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民众思维不改 “新马来西亚”成口号

 ·2018年8月18

今天是希望联盟(希盟)执政第一百日,但希盟在大选前的一百天承诺,绝大部分都没有兑现。那些在509大选不支持希盟,不相信希盟可能在一百天内兑现承诺的选民,已经用手中一票表达了看法。


而那些支持希盟的选民,可能相信也可能不相信希盟会兑现承诺,但是因为基于党派立场,认为希盟不兑现承诺并不是什么问题,反而建议需要给它更多时间去兑现这些承诺。


问题是:这些承诺都是希盟在大选期间许下的承诺。如果说因为在大选期间资讯掌握不足而许下现在看来不可能兑现的承诺,说明希盟其实是搞民粹主义,明知道不可能兑现,还是为了拉选票而向选民承诺。


选民最终决定谁当政府

不管怎么样,最终决定希盟能不能当政府的是选民;要是很多选民不认为兑现承诺是支持某个政党/政党联盟的最重要指标,继续支持违背竞选承诺的政党联盟,大家都需要在民主精神下接受。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不可批评政府的政策。


509全国大选,绝大多数华人选民反国阵,根本原因是对巫统以及与它合作的华基政党(主要是马华、民政党及砂州人联党)的憎恨。因为这个“深层因素”,华人选民需要找出一些课题来合理化,而且是“理直气壮”的反国阵行为。


比如说华文独中统考等华教课题。我们有理由相信很多华人反国阵,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替代国阵的执政联盟,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些问题。因此,希盟的成员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确就承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有的说马上,有的说30天内),让政府承认统考;但是,一百天过了,还是成不了事实。因为教育部部长马智礼说,承认统考的课题,联邦政府必须花五年的时间研究。有的领袖跟大家说,以前都等了几十年,再多等有什么关系?


行动党立场的改变,华社普遍上没什么反应。就事论事,那些每年从华小毕业的华裔子弟,只有大约10%会进入华文独中就读;大多数是就读国民中学或者国民型中学(华中),少数就读国际学校。


这其中原因包括:上独中,单单学费就一个月几百令吉,对许多华裔家庭而言是个负担,因此把孩子送到政府学校;有的家长认为,让孩子上政府中学,可让孩子有更多机会接触友族和加强对国文甚至是英文的掌握,而把孩子送入国际学校的,主要还是认为孩子掌握英文英语对他们日后就业有更大的优势等等。


我们不要忘记,不是所有华文独中生都报考统考;有相当部分在高中二就报考大马教育文凭,直接以大马教育文凭申请进入大学深造,他们没有读高中三,当然没有考高中统考。


承认统考等于 承认多语源流教育?

要求政府承认统考,主要目的只有两个:一是让统考生可以凭统考成绩进入政府大学深造,二是让统考生可以凭统考文凭申请当公务员。有人可能说还有第三个:承认独中统考就等于承认我国多元语言教育。


针对第三个理由,很多人可能忘记华文独中统考是在1975年才开始的,如果以马来半岛第一所在1819年成立的“华文独中”(用广东话教学)五福书院来算,迟了150多年;从我国独立算起,迟了18年。也就是说,华文独中虽然不在国家教育体系内,但是政府并不禁止华文独立中学的存在,说明政府还是接受多元语文教育的。


至于第一个和第二个理由,其实并站不住脚。要进入本地政府大学,考政府的文凭不是更加实际吗?第二个理由,在教育普遍提高的时代里,有多少个华文独中统考生会用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公共服务?


我们可以说“华社”要政府承认统考会成为一个政治课题,关键在于这可以当作是国阵的华人/华基成员党“卖华”、成为巫统“走狗”的“铁证”,而不是基于上面所提到的几个因素。归根究底,华文教育能不能继续存在,华人的支持才是决定因素。


有利火箭的课题未必有利于马华民政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华民政在统考问题,其实有必要采取沉默是金的策略;可以让火箭无往不利的课题,马华民政不但得不到同样的效果,反而会有反效果。国阵里的华人/华基政党,有必要尽快认清一个事实:统考,是火箭加诸于他们的“莫须有罪名”,大多数华人其实并不在意统考是否受到政府承认(那些因为把国阵政府不承认统考当作是投选希盟的最重要考量的选民,另当别论)。


相反的,马华民政应该在政府承认华文独中统考课题上,抱着“同情”的心态,让华社了解到马华在过去曾尽力去争取(其实在上一届的505全国大选,首相纳吉已经同意有条件承认统考文凭,只是董总拒绝接受)无功而返,是因为大多数马来人无法接受政府承认统考的客观因素。换句话说,就让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去政治化”,让那些真正关心统考的华裔同胞,向希盟施压兑现大选承诺;承诺,不是儿戏,不是玩泥沙。


上面提到华人反国阵,根本原因是对巫统及与其合作的政党的憎恨。很多华人说国阵严重的贪腐,特别是在纳吉的领导下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因此要倒国阵。我们要是认真诚恳的退一百步回想:这不就是华人在马哈迪医生第一次当首相的时候就持有这样的看法了吗?为什么马哈迪第一次任相,可以维持22年?


