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投票不是斗脾气 华裔需善用手中一票

 ·2018年4月21

在第13届国会解散之前,首相纳吉表示,如果华人选民不在来届(第十四届)大选支持国阵,那他领导的国阵就没办法委任四到五名的华人进入内阁担任正部长。


如果你马上跳出来,激动的说:纳吉,你不要威胁我。这次大选,国阵能不能再组织中央政府,还是个未知数呢!这是华人的一般想法。不少华人仍然相信“改朝换代,希望还在”!


你有没有注意到马来选民的动向?要是你有注意到纳吉在宣布解散国会前几个月的活动,你当会注意到纳吉一直在宣布“好消息”,如移交可负担房屋、一马人民房屋计划、一马公务员房屋等钥匙移交计划。此外,还有给予公务员(包括退休公务员)、军警、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民等等的福利。更加不可忽略的是纳吉勤跑东马,以确保国阵堡垒更加稳固。


公务员支持国阵制胜关键

我国公务员有160万人,绝大部分是马来人。他们拿到这些好处之后,会不会像某些政党宣传的“钱照拿,票投反对党”?可能,但是比例肯定微不足道!我们所知道政府公务员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支持国阵(华人在公共服务领域最高比例的教师就是一个例子),但大部分公务员支持还是国阵致胜的关键之一。


最近,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对我国当前的政治氛围感到忧心,特别发文提醒人民,并要求柔佛子民,不要换掉引擎还能良好操作的船、不要换掉船长。殿下不点名的批评“93岁的老人”。


即便殿下的贴文引来不少留言,其中有不少人是不认同殿下的看法的,但按赞和分享的却远远超过负面的评论。


有些人会说,柔佛王储发表自己的意见、表达自己的立场是干政。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还会记得柔佛苏丹东姑依布拉欣曾发表批判国阵的言论,反国阵的人却不认为那属于干政。


我国政治体制“四权分立”

事实上,我国的政治体制正确的定位是“四权分立”(不是西方传统的“三权分立”的说法),也就是立法、司法与行政之外,加个“皇权”—马来统治者对马来人的习俗、宗教等还有一定程度的权力。换句话说,皇权是我国一股重要的影响力及权力。例如委任州务大臣,各州马来统治者有决定权;殿下可以不接受州政府推介的州务大臣人选。


很多华人可能不了解,大多数马来人仍然尊敬马来统治者。因此,马来统治者平常不发表含有浓厚政治味道的言论;一旦发表,马来社会一般会认真的听。之前,敦马发表了“武吉斯人是海盗”的论述,雪州苏丹沙拉弗丁莎殿下怒斥敦马。


国阵能不能赢得多数议席继续执政,还有不可忽略的因素是:本届大选是在非常靠近斋戒月前举行的。以马来人居多的穆斯林,有着平稳欢庆佳期的氛围。这次大选,要稳定不要乱,会是他们的选择。


许多华人蒙查查的是:马来人一般上对行动党的彻底不信任。行动党的领袖知道该党的致命伤,很多华人还以为火箭同样受到马来人欢迎,因此相信了“马来海啸”的说法。然而,本届大选,行动党在半岛改用友党公正党的“蓝眼”标志上阵,放弃了火箭这个老招牌。


为了什么?讲好听是用“蓝眼”打进马来区,事实是不要让马来选民对火箭感到害怕。


对“改朝换代一切会更好”存有幻想

另外,很多华人因为国会反对党的常年灌输,对政府如何运作可以说完全不了解,因此会对改朝换代,一切会变好存有幻想。在这个幻想上建立的另外一个幻想是:政府做不好,就换另外一个政府啰!


实际上,大多数马来人已经看清楚华人主导的行动党,利用敦马试图推倒国阵;对他们而言,推倒国阵等于推翻他们的“保护神”巫统。

在网上流传的一篇短文,值得我们参考:“如果你有足够多的马来朋友,无论是不是国阵支持者,你都会发现,巫统在他们心目中,不止是政党,而且是“信仰”,是他们的守护神!


“举凡国文之所以是马来文,而不是殖民地时代的英文、伊斯兰教是国教、马来人持有土著权益、马来皇室、马来国服、马来文化... 他们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巫统为马来人争取回来的成果,巫统给他们的不是衣食之物,而是从未有过的“尊严”!


“你想他们在一夕间反目?那是完全多余的幻想!是故马哈迪上星期对外媒坦承“马来海啸”只是愿景,而阿兹敏日前更直言和马哈迪共事年余,丝毫引不起“马来海啸”风。


幻想马来人出卖马来民族

“现在,“马来海啸”已单纯成了蒙华灭华的工具,可爱的华人,听到一两个马哈迪极端种族主义马来追随者“要反”的宣传言论,就像吃了12颗兴奋剂,至于他们骨子里真正想反的是什么?是全民公平的GST?还是失去的荒诞土著特权?或是在一马政策下革除的偏袒政策?他们根本没管,因为只活在自己的幻想梦境,以为马来人这次铁了心打算出卖马来民族,可惜他们幻想的结果,卖的是我们华人自己。”


