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顺应时代变迁
宽广角度看待华小

 ·2017年11月18日

联邦政府前些时候公布增建10间新华小及搬迁6间华小,华社的反应冷淡,但是向来以炒作华小课题争取华人支持的民主行动党,显然的感觉到这项宣布可能让马华民政在来届大选赢回一些华人选票,便发动强烈攻势,指控这不是马华的功劳。


正如《大马华人周刊》在244期提到的,有人会把政府这项宣布曲解为:就是因为华人反对,国阵才增建华小,所以要继续反国阵。民主行动党就是沿着这条思路,抨击马华与民政。这思路表面上有理,但是却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整体而言,这是巫统主导的国阵的“功劳”—或者说政府的政策。


政府政策决定华小存亡

一国政府的政策,决定华小的存亡。远的不说,新加坡与马来半岛以及其他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都有民办的华文学校。但是,李光耀以“新加坡人的新加坡”以及打击共产党为理由,逐步消灭了华文学校。最引起东南亚华人痛心的,莫过于民办南洋大学在1980年被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李光耀把新加坡的全部华校关闭。


这能够给我们什么启示?我国能够维持1200多间的华文小学,不是理所当然的。这当然有华社本身对华文教育的坚持,而为了维护华小的特色(也就是自立更生),抗拒政府的全面协助,因此才会有诸如拨款及师资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当然是政府对马来文教育之外的其他语文教育(多元化教育)的相对宽容。


放在全球的脉络来看,国阵政府是中国大陆及台湾以外,在支持华文教育是独一无二的。纵然我们对政府在华文教育的施政有种种不满,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不满而不承认这铁一般的事实。


中国驻马来西亚前大使黄惠康,卸任前的最后一天接受媒体访问,对马来西亚有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给予高度赞扬。这是实话,我们没有必要把这话当作是替国阵讲话。这实话,其实也是对我国华社坚持华文教育的赞赏。我们难道不能为自己的坚持,给一个赞吗?难道我们不能为政府在一口气建迁16间华小,给予积极的配合,早日完成吗?


多元化教育政策

作为“捍卫”华文教育的教总,把我国的教育政策定位为单元化教育政策。这显然是褊狭与乖离事实的说法。众所周知,我国有多语文源流学校(当然包括华小),政府也给予承认。因此,国家的教育政策,怎么可能是“单元化教育政策”呢?事实上,在纳吉担任教育部长時取消教育部长有权关闭华校的教育法令21条(2),就是证实我国实行多元源流教育政策。


另外,教总认为华小作为政府学校的一环,因此发展华小包括兴建足够的华小来迎合家长的需求,政府本来责无旁贷。教总因此认为,“微型华小迁校的课题,恰恰反映了政府不公平不合理的单元化教育政策。试想想:为何华小需要历经千辛万苦,以迁校的方式来换取在华裔人口密集区增建华小,但国小却不需要?”


参考新加坡以及其他原有华小但后来被关闭的东南亚国家,发展非国民学校,并无所谓“责无旁贷”。要真的是单元化教育政策,政府还允许华人可以继续在华小接受母语教育?我国政府承认了华小的存在,事实上存在差别对待的意味。政府大可以国民团结为由,关闭华小。没有华小,就没有所谓的“华教课题”,董教总也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华教课题被政治化

至于国小“迁校”是不是轻而易举,教总有必要举出数据出来,这样才有说服力。还有,我们不要忘记本应执行上头命令的公务员,拖拖拉拉。另外,我们也知道华小课题向来就被政治化,很多本来可以更完善解决的问题,因为政治化而使到问题更加棘手。要解决公务员从中作梗、政客炒作以及某些有心人的私心,代表华教的组织有必要经常与有关当局沟通,建立互信。


华教课题被政治化,直接的后果就是华小课题成为政治课题。华社骂马华捍卫华小无能,马来社会当然也会指控巫统对华人让步太多。为了考虑选票,马华不得不把捍卫华小当作自己的“责任”,而巫统对华社在华小课题的要求,也许步步为营,不要只顾着讨好未必会投票支持的华人而冷落了几乎可以肯定的马来人铁票。


华人要把华文教育特别是华小政治化的同时,也需要坦然面对此举所带来的后果。换句话说,把华小课题政治化,无疑是华小课题久久悬而不决的根源。很简单的道理,华人不要以为靠政治力量,向巫统施压就可以得到更多。巫统也可以把华小课题政治化,当作是政治足球般来踢。


今年是“茅草行动”30周年,有一些纪念活动,因此大家都应该知道“茅草行动”的导火线是因为教育部派不具华文资格的行政人员到华小。当时由马哈迪领导的巫统,不会不知道华人对华文教育课题的敏感,但是为了稳住自己在党内岌岌可危的地位,与安华配合拿华小来“开刀”,再以此课题打击对手。

1986年,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巫统“B队”,挑战马哈迪领导的“A队”,来势汹汹。为了化解这个挑战,他需要一个课题来转移视线,并乘机挑起马来人的危机感。好像513事件就要发生的氛围。


