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土团党或“倒置收购”巫统成巫统3.0
华人命运没有变得更好

 ·2018年1117

华人社会向来就把巫统当作是个压迫华人的种族政党。马华与巫统合作,华人一般上的认为马华协助巫统打压华人。因为长久以来就以为巫统是压迫者,要解决的方法就是打倒巫统。在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华人虽然有这样的心态,但是基本上还相当理智,也展示了华人在政治的成熟,没有集体采取把鸡蛋放在同一篮子的下策。毕竟,作为多元种族社会里的比例越来越小的少数族群,上上之策是懂得把自己的选票价值最大化,同时也需要懂得分散风险,以便可以在政治上有更大的回旋空间。


但是,2008年全国大选后,这样的理智做法一去不复返,到2018年509全国大选达到巅峰,华人选民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巫统领导的国阵,真的是被击垮了,但是华人的命运就会因为巫统失去政权而马上变好吗?


“巫统倒华人好”前提错误
509全国大选后,情况并不是华人想象中美好。其实,这完全不让人感到奇怪。《大马华人周刊》在过去几年,已经分析警告不顾一切要改朝换代会带来的不良后果。会有负面影响的根本原因,就是华人被“打倒巫统,华人必然变好”这前提所误导。

 

为什么说打倒巫统,华人的命运就会变好呢?我们所知道,是因为巫统是个“极端的种族政党”,同时也是个“贪污腐败的政党”。因为是个极端的种族政党,打压华人;因为贪污腐败,因此不顾人民死活。从2013到2018年两届全国大选,当然还有个更大的因素:纳吉的“盗贼统治”。后来又加上什么“救国”,大多数华人情绪高昂,都意志坚定的豁出去。

 

华人不明白的是,巫统成立70多年,已经是个建制(institution),它的存在不只是一个组织那么简单,而是对马来政治文化,甚至是整个马来西亚政治的影响。巫统作为一个政党,即使真的在历史上消失,它的“精神”还是会延续下去。

选前多人预测马哈迪会回巫统
其实,早在大选前,就有好几个人预测马哈迪最终还是会回到巫统,至于具体的情况如何,没有人说得准,包括马哈迪在内。因此,在509大选后大概一个月后,我们就听到了巫统议员可能加入土团党的传言。

 

不管怎么样,最近的发展,才慢慢让人看到一点眉目。今年9月18日,日里区国会议员、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前部长慕斯达法,宣布退出巫统;在10月26日,他宣布加入土团党。慕斯达化曾经是敦达因任财政部部长时的政治秘书,也曾当过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时的第二财长部长。他是个默默耕耘的前部长。

 

在慕斯达化加入土团党后,土团党最高理事会成员,也是马哈迪的首席文胆卡迪贾辛在他的部落格发布贴文,宣称有40个巫统国会议员会跳槽到土团党。

 

在卡迪贾辛发文之前,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表示土团党与巫统谈判,要巫统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另一边厢,马哈迪声称不会与罪犯有任何交易,而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表示土团党会接受巫统国会议员,但是不会接受巫统的政治文化。

 

对土团党和巫统领袖的“各自表述”难免要引起各种揣测。行动党的“军师”刘镇东劝请民众不要太快下结论,认为这些巫统国会议员都会加入希盟。他这么一说,倒让人更加怀疑空穴来风必有因了!

巫统将成为希盟党派的争夺对象
其实,不需要专家,一般人都可以看到,即使有几个巫统议员退出巫统,巫统还是单一最大的国会反对党,希盟的权力结构一有变动,巫统就变成炙手可热,成为希盟不同党派争夺的对象,得巫统得天下或保天下。政治毕竟是现实的,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安华与马哈迪,从朋友变敌人,再从敌人变朋友;同样的,林吉祥与马哈迪原本是政敌,现在也变成了“朋友”。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谁也说不准。华社现在以民主行动党马首是瞻,它说马哈迪改过自新,这次重出政坛是要弥补他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华社当然要深信不疑。以后呢?只有天知道。

 

行动党过去一直宣传巫统是多么的邪恶,巫统领袖也都是邪恶之人。耳濡目染,华社相信了;华社当然也相信,离开巫统,加入与行动党同一阵线,就是“弃暗投明”。按此逻辑,慕斯达化加入土团党,行动党理应给予祝福,热烈欢迎才对。假如另外有四十个巫统议员加盟,希盟不就又更多“正义人士”,力量更为壮大,为何害怕民众过早下结论?

