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把华人市长当大课题
华人政治论述黔驴技穷

 ·2017年6月17日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5月29日在马华沙登区会党庆晚宴上致词表示,政府必须满足我国华人情绪上的需求与认同感,在华人为主的城市如怡保与新山委任华人当市长。


马华声称代表华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选择的时机不对,是无可否认的。以马华在华人社会的影响力来看,华人选民在过去两届大选的“民意”显然的是与马华越走越远,马华要以什么东西来说服友党(当然是指巫统)?另外,让华人出任市长,难道就就能提高华人在政府层次的参与感与认同感吗(砂拉越几个城市目前有华人市长,乔治市、怡保和马六甲市,都曾有华人当市长)?


廖中莱这番谈话,招惹政敌的冷嘲热讽刺,甚至被当作是马华争取华人支持的“议程”,也就不足为奇了。从马华的政敌的反应,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华人的政治论述,很混沌也很苍白。


华人政治论述受党派成见蒙蔽

我们所谓的华人政治论述,指的乃是有关华人政治在马来人为主导的多元社会的角色、局限与出路的辩论。可惜的,我们现今的华人政治论述,基本上还是受到党派成见所蒙蔽。


行动党的党派成见往往把华人政治前途与所谓的超越种族、追求公平正义、打击贪腐裙带风等挂钩,与马华的“协商政治”—也就是认清马来人主导政治的现实,在各种涉及华人课题选择分享权力,当个“参政党”,而不是名副其实的执政党,是存有冲突的。


追根究底,政治要解决的是各式各样的利益冲突,从政党之间的利益冲突,到各族群的利益冲突,不一而足。华社普遍关心的,是华人的政治利益,也就是华人能在政治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要是政府的政策,只需要考虑到华人的利益或者某个单一群体的利益,就没有所谓的冲突了!可惜,世界上绝对没有政府只需照顾单一群体利益这回事。任何政府,特别是民选的政府,要确保继续获得选民的支持,所制定的政策一定要有所平衡。


长期在野的民主行动党领袖,不是不知道这一点。长期执政集团一份子的马华,当然不会不知道。之所以如此,其中重要的原因是马华疏于“教育”华人去认识现代政治与政府的基本运作原则,民主行动党则从马华的疏失中,在宣传上“如鱼得水”。


宣传重点鼓动族群情绪

火箭打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追求公正平等、打击贪腐裙带风的旗子,实际的宣传重点则是鼓动华人的族群情绪。这,年轻一辈的华人可能信以为真,较年长的华人可能对行动党的“双面”策略心知肚明。可是,从支持行动党的年轻一辈华人的言论来判断,他们其实也自觉或不自觉的陷入族群本位的陷阱。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发表文告抨击廖中莱的委任华人市长论,很有“代表性”。他的文告指出,“我们从来不缺在各级政府的(华人)代表,问问看古晋南市、诗巫、美里三市市民,他们是否因为拥有华裔傀儡市长而觉得自豪?他们是否因为有华裔市长而觉得自己的城市特别伟大?”


这段话,讲白了就以“国阵的华人都是傀儡”为前提,其余的都是建立在此前提上。我们要知道,巫统也可以以(实际上经常这么做)“行动党的马来人都是叛徒”当作宣传手法的要点。对行动党而言,巫统的“行动党的马来人都是叛徒”的宣传手法是“种族主义”,那“国阵的华人都是傀儡”,与巫统的种族主义有啥差别?两者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一如既往,刘镇东的“政治论述”表面上看来都是大道理,但里头包含的确是空话大话。


多元政党论述是空话大话

最大的空话大话,当然要数是民主行动党是个多元种族政党这个“论述”。以过往11届大选(民主行动党在1966年3月18日成立),行动党标榜是个多元种族主义政党,但是它是靠华人选民的支持而生存壮大的。谁比较像个种族主义政党,还得经过客观事实的审视,不是刘镇东等说了算。


大家都知道这个党向来以追求公平正义为幌子,实质是以鼓动族群情绪来赢得华人选民的支持。行动党却经常以获得华人选民为“后盾”,讥笑马华害怕在华人选区竞选与行动党一争雌雄。这样的讥笑好像非常“够力”,但吊诡的突显了行动党其实是借华人对马华“不够种族主义”的不满情绪来争取华人的支持。


我们都知道,在上一届大选,即便是行动党抨击为种族主义政党的巫统,也只能得到大约三分二马来人的支持,比起获得超过85%华人选民支持的行动党,巫统是“小巫见大巫”,马华不提也罢!


所以,刘镇东的以下这番话是自欺欺人,越来越多之前毫不保留的支持火箭主导的国会反对党势力,可要嗤之以鼻了!他说:“从2008年至今,马来西亚华裔一直走在引领民主运动改革的前沿,绝大部分华裔认同的是一个公平正义的治理制度,不看肤色、看能力。”是的,要是看能力,不看肤色的话,行动党为何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就快快的说该党领袖不要说争首相,连争副首相的野心也不存在,为何不让友族来认同行动党的一众领袖,都是一时瑜亮,都是可以当首相的人选?这难道不是违背了华人的“心愿”吗?


