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土团党马来支持率脆弱 大党无力承认统考恐成空

 ·2018年7月21

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的其中一个承诺。但是,根据希盟政府的教育部部长马智礼的说法,希盟虽然把承认统考纳入竞选宣言,但是政府基于国文地位以及国民和谐的考量,并不急于承认统考。此外,教育部还需就承认统考征求捍卫马来文的组织的意见。另一边厢,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放话说政府承认统考的问题会在今年年底成为事实,后来又说恐怕不能了,一切要交由内阁定夺。我们到底要相信谁的话?


假如政府真的在短期内承认统考,是无条件的承认还是有条件的承认?如果是有条件的承认,国阵政府在2013年全国大选前,已经准备有条件的承认统考(考获高中统考文凭的学生,大马教育文凭国文科需要优等,后来再加上独中课程要加强本土历史内容),但是因为负责统考的董总不接受而告吹。董总要是当时让一步,问题看来早就解决。


因此,要是新政府还是停留在政府层面而不是把球放到董总诸公脚下,实际上比不上国阵政府所取得的进展,也就是政府愿意让步但董总不让步。当然,要是希盟政府能够无条件的承认统考,对许多独中毕业生而言可能是个喜讯。他们可以凭着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国立大学就读以及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工作。


跳不出马来人特殊地位的框架

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对许多华人而言仅仅是等于统考生可以进入本地国立大学深造或者进入公共服务领域,但是统考之所以会引起争议,还是跳不出马来人特殊地位的框架。易言之,马来社会特别是把语文当作是“种族精神”(Bahasa Jiwa Bangsa)的马来友族认为,马来西亚的华人和印度人,能够在华小和淡小学学习各自的母语,让马来西亚保持了多语言源流教育体系,是马来人重大的让步。


但是,这些华小学生在中学阶段多数在政府中学就读,考马来西亚政府的统一考试如教育文凭或高级教育文凭(不少独中生也考这两种文凭),还属于能够接受的范围;但是承认独中统考(这里指的是无条件的承认)则是超越了底线。


也就是说,承认统考就等于政府在承认华文小学教育上,进一步承认华文中学教育。要知道,我们这里所谓的华文教育,不是上华文课学华文那么简单(好像印尼所谓“华校”的情况),而是以华文为教学媒介。对华人而言,华文教育可是华人文化传承的“根”,但站在马来社会的立场来看,是马来文作为官文语文的教育vs民办华文教育。


大家应该记得好几年前华社为彭亨州关丹中华中学(关中)是否是华文独中争论不休,有的认为那是华文独中,有的认为没有“白纸黑字”指明关中是独中的批文显示关中其实是国中。其中,当时的董总领导层担忧华社接受关中这“变种独中”,等于是为华文独中未来“变种”开了个“缺口”—先例一开,我国华文独中可以休矣!这是民办华文教育vs马来人作为官文语言的教育。


巫华文教育斗士想法“殊途同归”

吊诡的是,马来人特别是那些马来文教育斗士的想法,与华文教育斗士是“殊途同归”。马来文教育斗士认为,承认华文独中统考等于是为马来文作为国文的地位开了个“缺口”—先例一开,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就会被侵蚀,政府就可以用中文发官方文告,相等于马来人特殊地位大幅度下滑。


另外,有的马来人也认为华文教育(或者多语文源流教育)造成国民不团结。这其实是谬论。同一语文,甚至同一宗教/语文的群体,都会闹分裂。单一语言教育解释不了国民为何不团结。但是承认统一语言是国民团结的前提是谬论的同时,我们能够证明多语教育体系能够促进国民团结吗?不要忘记,语言的确是分裂社会的重要因素之一。


许多华人无法理解这些马来人的这种立场,因此认为持有这种立场的人“极端”;同样的,许多马来人不了解很多华人为何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也把这些人视为“极端”,双方没有一个交叉点。在语文教育特别是统考课题,我们缺乏的是同理心。这同时也显示马来族群与华人族群彼此间缺乏信任。


要求政府承认等于 要求政府干预

持平而论,华文独中统考是民间办的统一考试,出发点本身就是要与政府“保持”一段距离,考试内容政府无权干涉,保持自己的独特性是以务实为基础。独中高中统考文凭受到国内外许多大专学府以及国内的私立大学的承认,作为进入大专就读的资格,少了政府承认没有什么大不了,为何要求政府承认是让人费解的一件事。要求政府承认,不久等于是要求政府干预?

要求政府承认统考更加严重的后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要政府“承认”华文教育与国文教育“平起平坐”,从相对来说属于教育范畴的统考,一下子变成全然的政治与政策课题,变得更加复杂了,也就是制造了马来文作为官文语文的教育与民办华文教育的矛盾。这是一般百姓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的关键所在。


马来文作为官方语文的教育与民办华文教育这个矛盾如果没有先解决,要政府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恐怕有非常高的难度。国阵时代如此,希盟掌权后也是如此。种种迹象预示着,因为政治考量,承认统考是件非常不容易解决的课题,希盟因此不得不承认无法立刻兑现承诺。


这所谓的政治考量,看来是反对承认统考的势力会占上风。这其实向来都是如此。巫统里有一股相当大的力量反对政府承认统考,土著团结党等里头也有反对承认统考的势力。现在是新政府执政,华人还要不要像国阵时代一样,强烈坚持要求政府承认统考?