政府做不好,再换个政府来做对多数马来人而言更是荒谬的说法。


要知道,我国的《联邦宪法》及各种法律赋予中央政府非常大的权力。其中,财政部是个势力庞大的部门,谁掌这个职位,就享有很大的权力。


5.13之后政策向土著倾斜

回想起来,我国独立初期,有华人(包括李孝式和陈修信)当财政部长,两人总共当了19年的财政部长(1957年-1974年)。工商部长也曾经由华人担任。这说明了华人在独立后初期,还是受到注重,在政治上有相当高的地位。可是,在1969年510全国大选,华人一面倒支持国会反对党,给了巫统一个借口进一步巩固马来人的政治及经济地位。


很多华人很可能认为,华人选民在该届大选的投票倾向不是导致华人政治权力下滑的关键,但是他们不能否认这投票倾向的确是造成了我国的政策向土著倾斜。华人也在1974年失去财长职位。


不说自明的,财政部是我国最大的财务来源,举凡国家及州的发展、给人民的福利(如一马人民援助金、免费医药等等),都来自财政部。财政部部长还有委任包括国家银行的金融机构的首席执行员及修改金融机构政策的权力。此外,他有权力委任官联公司以及诸如雇员公积金(EPF)和国库控股的领导人。


政府还有委任三军参谋长、警察总长、总检察长以及国家首席秘书的权力。对许多马来人而言,现在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如果执政的话,会采取报复手段。而希盟会做的包括削弱巫统。这是马来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打倒巫统的论调威胁马来人

其实,这也是许多不管怎么样都要支持改朝换代的华人不断在宣传的内容:打倒巫统。这些华人要是认为这样的论调,不会对马来人带来什么威胁的话,那是自欺欺人。还有,这些华人的论调,给人的感觉是仿佛华人的势力能够左右这次大选成绩,而忽略了决定大选成绩毫无疑问的是马来人还有其他土著选民。


行动党这一届放弃火箭这个标志,改用蓝眼,赤裸裸的暴露出了他们知道单靠华人,换政府是无望的。另一方面,这当然是行动党要华人继续相信这一届大选会出现“马来海啸”的权宜之计。


土团党被社团注册局暂时解散,行动党吹捧的敦马连自己的地盘都保不住,用什么东西来掀起“马来海啸”?敦马牌不能奏效,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采用蓝眼。不可否认马来选民比较能够接受人民公正党,但是以该党在第13届大选所赢得的30个国会议席,有约半数议席是华人选票扮演了关键角色。也就是说,敦马非常需要靠华人选票;相对而言,国阵并不像希盟一样急需华人选民的支撑。


从长远来看,华人有必要放弃这十年来“斗气投票”的模式,而是采取更加理智务实的方法。改朝换代这回事,要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不必急着一时。况且,大家都知道,土著不愿意改朝换代,单靠华人换得了吗?


推行改革不是敦马的强项

我们需要看到想取代现有国阵政府的政党联盟,到底有没有人才和能力来领导这个复杂的国家,把国家的发展带入另一个高峰。我们现在看到是华人本末倒置,以为换了政府我国一定会变好。好像敦马担任首相,他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们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但是要他推行改革,绝对不是他的强项。


最重要的,我们更加要看马来同胞的整体意愿,而他们“换政府”意愿,是不是与华人相符的。例如,以建立回教国为最终目标的伊党的支持者,要改朝换代,我们难道也要跟着支持改朝换代,为该党建立回教国的目标做嫁衣?


华人权益需要智取

华人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我国华人比例会越来越低,华人权益需要智取,而不是蛮干。


华人族群虽然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少数族群,但在2017年,华人人口只占总人口2870万的23.2%,土著为68.8%,印裔约7%,其他1%。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马来西亚的出生率(每年、每一千人当中的新生人口数目)从2009年的平均18.5下滑至2016年的平均16.1,也就是人口成长放缓。即便在过去几年,各族群皆出现出生率下跌的趋势,但是在2016年,土著的出生率仍然保持在20至21,比华人的9.9高出一倍多。


统计局预测,马来西亚的常年人口成长率将从2010的1.8%降至2040年的0.8%;但是,在华人及印裔人口比例萎缩的同时,土著的人口比例却会增长。根据预测,在2018年我国人口约2966万人,土著将占68.8%;到了2040年,我国的人口将增加到3735万人,土著占72.1%,而华人人口比例将从2018年的23.1%滑落至20%。


换成数目来看,土著人口在未来22年将增加600万人,从2018年的2040万人增加到2040年的2690万人。与此同时,华人人口只增加约61万9600人,从2018年的685万人增加到2040年的747万人。


我国未来20-30年的发展,可能出现马来人政治的大分裂。届时,华人可以扮演关键少数的角色,可能还是“奇货可居”,在政治上有更大的影响力。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的国会反对党联盟,正如李光耀在世时批评当时的民联,是个“乌合之众”。的确,希盟领袖各怀鬼胎,如果给他赢得政权的话,政府能不能组成还是个大疑问。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