彻底失败的种族主义政党

如果说马华要真的是个种族主义政党,那该党肯定是个彻底失败的种族主义政党。民主行动党标榜是个多元种族政党,也可以肯定该党是个彻底失败的多元种族政党。


一个华人政党与一个华基政党,表面上是在竞争,其实是同病相怜,只能在华人圈子里团团转。刘镇东对廖中莱的抨击,从个人延伸到政党,都是冷嘲热讽,为的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挑拨华人的族群情绪,没有为华人政治点出出路。


他说:“说穿了,就是马华公会一贯的‘有人在朝好办事’的逻辑延伸。但是,马华公会华裔部长在朝了几十年,真的有‘好办事’吗?”他要说的是:马华只不过是巫统的傀儡。按刘镇东的逻辑,难道是“无人在朝好办事”?


他说,会把委任华裔当议程的,是种族主义政党。这样的政党“在意的是有没有和自己看起来一样的人在位子上(分赃),不在意这个肤色一样的人究竟有没有能力执行民意。”是的,即使是华人,但他们因为是国阵的华人,实在没有能力执行民意。至于这个“民意”指的是什么,大家可以发挥想象力。


刘镇东认为:“一个追求公平正义的政党,应该提倡的是,全国所有城市,直选市长、市议员,让这个最重要的第三级政府直接对市民负责,不是对上级负责。我们要让城市伟大的民选市长,不是助长走后门主义的橱窗代表!”是的,行动党是个“追求公平正义的政党”,提倡在全国所有城市直选市长、市议员。这样的说法,整体来看是个伪命题。直选市长,的确是符合了民主程序,让人民有选举权,但是市长所代表的政党,毫无例外地不是什么追求公平正义的政党。政党追求的是权力。另外,民选的市长就是好市长,铁定能够让一个城市伟大起来?


反马华不是因为反种族主义

他指出:“支持马华公会种族主义的人,不应该害怕地方政府选举才对,因为按照廖中莱的逻辑,城市依然以华裔为主,如果有足够的选民认同马华公会的种族主义,马华公会的种族主义代表市长将会胜出。”行动党一直说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但是后来推说“政治现实”与联邦宪法限制而无法落实,真的是忽悠了许多选民!城市以华裔为主,假如有城市选举,马华赢不了,不代表华人选民反马华是因为反种族主义者。他们反马华是因为“马华是巫统的傀儡”。


他说:“马华公会以及支持者害怕的是,在地方政府选举里,大家选的是一个有能力的市长,不是种族主义代表;更可能发生的是,我们的各大城市早已各族群比例相当,要赢得选举,就必须赢得各族群尊重,不能只代表一个族群,这是马华公会的软肋。”这回到上面所提到的伪命题:民主选举,不一定选出个有能力的市长,也不一定不是种族主义代表。看看我们朝野政党的议员,个个都是有能力的人民代议士吗?都不是种族主义代表吗?

行动党的软肋,是试图代表不同族群,但却赢不到各族群的尊重!


在刘镇东的眼里,马华把华人出任市长当作是议程,因此是个种族主义政党。按这个逻辑,那民主行动党在意自己领袖的肤色,拒绝让选民不分肤色选出首相当作是本身的政治议程,不就等于向种族主义屈服吗?不就是违背了这个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目标”了吗?


政党的运作脱离不了大环境限制

在我们看来,任何政党不能脱离其所运作的大环境的限制。一个政党,绝对可以自我标榜是个追求公平正义、超越种族的政党,但是要是它声称可以不受大环境影响,等于是告诉大家它可以在没有其他因素协助下,免受地心吸力的影响。


民主行动党继承自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最终目标是要华人相信华人可以不顾我国的政治现实。另一方面,为了不让占我国人口多数的马来人感到“不安”,行动党—不管是马来西亚的民主行动党与以前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还坦诚承认即使执政会接受马来人的特别地位(捍卫《联邦宪法》就是明证)。


华人的政治论述,向来都是以脱离我国政治现实为主流,夸夸其谈公平正义、各族平等、民主等,骨子里还是以华人为本位,以批评取笑马华民政等国阵华人/华基政党为能事,但是就是无法一以贯之以我国政治现实来分析我国华人面对的各种问题。


刘镇东“义正词严”的回应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课题的“委任华人市长”,目的也只不过继续挖苦马华为自己累积一些政治筹码,试图为华人社会的政治热保温,再次突显华人政治论述的混沌苍白。


是的,感谢行动党长年累月的宣传,大家都早已经知道马华民政等是多么的无能,现在大家不知道的是行动党在改善华人政治方面,有什么好介绍?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行动党的“行动”毫不含糊的证明它不是个追求公平正义、各族平等、民主的政党,现在借个芝麻课题讽刺不能代表华人的马华,不正是黔驴技穷吗?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