在国阵时代,华社基本上认为马华在国阵“当家不当权”,认为马华因为受到巫统的“欺压”因此无法解决诸如政府承认统考等的华社权益问题。民主行动党顺着这个思路,以这些课题来攻击马华(当然也包括民政党及砂人联党),并在宣传上标榜马华做不到的事,行动党可以在短短时间内解决。


换句话说,行动党是自我宣传要是它执政,它可以当家做主,马华几十年做不到的事,它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它不但说服了自己,还说服了大多数华人选民,因此得到绝大部分华人选民的鼎力支持。华人要行动党在捍卫华人权益方面,做得比马华出色。


火箭面对比马华更大的困境

可是,讲是一回事,能不能做是另外一回事。火箭无法兑现承认统考的承诺,反映出了它面对比马华以前所面对的更大的困境。毕竟,火箭在本届大选得到超过9成华人选民的支持,赢得42个国会议席,其中32名为华人,是希盟内的第二大党,政治势力雄厚,应该可以“理直气壮”的传达大多数华人的心声,但是迄今为止,火箭领导说可以轻易解决的课题,事实并不是那么容易。


华人到现在还是十分支持火箭的,也会接受火箭对无法兑现大选承诺的种种“苦衷”,可能会接受火箭把统考“去政治化”的理由,不再强烈坚持要政府承认统考;而现在在野的马华,哪里还有本钱来捍卫华人的权益?


事实上,华文教育课题(当然包括承认统考)向来就是马华争取华人支持的课题;民主行动党在1965年成立后,华文教育也成了该党争取华人选民支持的重要“武器”之一。


根据一些马来知识份子的观察,华文教育是马华拿来要挟巫统的课题,更是行动党拿来要挟马华的课题。一句话,华文教育长久以来被“政治化”,在某些时候对马华有利,在某些时候对马华非常的不利。


过去三届全国大选,马华的“华教牌”在争取华人选民起不了正面作用,反而是负面作用越来越明显,到最后可说彻底失效(例如建迁16华小,反而让国阵失去更多华人选票)。在某种程度上,这现象说明了华教在决定华人投票取向,是次要问题;经济与文化对华人而言,也是次要问题。不让国阵继续执政中央,才是首要问题。


动机不在于解决问题

这意味着什么呢?为了推翻国阵政府,其它原本就是华社需要坚守的课题,都被放在一边。更加确切的说,这些课题要是能够让马华失分,国会反对党就大肆炒作,动机不在于这些课题能不能得到解决,而是丑化、弱化马华民政。


统考就是其中一个课题。正如上面所说的,国阵政府承认统考告吹的关键在于董总(当然后来加上当时的教育部部长慕尤丁要独中历史加入更多马来西亚历史内容这条件)。是董总不愿意走完“最后一里路”,但是账还是算在国阵(尤其是马华)身上。


有人为希盟政府不承认统考背书,指出控制内阁的土团党和成信党本身不强,马来人支持也脆弱,没有本钱得罪马来选民,以免马来人“不安”。意思是:假如希盟不承认统考文凭,大家不要大惊小怪,因为土团党要照顾马来人的“不安”。这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能成为火箭不在内阁据理力争的借口——当然,张念群是教育部副部长,没有资格参与内阁会议,林冠英、陆兆福、郭素沁和杨美盈,有必要在内阁传达华社的心声。


不能在华社权益课题毫无作为

毕竟,从民主角度来看,华人选民给力火箭,也就是代表相当一部分选民的意愿,不是要火箭在牵涉到华社权益的课题上毫无作为,更不要像马华民政这样懦弱(至少在火箭过去几十年的宣传下,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


就所得到马来人支持率低,希盟因外害怕马来人的“不安”而不承认统考。用同样的思路来看,持这种看法的华人很可恨。按他们的逻辑,国阵在2013年全国大选赢得三分之二马来人的支持,应该有信心承认统考,不怕引起马来人“不安”,他们因此应该力挺才对。但是,他们选择冷嘲热讽在朝的华人/华基政党,而不劝请国会反对党不要胡乱炒作,坏了政府承认统考的大事。


总而言之,在新政府出现之前,统考一直没有受到承认,因为有些人怕失去可以炒作的课题,有的害怕失去可以表演的“舞台”。现在,有些人却宣导希盟的马来人支持率太低,因此不敢承认统考,怕近一步失去马来人的支持。所以,统考受承认与否,决定因素还在马来人;火箭过去不断自夸,好像有能力跨过这个障碍,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