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临时抱马脚贪马来票
华人被政党利用铁定成最大输家

 ·2017年8月19日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通常是教诲那些平时不努力,到紧要关头的时候只能求佛陀保佑,但是为时已晚。放在我们当前政治局势来看,国会在野党名义上的老大的民主行动党,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马’脚”:成立超过半个世纪、自我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平时并没有深耕马来人票,弄到在2008年及2013年靠抱安华与伊斯兰党的脚期望借安华与伊党之力,在马来选区开出一片天,但并没有达到目标。临近第14届大选,行动党抱前首相敦马哈迪的脚,要靠敦马打进马来选区,以便打败巫统。


华人必需学会利用行动党捍卫权益

我们就先直截了当的回答行动党当前的目标:打倒巫统领导的国阵再说。我们就先不论这个目标其实就是一个明摆的骗局,就假设敦马真的发挥了掀起倒巫统的马来人海啸,国阵真的倒了,那又怎样?政党可来可去,华人社会与华人关心的权益,才是重点。华人必需学会利用政党来捍卫华人的权益,而不是被政党利用,为政党做嫁衣裳。这是华人需要严肃认真思考的问题,要不然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当前,华社有许多人,包括一些所谓的意见领袖(比如某些华团领袖与媒体的高层),把“改朝换代”当作解决我国各种问题与困境—包括华人所面对的问题与困境的“康庄大道”,是当前重中之重的要务,其他都是次要的,就是甘被政党利用,而不是利用政党的例子。他们“改朝换代”的前提,建立在想象而不是根据事实来架构结论。


最常听到的论点是:政党轮替是要确保政党互相制衡,树立廉政与公平施政。证诸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英国与美国“两党制”,不见得就有廉政与公平施政可言,反而到现在还出现许多不公不义的现象。举个反例,新加坡自1965年8月9日独立以来,就是人民行动党组织政府,没有出现过政党轮替,但是对许多马来西亚华人而言,新加坡却是个廉政与公平施政的“样板”。可见,政党轮替与廉政公平施政并没有必然关系。


自独立以来,我国也出现7个州(吉兰丹、登嘉楼、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以及沙巴)州政府政党轮替的现象,但为什么我们到今天还再争论廉政与公平施政的问题呢?有人当然会说,州政权轮替不算真正的政党轮替。这是政党立场。从学术立场来看,这是政党轮替,显示了我国自独立以来,民主就一直存在。


政党轮替负面效果较明显

另外,即便出现了政党轮替,槟城州、雪兰莪州以及吉兰丹州政府的表现,自然就比国阵州政府强吗?我们看到的,好像槟州政府,首长被控贪污、几项大计划花了大笔钱却迟迟不动工、自然环境遭到破坏以及对新闻自由的打压等等。伊斯兰党统治吉兰丹27年,现在我们不是批评这个党走宗教极端吗?这些例子,不就证明政党轮替不一定带来正面的效果,倒是负面效果较明显。


因此,说政党轮替必定带来正面的效果,是个迷思,也是个迷信。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要廉政要达到公平施政的目标,人民的素质是关键。民众要是在日常生活里,把“有钱可使鬼推磨”当作座右铭,不时“实践”,还以“逼不得已”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却要求政府廉洁,是非常可笑与匪夷所思的!


揭穿政党轮替是国家廉政公平施政的“先决条件”的迷思后,我们接下来要关注的是:要是真的出现政党轮替,华人的命运会更好吗?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不会。


首先,最关键的当然是马来人是我国的多数种族,不管是哪一个政党主导政府,马来政治仍然是主流,华人选民全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至多只能当个附属。火箭的“军师”刘镇东一再吹嘘7月14日公布的希盟最高领导层名单,解决了20年来敦马与安华之间的问题,已经成功酝酿了“马来西亚海啸”。这叫做自讲自爽。


敦马是个92岁的老人,但是头脑一点也不糊涂,难道那么容易被利用?他是罕见的“老人精”,与安华“言和”以及拥抱林吉祥,明眼人一看会知道那绝对是权宜之计,目的也就是希望通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撼倒国阵。


马哈迪与巫统势不两立

一旦撼倒国阵之后,敦马当然会再进行新的一轮“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其中不排除回到巫统。但问题是,马哈迪加入国会在野党联盟,已经制造了与巫统势不两立的事实。要是马哈迪还是保持针对纳吉个人(就像他针对上一任首相阿都拉一样)而不是巫统,他的成功率会很高;可是,领导国会在野党来倒巫统本身,会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马哈迪与巫统分道扬镳,对绝大部分巫统党员与支持者而言,在来届大选投票投谁反而是简单得多的选择。


更加重要的,不管是哪一个非巫统以外政党主导的政府,是不会废除宪法里有关马来人(包括马来人统治者、伊斯兰教)特别地位的条文。这意味着,我国政治的“游戏规则”还是以“马来人至上主导”。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提出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概念,只是一个宣传口号,到了现在的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民主行动党也不再提这个它提了半个世纪的口号。