从政党/政党联盟的博弈而言,我们能接受民主行动党为了“大局”要打倒国阵,达到执政的目标,而不需要从什么原则、社会道德的角度做出苛刻的要求。希盟四党等的合作,的确是达到了执政目标。


坦然接受巫统伊党为“大局”合作

我们也希望,要是有那么一天伊斯兰党与巫统为了“马来人大团结”,或者人民公正党与国阵为了“大局”而组成政党联盟,大家需要坦然接受,不要以原则和社会道德来抨击它们。讲到底,以前火箭能够与伊党三度合作,其他政党就不能为了大局而走在一起吗?


政治现实与理想是两回事。马华民政,也不需要把火箭与敦马的合作“道德化”。毕竟,民众会问马华以前可以和敦马合作,为什么火箭就不能?


从学术来看,早在马哈迪领导巫统之前,马华与巫统早已经合作。政党能够长期合作,形成了一定的默契。因此,它们的合作基础,是党与党之间的合作;不管谁当党主席,都是以这个基础展开合作的。放到国际关系层面上,其他国家即使对敦马甚至其他部长的领导有所保留,但还是要承认希盟政府的合法性。


再来,从民主的角度来看,马华是没有权力(其实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干涉巫统的家务事—巫统当年选马哈迪,马华能改变巫统党员及代表的决定吗?还有,巫统向来就是联盟及国阵里最大的政党,由这个党主导并没有违反民主。


希盟四党的合作,时间不长。在现阶段是各党领袖个人层面上的合作,甚于以政党为基础的合作。要是这四党能够继续结盟,或许会发展出更加健康及稳定的政党联盟。届时,国阵及其它国会反对党,从政治领袖之间的合作来抨击希盟就没有充分理由了。


可是,一般民众不了解,也不会去了解这些差别,因此就会对这些问题纠缠不清,成为了口舌之争、意气之争;假如大家还停留在这个窠臼,那我国民主政治就不会有比较健康的发展空间。


权宜之计华人照样支持

事实已经证明,老马当首相22年有没有好像林吉祥所指控的贪污滥权,绝大多数华人选民并不认为那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敦马“悔改”了,重出政坛是为了“救国”,扳倒纳吉及其领导的巫统。换句话说,对许多华人而言,巫统是我国贪腐的根源,只要是反巫统的就是反贪腐。因此,马哈迪站在巫统的对立面,就是正义的一方---即使不少华人认为那只是“权宜之计”。


这种以党派立场为投票的“最高标准”的心态——认为自己是站在道德制高点长远来说对华人并不是好事。这种心态意味着只要不是巫统或国阵,任何其他政党不管事实上会不会比国阵好都可选择,而不是审视那些政党提出的政纲,才做出投票的决定。


把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与某些普世存在的问题如贪腐、极端(不管是意识形态、种族及宗教)等相提并论,是极度的简单化。


不可否认,在政党研究里,有所谓的“对政党的忠诚”或称铁杆党员或支持者。这些党员或者支持者,会忠于某个政党,理由很复杂。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是他们的结社自由的权利,是需要获得尊重的。你可以批评某个党的支持者,但是用道学家而不是公民的语气来批评政敌,是对民主人权的讽刺。当然,我们可以对持有不同政见的人冷嘲热讽,但是以“正义之士”或者传教士的姿态对异议人士指手画脚,是不必要的。


在先进的民主社会,以党的立场为转移的人数,有一定的份额,是每个政党都希望保留的“铁票”。但这些社会有相对高比例的中间选民,往往能够左右选举(不管是总统选举还是议会选举)的成绩。


理性务实的中间选民

中间选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比较理性务实的选民,也就是他们考虑到某个政党所提出的政纲,并根据这些政纲或者选举承诺做出投票的决定。这是非常重要的民主价值—政党与其代表,需要对他们所提出的政纲或者承诺负起责任。选民的票,不是白投、不求回报的。


要是我们能把我国的政党结盟“去道德化”,接下来比较可能出现更多的中间选民;这些选民或会从政党的政纲政策看政治时局,就事论事,而不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套帽子、贴标签的不成熟政治。


一些开始谈509全国大选过后,“新马来西亚”出现了,人民的力量救了这个国家。无论如何,要是人民没有新的思维,还是用党派立场讨论政治,不从政策的角度切入,对权力的互相制衡没有警惕和要求,那“新马来西亚”只是个自说自爽的口号;人民力量救了马来西亚只是一厢情愿。一句话,换中央政府现在看来不是那么难的事,更加难的是应该是人民思维的改变。也难怪有人开始埋怨,希盟走的是国阵的老路,而且在某些方面还过犹不及!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