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政党轮替政权顺利交替 理智监督政府你我开始

 ·2018年5月17日

第13届全国大选,国阵赢得47%的普选票,却赢得133个国会议席(超过总议席222的半数),当时的民联输得很不甘愿,声称选举不公平,还展开示威活动。刚刚落幕的509全国大选,希盟(成员包括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诚信党以及土著团结党)获得46%的普选票,却赢得超过半数的议席,获得组织政府的权力,但是国阵和伊斯兰党等没有抗议。


这次我国中央政府出现政党轮替,证明我国的选举制度是相对公平的,“改朝换代”并非不可能;而这次希盟制胜的关键,就是能够攻破巫统传统的强区(乡区及东马议席),国阵输到只剩下两个州的政权。在过去的大选,国会反对党的最大问题是无法打下乡区选区,但是却不愿意认输,一直归咎于我国选举制度的不公,把选举政治化。


没有足够注意力放在政党政纲


持平而论,把选举制度政治化的最大后果是让许多人过度地把注意力放在选举“舞弊”,而没有给予足够的注意力于政党所提出的政纲。


我国的选举制度,继承了英国的选举制度,政党(或政党联盟)在“领先者当选”(First Past the Post,或FPTP,“单一选区相对多数制”)下,得票最多者得胜。换句话说,在直接对垒的选区,获得超过半数选票的候选人得胜;在出现多角战的选区,获胜的候选人选票可能高于50%,但在多数情况下是低于50%。


总而言之,我国选举制度是以议席数目来决定哪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执政,而不是普选票。因此,在我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中央政府政权轮替,应该让大家看清楚,政党或政党联盟执政的依据是议席数目,而不是普选票。


在过去炒作“议席与选票”不成比例的人士,有的是对我国选举制度的不了解,有的是故意要制造民怨。我们希望,经过第14届大选过后,大家有必要实事求是,客观的来看我国的选举制度。


不可忽视反希盟的多数选民


话虽如此,当今的执政党即便是凭议席掌权,但也不可忽略不支持希盟的大多数选民。毕竟,选民选出政府,是要不反宗教信仰、种族、政治信仰等,为国家做事。


本届大选的成绩,即便在5月9日夜晚已经清楚显示国阵的大势已去,但选举委员会迟致凌晨才宣布正式的成绩。在这段时间,我们看到网络许多传言,包括纳吉会使出各州“肮脏”手段—包括动用国家安全法令等,拒绝希望联盟执政。


但是,按我们对我国宪法的了解,希盟本届大选在半岛共用蓝眼旗帜。因此,即使敦马哈迪医生是希盟的“共主”,但是按照程序,因为没有任何单一政党赢得简单多数议席,最高元首因而需要接见希盟成员党,以决定敦马是否获得希盟国会议员的支持。


从这届各政党所赢得的议席来看,要是火箭或者公正党不接受敦马转投国阵的话,敦马就当不了首相。有说政治是可能的艺术,在没有绝对的胜利者的情况下,存在很多变数。在过去10多届大选,国阵所获得的议席,都超过国会议席的简单多数,最高元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委任首相。


马来选民反国阵比例高稳住政局


过去,很多人对改朝换代存有忧虑。而这个忧虑的根据就是:要是华人反,马来人不反怎么办?2008年政治海啸,三大种族都反国阵,但国阵还是挺住了;2013年全国大选,“华人海啸”冲击华人华基政党,国阵还是挺住了。2018年全国大选,三大种族特别是马来选民,反的比例相当高,国阵挺不住了。这届大选后情况稳定,这是关键的要素。


另外一个关键要素,是敦马哈迪。不管我们对他的高龄和健康,还有1981到2003年任相期间的功过有什么异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他的经验,还有他迄今还么消减的魅力和权威,是一股可以稳定我国各族社会的力量。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即使在他的土团党只赢得13个国会议席,是希盟里的老三,但是他的话事权是最大的。


我国中央政府出现第一次政党轮替如此顺利,我们不得给纳吉一个赞。我们当作有许多选民不管多么不喜欢纳吉,但我们不能不对他绅士般的放出政权,免掉许多夜长梦多,进而为国家的前景带来许多不确定性。


堪称我国最难预料的大选已经落幕,现在是大家有必要不分党派,理智的监督新政府的时候了。毕竟,政党之间竞争终极目标是要执政,手段可以有很多变化。在现代民主社会扮演重要角色的宣传,在野党可以天花乱坠,现在执政了我们实有必要检视它是否践诺。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