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公民社会不成熟 非政府组织为在野党服务

 ·2018年3月17日

净选盟2.0主席玛利亚陈,日前宣布辞掉净选盟2.0主席这个职位,转换跑道在第14届全国大选,在希望联盟旗帜下竞选国会议席,可能是雪州士拉央国会议席。与此同时,也有传言指另一个净选盟2.0前主席安美嘉,会在来届大选在柔佛州昔加末国会议席挑战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不过,安美嘉已经表示不会参政。


玛利亚陈声称参加竞选,是希望能把该非政府组织的声音带入国会。这是似是而非的说法。


非政府组织要影响政策

在民主社会,像净选盟2.0这样的非政府组织与政党最大的差别是:非政府组织(或者称为公民社会组织)存在的目的是影响政府政策,而政党成立的最终目标是通过执政贯彻其政治理念。


而上述简单的定义,非政府组织即使有党派倾向,但至少要忠于其斗争目标。净选盟标榜的目标是公平及干净的选举。


净选盟在2007年成立,初期是跨越党派,在2007年11月10日发动了相当成功的街头游行。这个时候,净选盟倒是称得上是个中立的非政府组织。可以说,这个组织对2008年3月8日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吊诡的是,净选盟的成功也证明我国的选举制度,即便没有达到理想的“干净公平”—世界上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选举制度称得上达到理想的目标,但还是相对公平干净的。该届大选,国会在野党除了伊斯兰党继续在吉兰丹州执政之外,多赢得4个州政权(吉打、槟城、霹雳以及雪兰莪),还在国会下议院赢得超过1/3的议席,不就证明我国的选举制度即使有缺陷,但并不是净选盟所夸大的那么糟糕吗?


净选盟2.0成为在野党马前 卒

也因为净选盟的斗争目标不明确,实际是把推动“公平及干净选举改革”当作是个幌子来吸引民众的支持。我们都知道,投诉我国选举制度“肮脏”,多年来就是国会在野党攻击国会执政党的主要武器,因此净选盟以公民社会运动的姿态“横空出世”,有很大的吸引力,当然也成为国会在野党的马前卒。


果不其然,到2009年,净选盟由律师公会前主席安美嘉领导,净选盟变质。国会在野党看到这个组织带动人民走上街头有很大的潜能,干脆就“骑劫”净选盟。安美嘉领导后的净选盟,称为“净选盟2.0”,与之前净选盟1.0划清界限。


不过,很多支持“净选盟2.0”的民众,只知道“净选盟2.0”,并不知道“净选盟1.0”的存在。“净选盟2.0”在 2011年7月9日举行第一场”净选盟2.0”大集会,反应非常成功,也确立了这个组织反政府的“江湖地位”。


这样的一个评价,理由其实非常简单:执政党因为掌握的资源比在野党多,出现执政党“公私不分”不可避免。但与此同时,我们不要忘记国会在野党其实也有本身的优势,那就是在非制度这一块,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例如可以随意扭曲政府的政策。因此,选举改革,不仅仅是制度上的改革,还有非制度上的改革。


另外,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净选盟2.0要选举改革,比较有效的方式是直接与选举相关的机构(例如选举委员会)及参与者(政党)加强互动。


净选盟不甘寂寞搞大集 会

靠大集会,号召群众走上街头要求选举改革,明显的是有另外的目的。除了明显的反政府—很多人都知道安美嘉拿美国的钱(例如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的钱),当然还包括其领导人的自我宣传。要不然的话,国会在野党假如真的认为我国选举制度肮脏不公平,何不敢敢的杯葛选举?他们不敢,是因为他们知道要通过现有的选举制度取得执政权,并非不可能。能够赢得州政权,就是明证。净选盟不默默耕耘,而要搞大集会,是因为不甘寂寞!


“净选盟2.0”初试啼声取得热烈反应后,再接再厉,在2012年4月28日举行的第2次街头集会。第三次集会(称为“净选盟4.0)是在2015年8月29日至30日举行,集会地点除了吉隆玻,还有砂拉越州的古晋与沙巴州的亚庇。这四次净选盟大集会的特点之一是集会的参与者华裔一次比一次多。最后一次的大集会,华裔占了八成,集会主题越来越荒腔走调,成为“倒纳吉”集会。


向来反对街头示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连续两天出现在第四次集会。这是他倒纳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破格尝试,但是却因此让许多之前支持他的人感到失望,并有着被出卖的感觉。


“净选盟2.0”在2016年11月19日号召了“净选盟5.0”大集会。主办单位声称有4万人参与,警方却表示只有15,000人。不管是哪一个数据,“净选盟2.0”的最后一次集会,与前几次集会的规模与气势有天渊之别。马哈迪也有参加第5次集会。


玛利亚陈自己也承认,参与5.0集会的人少了很多,净选盟所获得的捐款也少了很多。在去年年中,净选盟2.0所筹到的400多万令吉已经用完。可见,越来越多人开始不相信净选盟2.0声称自己是跨越党派的说辞。我们也不要忘记,搞社会活动除了造势,还需要顺势,也就是搞街头示威、和平游行集会都好,关键在于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达到目的,因为群众的热诚是不会长久的。


