与童话故事里的结局“王子和公主从此快乐的生活下去”有异曲同工之妙。相反的,从投票的趋向来看,华人选民一面倒支持希盟,大部分印裔也投给希盟,而大多数马来选民则选择伊斯兰党和巫统(国阵)。可以预见,种族分化的情况会因为宗教政治的加强(也就是伊党俨然构成“第三势力”),变得更加严重。从时间点来看,这是马来西亚第一次出现中央政权轮替,但还是无法改变马来西亚仍然是个族群社会,身份认同政治还是主流。

另外,把华人选民普遍上不支持国阵等同于华人拒绝中国,是非常荒谬的。我国的确是存在不少华人因为不喜欢中共而反中国,但是大部分基本上并不反中国,不反对“一带一路”,不反对中资。他们反国阵,是因为不满国阵的主导政党巫统“欺压”(不管是真的还是想象的)华人,马华是巫统的附庸。再加上对纳吉“大贪特贪”的印象根深蒂固,更是对国阵“嫉恶如仇”。这是许多外国学者和评论人无法理解的。

 

视马中友好关系理所当然

对马中之间的良好关系,他们是视为理所当然,并不认为换了政府,这良好关系就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他们认为新政府将会延续敦拉萨在1974年打下的马中友好关系的基础,也就是马中关系“稳如泰山”。因此,从一个角度来看,纳吉任相的时候频频打中国牌,不但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还被华人毫不掩饰的拒绝。

因此,可以推测马哈迪可能发现到华人普遍上对中国已经不存在强烈的“中华情意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敦马以为本身还是可以继续成为“第三世界的代言人”,发挥他的影响力。但是,要建立这样的地位,绝对不是短短时间就能达到的。

但我们不能天真的认为,在敦马在2003年10月交棒给阿都拉的时候,国际关系是“停顿”的,敦马再上台就自然“衔接”退位前所建立的威望。不要忘记,敦马第一次出任首相的前半段时间,正处于冷战时期。后半段时间则是冷战结束,国际秩序才重新调整,敦马以强人姿态抨击西方世界,在某个程度上的确是引起第三世界的共鸣。

现在这个时候,还需要这样的人吗?新加坡的李光耀和印尼的苏哈多,都是与敦马同一时代的政治强人。没有这两个强人或者类似强人的相辉映,敦马能够扮演强人的角色吗?

即使敦马以93岁高龄拜相,但是他自509后所展现的精神体力,的确是举世罕见;因为是罕见,东南亚区域国家领袖看到敦马与中国政府的“交锋”只是短暂的,观望敦马接下里的举动,而不是马上就把迫不及待的确认马哈迪“威望”高,就与他站在同一个阵线。

说实在的,马哈迪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政府要真的与中国对着干,对本国、本区域以及中国本身都会带来负面的影响,特别是经贸方面的影响。我们相信,马哈迪有丰富的政治经验,也知道现在的大环境与他第一次当首相的时候有很大的差别,发表让中国“不爽”。两国民众感到迷惑的言论,但是以不损害马中关系为前提,过后会回归理性。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