巫统分裂华小遭殃

这是华小发展历史上重要的一章。但是,民主行动党为了忽悠其支持者,通过网络试图带出马华在增迁16间华小无功劳之余,还说这是因为巫统分裂而放行批准建华小。而它所使用的数据与历史事实,就“意外”的遗漏在它所建构的华小历史。


有关讯息宣称,在1957年,马来西亚(不包括东马与新加坡)共有1347间华文小学,但在巫统强盛期(1957年至1999年),“砍了”63间华小。短短一句话,就出现了两个严重的错误。第一,1957年至1999年,不是巫统强盛期。正如上面所提到的,1980年代巫统闹分裂;在同一个时期也面对一些起落。例如,1997年金融风暴,安华与马哈迪关系闹僵,安华在1998年先被革职(副首相兼财长),后被逐出巫统(有关讯息犯了低级错误,竟然指安华在1999年被赶出巫统)。这叫做“巫统强盛期”?其二,从1957年开始,华小的数目有增有减。例如,根据政府的一份调查报告,华小在1967年曾经减少到990间,后来因为政府宣布逐步关闭英文小学,增加以马来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小学,许多华人因此转而把子女送到华文小学,华文小学因此增加。也就是说,华小减少不是因为政府有计划的关闭华小,里头有其他更加现实的问题,例如无新生入学、校地属私人地等等。


该讯息声称,从1999年到2008年,“为了攻击安华,削弱烈火莫熄,马哈迪放行,批准建华小,在这段时期内批了17间华小,钓华人票,马华就用了18年来建,平均1年建0.94间华小。”这短短的一句话,捏造事实。我们不知道他“批准建华小”所指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不是增建17间全新华小,更不是搬迁微型华小(实际数目远超17间)。


这讯息接下来指出,2008年-2017年:巫统回归团结,一间华小都不肯批出来。说到巫统团结,并符合事实。大家都知道,2008年全国大选过后,当时影响力还不可小觑的敦马哈迪,发动倒当时的首相阿都拉。阿都拉为了“大局着想”,在不得不在2009年4月退位,由纳吉接手。


马哈迪退出巫统大分裂?

可笑的,这讯息把“2015年:纳吉和马哈迪吵架,马哈迪被纳吉赶出巫统”当作是“巫统再次分裂”。事实上,敦马哈迪在2016年2月底宣布自己退出巫统(不是被纳吉赶走),只有极少的巫统党员跟随他(这与1980年代巫统党争与1998年安华被踢出巫统而引发的“烈火莫熄”有天渊之别)。


因此,把国阵批准建迁16间华小,当作是“每当巫统严重分裂,巫统就会放行建华小的批文来骗华人的选票保政权”,是天方夜谭。历史事实搞错,而得出“巫统分裂,批建华小”,反映行动党的宣导,连许多人都知道的事实搞错或者选择性“遗漏”,误导华人的动机昭然若揭。


至于说政府没有承诺会在多久的时限内建成,马华也没有承诺,是个伪命题。这次的宣布,是校名有了、地点基本上已经选定、大多校地基本上已有着落。这是相当具体的承诺,至于什么时候完成,是细节问题。我们当然都知道,即使政府承诺会在什么时间完成,民主行动党依然会找其他借口来质疑。


问题的关键是:选民的要务,不只是在大选投票后,公民的责任就放假了。现在,政府既然承诺要建10间全新的华小,选民可扮演监督的角色来确保这些华小在一定的时间内建成,而不是在说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风凉话。


讨好选民非政府政策的唯一考量

我们更加需要了解到政府承诺建迁16间华小,不纯粹是为了选票。当然,政府讨好选民本来就是民主政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讨好选民却不是政府在制定任何政策(包括宣布一些决定)的唯一考量。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现在所处的年代,是中国崛起,其在世界各领域的影响力有长足的发展的年代,华文价值跟着提升。语文的价值,文化的价值固然是重要的一个,但是我们不能忽略语文在经济、贸易、通讯等方面的价值。这都是推动华文教育更上一层楼的客观因素,要是我们执意把建迁16间华小当作纯粹是国阵政府“钓选票”的承诺而见树不见林,不就等于在大时代潮流自我放弃吗?


我们知道,华小因为历史及政治因素,向来就是华人对国阵不满的其中一个根源。


好像马华及民政党,面对本身无法改变的客观因素,退而求其次的在全马各个角落与当地华人配合,自独立以来就是通过财力物力人力,支撑华文教育。反观好像民主行动党这样的国会反对党,向来就是靠耍嘴皮、挑动华人情绪为华文教育做出“贡献”—也就是毫无贡献。自己毫无贡献,还厚着脸指责马华对华教发展没功劳。

现在的客观环境对发展华教,特别是华小有利。华社有必要避免把华教政治化,而应以推动教育的心态来看看待华教。毕竟,时代不同了,我们不能再以华文教育等于华人教育的狭隘视角来看华小,而应把眼光放在把华教当作是马来西亚语文教育不可分割的一环,鼓励及吸引更多友族就读华小,以更近一步推动国民交流。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