缺乏伊党惊人的动员能力

一句话,社会运动需要打铁趁热,要不然就只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还有另外一个关键是:号召党员及支持者出席集会能力冠国会在野党的伊党,已经不是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的一份子。在2015年前的集会规模惊人,伊党发挥了惊人的动员能力。


净选盟2.0拿美国(特别是在民主党的奥巴马当总统之时,金融大鳄索罗斯也参与)的钱要倒纳吉领导的政府,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净选盟2.0搞那么多活动,单靠公众的捐款是不够的,讲实际的美国那边给钱,又看不到具体的成果,关掉“水喉”也就不让人感到奇怪。


另外,美国支持安华,同样是路人皆知。开始是要倒马哈迪,后来要倒阿都拉,再后来要倒纳吉。可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国会在野党联盟看来最有希望打倒国阵,安华功败垂成,美国开始不相信安华能有什么作为。


2016年11月8日的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在不受看好下,击败希望联盟属意的希拉丽克林顿,中选为第45任美国总统。这是净选盟预料不到的选举成绩。净选盟2.0把“净选盟5.0”大集会安排在美国总统选举的同一个月份,看来不是巧合。要是在外交上主张“干预主义”的希拉丽中选为总统的话,净选盟2.0可能还可以在国内民众对它越来越冷漠的情况下,继续搞大集会,苟延残喘。


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对“干预主义”还是有保留的,不像奥巴马一样那么积极的要“输出民主”。特朗普对支持希拉丽的索罗斯也没好感。


总之,分析玛利亚陈从非政府组织一跳跳到直接参政,可以说明我国公民社会还不成熟。在短短时间内取得民众信任支持的净选盟2.0的主席,竟然可以“把非政府声音带进国会”为理由转换跑道,成为在野党的国会候选人,让人咋舌。


玛利亚陈要参加选举自打嘴巴

她领导的组织全名为“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过去几年以追求干净与公平的选举为己任。换句话说,这个组织认为现有的选举制度不干净也不公平,那玛利亚陈现在公告天下她及她曾领导的净选盟看来不干净也不公平的选举制度竞选,不是自打嘴巴了吗?这也不就证明净选盟2.0的成立,真正任务其实就是打击国阵政府的信誉,哪有原则可言?


明眼人早就看穿净选盟2.0从一开始,美其名是为促成“公平干净的选举”而奋战,实际上就是国会在野党的外围组织。放在国际视野的高度来看,这其实是西方(特别是美国)干预他国的计划之一。任何国家—包括了先进的民主国家的选举制度,都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特朗普的选民票比希拉丽少300万张,却当选总统,证明美国总统选举的“不民主”)。但是,我国民众看不出这里头的要害,因此容易被误导。


表面上代表跨越党派,但实际上倾向国会在野党的非政府组织,净选盟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有另外一个标榜反贪的非政府组织,对国会在野党非常客气。这个组织为反贪反朋党中心(C4),其创办人为欣蒂雅加布里埃尔(Cynthia Gabriel)。她曾毫不掩饰她并不在乎被称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特工。她去年获得美国全国民主基金(NED)奖。


按理来说,一个以反贪反朋党的非政府组织,对任何贪污腐败、朋党私相授受的课题,都需要有一贯的立场。她反1MDB反得很厉害,对潜水艇课题也很积极(大家如果还记得有关法国法庭开档调查的假闻,她扮演了重要角色),那对国会在野党领袖贪污滥权,涉及朋党同样会严厉谴责和监督。


但是,对民主行动党的槟州政府的63亿令吉海底隧道丑闻,她只是呼吁槟州政府终止与海底隧道特别项目公司Zenith的合约。她称,林冠英必须终止Zenith的合约,以免“公众会感到混淆”。即使林冠英因低于市价买豪宅涉及贪污滥权被控,欣蒂雅也没有要求林冠英辞职。


林冠英声称对2200万付款不知情

槟州海底隧道课题,越来越让人嘡目结舌。获颁工程的特殊项目公司竟然付款2200万令吉给一名商人和一名国会议员(后来该名国会议员否认,也得到该公司道歉),相信是企图贿赂反贪会停止调查海底隧道丑闻,而这笔款项是来自3亿多令吉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费用的其中一部分。更加不可思议的,林冠英竟然表示对这2200万令吉的付款“不知情”。


槟州的63亿令吉海底隧道计划,涉及了许多林冠英到现在无法解释清楚或者解释不了的疑问。要是现在的槟州首长不是火箭的领袖而是国阵的领袖,不难想象国会在野党领袖及支持者,会发表声明催促首长辞职。而像C4这样的非政府组织,也当然会有同样的动作。


槟州海底隧道问题,所涉及的是纳税人的钱,公众利益,作为一个反贪的非政府组织(有没有声称超越党派就不得而知了),C4不强烈谴责,明显的有党派立场,并不是真的为了反贪污反朋党。


不可否认,非政府组织可以发挥有助社会发展的功能,辅助政府的政策。我国有不少非政府组织,都实实在在的默默耕耘,而且很多还可以和政府有良好的配合。同时,我们看到净选盟2.0、C4,还有诸如绿色盛会、反莱纳斯等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以破坏国阵政府信誉为目标,是为国会反对党服务的。这是我们需要提高警惕的。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