 

当然,希盟同时也不断做出与“弃暗投明”截然相反的宣传,也就是“正邪势不两立”—不收巫统的领袖,以保持希盟的“纯净”。

 

行动党或者公正党感到害怕,讲不好听的其实是跌入自己所设下的陷阱。至少可以证明两件事。第一,所谓的“弃暗投明”与“正邪势不两立”明显的是用来忽悠选民的。第二,权力斗争是政治生命存亡之争,在民主游戏规则,数字是王道。马哈迪明白,他现在以少数政党的地位领导希盟政府,是因为他的威望和经验。但是,这些都不会是长久的。因此,希盟各领袖都需要“审时度势”,随时对联盟内外的变化采取对策。

“倒置收购”催生巫统3.0
因此,从权力斗争的角度来看,土团党接受慕斯达化,实际上是为巫统其他国会议员开了一扇“方便之门”。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马哈迪可能就一不做二不休,让社团注册局宣布巫统为非法政党,再“倒置收购”巫统,那巫统3.0就应运而生。华人要丢掉巫统,却让马哈迪有机会让巫统“重生”。

 

这是非常务实的做法。土团党虽然是宰制政府的执政党,但它要继续执政的话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有组织的政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众党,把触角伸到全国各地。这不是在短短三五年就可完成的,因此最快的方法是让巫统“死亡”,再“借尸还魂”。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巫统,其实是敦马哈迪第一次当首相的时候“重生”的巫统,因此是巫统2.0。因为党内斗争,巫统在1988年被判非法。敦马哈迪在短短的时间内,马上注册个新政党“新巫统”;这个新政党替代“旧巫统”,而从巫统分裂出去的新政党,就是东姑拉沙里领导的四六精神党—要恢复在1946年创立的巫统的精神。不过几年的时间,四六精神党解散,东姑拉沙里等人回到新巫统。

 

敦马在2015年成立土著团结党(土团党),与华人(或者说民主行动党)打倒巫统的目的不一样。马哈迪要倒的是纳吉领导的巫统,因为在他看来,纳吉领导的巫统已经乖离巫统原来的斗争目标,也就是“新巫统”的政治目标。所以,如果马哈迪这次能够成功”倒置收购”巫统,土团党就成为了巫统3.0,而这会是个更加保守的政党。

 

而民主行动党说要打倒巫统,其实是声东击西;它要扳倒的是马华及民政。也就是说,国阵继续执政,行动党可以光明正大的加入国阵,取代马华的地位。要是非国阵联盟执政,哪它同样可以成为执政的一份子。换句话说,行动党高喊要打倒巫统,是它的党派利益,而不是华社的利益。

 

马哈迪借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的力量,把纳吉拉下台,同时让国阵失去中央政权。众所周知,希盟四党只赢得不到30%马来选票,证明土团党并不是大多数马来选民认可的政党。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是,要能长期执政,马来选民(以及其他土著选民)的支持非常重要。

净选盟对“选票议席不成比例”自我消声
希盟可以在第14届大选,没有得到大多数马来西亚选民的支持下执政,是个特例而不是通例,更一举击破某些有心人之前散播的谣言,声称我国选举制度的设计是要让国阵永久执政。例如,之前搞了4次大集会的“净选盟2.0”(不包括净选盟1.0的第一次大集会),煞有介事的宣称要公平及干净的选举,但是在中央政权出现更替后,选举制度依然是原有的选举制度,但这个组织自我消声。其中,对国阵在第13届的“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而执政大作文章,但是希盟同样是以“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组织政府,即没有得到50%的选票但却赢得超过50%国会议席而在中央政府执政,净选盟2.0却选择沉默,证明了该组织的斗争目标并不是为了什么公平干净的选举。

 

马哈迪最近表示,他从政这么多年,最满意的是就是能够得到华人选民的全力支持。言下之意,明显的是他第一次出任首相的时候,华人选民不支持;言外之意,指的是即使是马来选民在过去,也没有给予他这么大力的支持。按常理,华社应该期望希盟可以更加大方的“回馈”华人选民的支持,也应该更加迫切关注希盟在大选时对华社许下的各种承诺。

 

这其实是华社需要多加关心的问题,可是到现在为止,华社似乎满不在乎,也似乎十分满意巫统倒了就好这个事实,不在意巫统3.0很快就会出现。这仿佛是告诉希盟政府:我们在国阵时代很在意华社权益,对相关课题十分敏感,稍微挑动一下就情绪高涨,因为我们憎恨国阵;现在不一样了,新政府新马来西亚,我们对希盟政府有绝对的信心,你们五年无法兑现诺言,我们再给你五年。

 

马哈迪第一次当首相的时候,提宏愿学校,像董教总这样的组织就出来抗议,提呈备忘录等等。现在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华社没有什么反应。马哈迪要是在30年前发表华淡小(vernacular schools )阻碍国民团结,华社就要口吐白沫。现在,华社不吐白沫,还神闲气定得很。马哈迪在第一次任相的时候说华人比较富有,因此需要继续扶持比较贫穷的友族,不只马哈迪被骂,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也遭受池鱼之殃。现在,马哈迪重提华人富有,声浪与以前有天渊之别,行动党还是安然无损,华社对行动党是宠爱有加。马哈迪以前声称将铲除贪污,华社嗤之以鼻,现在华社额手称庆,高呼敦马万岁;马哈迪以前建国产车,行动党带头骂,现在马哈迪决定造第三国产车,赞扬敦马有远见。

 

也难怪,敦马哈迪再度任相最大的成就感是得到华人鼎力的支持。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