民主行动党选择与土著团结党合作,违背了它在过去数十年来声称与种族政党水火不相容的“道德制高点”,目前剩下的就只有这样一个“原则”:只要能够成为中央政府的一份子,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甚至是可以随意典当的。


其次,正如本刊过去不只一次提到的,民主行动党成立以来,从来就没有说会捍卫华人的权益。它过去一直把马华当作“没有捍卫华人权益”的箭靶,却没有提出会比马华做得更好的具体方案,目的就只是要争取华人的支持,而许多华人真的天真地相信行动党不代表华人没关系,只要能够通过“教训”马华来教训“巫统”就足够了。


试问,华人一厢情愿认为行动党会捍卫华人权益,行动党难道就有义务去捍卫华人的权益?吊诡的是,自我标榜捍卫华人权益的马华,成为华人鄙视的目标。这或许可以说是马华一厢情愿的捍卫华人权益,很多华人却不领情还罢了,竟然接受了民主行动党的宣传,认为马华已经“卖华”。


马华“卖华”彻底失败

稍微用点逻辑与常识,很多华人其实会发现到马华“卖华”,其实是彻底失败。换句话说,说马华“卖华”是高估了马华,而不是贬低马华。毕竟,我国还有1200多间华文小学、60多间华文独立中学、70多间国民型中学、三间华社民办大学学院、华文报刊、数不清的华人庙宇与社团组织、让人眼花缭乱的华人美食、到处可以听到的华语以及其他华人方言、华人新村、华人文化活动等等,可说是全世界独有的。这些都是构成我国华人特征要件,自国家独立以来存在了超过半个世纪。那些在国内高喊华人受到欺压的华人,却忘记了他们能够以华文及华语跟中国台湾等地的人无碍交流,与国家保留华文教育的政策脱离不了关系。


要是马华“卖华”成功的话,我们华人听到就要跳脚的看来不是华小拨款不足、华小师资短缺、华文独中统考不受承认等的问题,而是“我们要有华文教育”、“我们要有华人的膜拜场所”等等。


从目前的发展来看,民主行动党其实更有条件完成马华“卖华”没完成的任务。根据当然是大部分华人还是对行动党言听计从。要是有那么一天,行动党公告天下,华人应该融入马来西亚主流文化,不要再坚持什么捍卫华文教育而是捍卫华人民族尊严的鬼话,相信很多华人会坦然接受,不能骂民主行动党是“卖华”—毕竟,民主行动党从一开始就没有自我标榜代表华社,只是华人自甘情愿被利用,怨不得人也!


其三,回到“打倒巫统领导的国阵再说”这个明摆的骗局,华人不敢向国会在野党展示一下选民的“威力”,要求该党提出具体一些的承诺;这证明华人心甘情愿被民主行动党利用,很多还乐此不疲,让人咋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政党在民主社会的角色,主要是集合选民的利益,获得选民的支持以组织政府。成熟的选民,会把政党当作是为他们服务的工具,会问有关政党“有什么好介绍”,会要求政党提出政纲(竞选宣言是其中一个部分),拟出替代政策让他们参考。选民可以根据这些政纲做出他们的投票决定。


被行动党利用还沾沾自喜

因为执政党推行的政策已经付诸实行,民众可以评定那些政策的好坏优劣;而作为有野心要取代当今政府的国会在野党,难道无法提出替代政策?但这却是许多华人选民不会问的问题,不会利用政党来捍卫我们的权益,反而让民主行动党利用还沾沾自喜。


或许,许多华人可能反驳说他们是在利用民主行动党来“发泄”对国阵的不满。这其实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关键所在:成熟的选民,要问政党能为他们做什么。把支持民主行动党当作发泄对国阵的不满,而不看民主行动党及其盟友的承诺,让民主行动党“无责一身轻”。


也因为在心理存在着把民主行动党当作发泄不满愤怒的管道,华人作为一个族群,也就无法跳出“改朝换代”的框框,把捍卫华人权益维持华人特征当作是长远的斗争了!


我们可以说,民主行动党要华人往东走,很多华人不敢往西走。上一届大选,民主行动党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信誓旦旦可以“制衡”伊党推动其回教化议程的野心。该党提出的证明是:伊党在行动党的“感化下”拥抱“福利国”,放弃“回教国”。因此华裔选民很多人把选票投给伊党。


事态的发展,并不如民主行动党所言那么美好。试想想,民主行动党连伊党在吉兰丹州议会通过有关回教法庭刑法的法令都阻止不了,有什么能力阻止伊党在国会提呈好像回教法庭修正案这样的法案呢?


林吉祥领导下的民主行动党,在过去几十年把我国现在存在的各种问题,从贪腐到司法制度的崩坏,归咎于马哈迪;现在却可以为了马来选票临时抱“马”脚,为敦马涂脂抹粉,不是重演为伊党涂脂抹粉的戏码吗?


华人要是不从历史汲取教训,会犯上同样的错误,铁定成为大输家,后果不堪设想!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