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国会在野党“边缘议席”也不少
“骨牌效应论”一刀切两边

 ·2018年1月20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曾发表了《巫统边缘议席骨牌效应》,认为民联(国会反对党联盟,现在是希盟)应该集中火力攻巫统的32个“边缘议席”。他所谓的“边缘议席”,是多数票低于投选票10%的国会议席。假设一个选区的投选票为5万,那其多数票如果低于5千,就是“边缘议席”。


按他的计算,国阵在半岛总共有39个“边缘议席”(见表一),巫统占了31个(不是他所说的32个,巫统在沙巴有个“边缘议席”:保佛国会议席)。刘镇东客气,没把国阵在东马的5个“边缘议席”(包括保佛国席)算进去。也就是说,国阵实际上有43个“边缘议席”。

不管怎么样,他以半岛巫统为分析对象,还是以党派的角度选择性夸大,认为这些半城乡议席,对在野党(其实是国会在野党)赢得来届大选组织新中央政府及治国正当性的关键所在。这些议席(他讲得有些混乱,一下子说39个,一下子又说是32个),主宰变天。用比较中国式的话:巫统将兵败如山倒。


要使国阵成为国会反对阵线是如意算盘

以简单的算术来看,假设国会在野党都能保住原来的议席,那么国阵失去这39个国会议席,就只剩下95个;如果失去43个,那就只剩下91个,低于112国会议席执政的最低门槛。国阵第一次成为国会反对阵线。这是如意算盘。


按照刘镇东的说法,那在第12届全国大选,国阵在半岛有20个“边缘议席”(巫统占13个),民联三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所赢得的议席,应该是105,离执政只差7席;选举成绩并非如此。民联三党的总议席只增加了7个(只有行动党大唱丰收,比第12届大选多了10个,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议席反而减少)。


巫统在第13届大选也是赢家,多赢得9个国会议席。它在半岛的31个“边缘议席”,其中15个是从民联三党手中夺回的,这包括吉打州的巴东得腊、本同、日莱、锡、马莫、华玲、居林万达巴鲁;吉兰丹州的丹拿美拉、马樟以及格底里;霹雳州的巴眼色海;雪兰莪州的沙白安南与瓜拉雪兰莪以及联邦直辖区的蒂蒂旺沙。巫统在第13届全国大选输掉在第12届全国大选赢得的6个国会议席(瓜拉尼鲁斯、龙运、武吉加迪、英迪拉马哥打、雪邦以及巴株巴辖),其中五个是“边缘议席”。


在两届大选同是“边缘议席”的包括:阿娄、尤仑、浮罗山背、硝山、瓜拉江沙与而连突。剩下的2个,从第12届大选的“边缘议席”变成第13届大选的“非边缘议席”,这包括:霹雳州的拉律与巴西沙叻。也就是说,巫统在第13届成功保住了其中8个在第12届大选赢得的“边缘议席”。


国会在野党也需担心本身的“边缘议席”

可见,理所当然的把“边缘议席”划定为随时翻盘的议席,可说是一厢情愿。假如“边缘议席”像刘镇东所说的那么不堪一击,那国会在野党更应该担心本身的“边缘议席”。


在第12届大选,国会在野党在半岛共有28个“边缘议席”,结果在第13届大选输掉了其中15个;2013年全国大选,民联三党在半岛共有24个“边缘议席”,下一届大选鹿死谁手,还有待分晓,但绝对不是全都是国会在野党的囊中之物。


因此,他的提法与结论,只不过是重复了第13届全国大选要在柔佛制造“火烧连环船”(也就是要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打破国阵,特别是马华在柔佛的堡垒)以及马来人反国阵的假象。在2013年大选之前,他也提出“中间选民”决定选情以及“中道马来西亚”的伟论,现在连提都懒得提了—总之,无法自圆其说的,就希望大家快快忘记。


可是,不需要问阿贵,大家都知道国会在野党本身也有不少“边缘议席”—“边缘议席”不是国阵的专利权。刘镇东建议反对党要找国阵的软肋骨,却要大家忘记了反对党也有不少的软肋骨,也要大家认为国阵一班人都是傻瓜,看不到国会在野党的弱点。


按刘镇东的计算标准,他本身的居銮国会议席,也是多数票少过总票数10%的国会议席;其他民主行动党的“边缘议席”包括柔佛州的峇克里国会议席、彭亨州劳勿区国会议席、砂拉越的诗巫以及沙巴州的山打根。

除了行动党,另外两个国会在野党也有不少刘镇东眼中的“边缘国会议席”(见表二)。确切的说,有28个那么多,占了国会在野党(88个国会议席)的31.81%;即使我们不把东马的三个“边缘国席”加入,国会在野党在西马的“边缘国席”的百分比为28.40%,比国阵的27.61%稍微多一些。


同样一简单的算术来看,到时国会在野党就只剩下64或者60个国席,如何执政?总之,离下一届大选已经不远,但这段时间,还是会有很多预料不到的变化。


提“马来海啸”间接承认有 “华裔海啸”

我们应该感到好奇的,刘镇东提“马来海啸”,是不是间接承认了上一届大选有个“华裔海啸”?华裔上一次推不倒巫统主导的政府,现在要靠“马来海啸”来完成未完成的任务——上一届大选,行动党也告诉大家,不只半岛的马来人反巫统主导的国阵,连东马的土著也反巫统主导的国阵。选举成绩出来,原来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现在即使有前首相敦马哈迪创立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加盟希望联盟(希盟),还是掀不起“马来海啸”。


现在,该党当然要制造“马来人反巫统”的假象来怂恿华人继续盲目的支持民联(现在是希盟4党)。

 

关键的问题是:假使巫统真的变成在野党,华裔的政治命运会获得改善吗?可以肯定的说,不但不会改善,而且非常可能变得更糟。


我们可以从反对党在处理一马发展公司课题,完全没有展示“候补政府”的格局。掌管槟州的火箭秘书长林冠英的素质上不了大雅之堂我们就不必浪费笔墨去谈了;而政坛老将林吉祥,看来是最令人失望。此外,行动党选择性以所谓普世的价值观,例如平等公正、良好治理、反贪等,作为协助该党达到执政目标的手段,却不谈如何处理马来人的问题。毕竟,华裔需要接受的事实是:不管谁执政,我国的政治仍然以马来人为主轴。闭口不谈马来人的利益,只突出华裔的问题,是公开的诈骗。


与马哈迪合作“救马来西亚”?

此外,民主行动党向来以坚持原则自我标榜,但实际不是如此。例如,林吉祥批评前首相敦马哈迪不遗余力,现在却因为敦马是现任首相纳吉的敌人,而与敦马抱在一起,要“拯救马来西亚”。


我们感到好奇的是:马来西亚需要拯救,不就是行动党大力宣传的推倒巫统,“改朝换代”吗,现在为什么还需要假手巫统的前领袖呢?


刘镇东参加政党的时间越长,说谎的能力也跟着增强,一再重复谎言也面不改色。例如,他说在下一届大选,柔佛州的巫统将会与巫统中央“分道扬镳”,与现在的反对党组织州政府。稍有普通常识的人都会提出个大问号:这可能吗?


行动党现在出新招要稳住华裔选民,少不了一如既往,在天上画个馅饼。这个馅饼是:要打倒国阵,只要专挑软的来打,不要找重点来打(也就是不提马来人的利益)。华裔如果继续对天上的馅饼还存有幻想,当然会认为:巫统要倒了,就只剩下这31个“边缘议席”。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