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增建华小声明遭冷对待 华社是否关心华教成疑问

 ·2017年10月14日

9月16日,首相纳吉为马华公会首次主办的“爱国大集会”致开幕词的时候指出,国阵政府了解华社对母语教育的重视与需求,已经准备好增建华文小学。他表示会与国阵华基政党,如马华公会与民政党、砂拉越的人联党以及沙巴的自由民主党商议此事,确保这是国阵的决定。首相向华社保证,会让这成为事实。


华社要求政府根据人口的需求增建华小的呼声,并把此议题当作是政治诉求,我们时有听闻。不少华人也把华小当作是华人文化存亡的“根”,而像董总这样的组织的存在,就是要捍卫华文教育;而捍卫华文教育,当然包括“捍卫”华小,有的甚至还悲情激昂的呼啸:华小一间都不能少。


没有打蛇随棍上提呈相关报告

可是,纳吉表示准备好增建华文小学的声明,在华社却激不起什么涟漪。不要说正方面的言论在主流华文报章缺乏,好像董总这样的组织,也没有打蛇随棍上向国阵政府提呈相关的报告。


反观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出现的吉隆坡市政局不准今年度的啤酒节举行以及只限穆斯林的洗衣店,却受到渲染,华社议论纷纷。这制造连啤酒都不可喝、我国回教化越来越严重的印象。两相比较,我们可以说这显示华小在华社的地位竟然比不上非穆斯林公开大喝啤酒以及洗衣的权益的地位。


华社通过一些组织与政党的领袖,过去一直炒作国阵政府“苛待”华小,“打压”华文教育,包括不在华人人口集中的地区增建华小。他们会对一些无法影响政府政策的官员甚至是政治小人物对华小不利的言论跳脚,还摆出“义愤填膺”的样子,但是却对首相要增建华小的言论反应冷淡,有的干脆就“未卜先知”的告诉大家增建华小绝对是骗人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其中一个解读,当然是华社对国阵政府的不信任,似乎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另外一个可能的解读的是:华小增建的问题一天不解决,那些为了政治利益或者是个人宣传就有本钱继续炒作此课题。课题要是解决了,对他们是坏处多过好处。


对政治与政府运作不甚了了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毫不含糊的说明了一个事实:很多华人把华小当作是政治筹码或是个人在报章亮相的工具,但在有机会兑现筹码—也就是在全国大选把手中一票投给给予承诺的政党的时候,却不把华小课题当筹码,反而把它当情绪宣泄的管道。换句话说,政府增加建华小是应该做的事,不应该当作是“讨价还价”的课题。这同时还反映出华社一般对政治与政府运作不甚了了的大毛病。


就政治而言,巫统作为国阵的老大,需要兼顾非马来人的要求,更要考虑到满足这些要求的同时,避免引起党内不满。毕竟,要领导巫统,纳吉需要党员的支持。党员的支持是他当国阵主席的先决条件之一。其他先决条件就是领导国阵,在全国大选赢得足够的议席组织政府。支持政府的,当然在一些课题会得到更好的回报。而反对国阵政府的,按我们的政治游戏规则,就是不稀罕国阵政府对华社做出什么回馈—特别是那些涉及族群“权益”的课题。


在政府层面,华社不能一直摆出对抗的姿态应对。华社要获得政府官员的正面回应,有必要让官员觉得华社是替政府解决问题(比如提出要求的同时,何妨加入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也不要忘记,公共服务存在“小拿破仑”—可能因为种族、宗教以及党派立场,存心刁难,目的之一就是要让民众对政府领袖不存好感。


因此,纳吉即使“预告”好消息,激起不了他们的热情,也就不难理解了。纳吉的声明是属于“动态”的,也就是最近才出街的声明。华社如此的反应,或者会让政府感到增建华小,并不是华社主要关心的。


不能完全怪罪华人社会

放在比较“静态”的层面来看,即使马华在过去几十年扮演真正的捍卫华小的角色,华人仍然觉得马华做得不够,并以此议题当作是拒绝马华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我们不能完全怪罪华人社会,还要怪马华以及像民主行动党这样的国会反对党。


马华不敢大力宣传或者说懒得去思考如何使用有效的方法来宣扬本身的政绩,而让民主行动党有机可乘数落马华在华小问题的无所作为。久而久之,华社就形成了一种难以纠正的成见,以为好像马华这样的国阵华人政党,是在做着“卖华”的勾当。


就事论事,要是马华“卖华”成功的话,华小不会存在,而会和新加坡一样,华文只成为一科选修科;其他反映华人特征的硬体与软体即使有存在,规模和数量肯定比不上我们现在所看到的。

华人社会似乎还存在一个在反民主的想法,也就是对执政党选前“派糖果”讨好选民的方法十分反感,以为那是违反民主、贿赂选民的做法。许多华人认为,好像增建华文小学的事儿,平常就需要做而不是等到大选快到的时候才来承诺。华人根据此前提下结论说政府根本没有诚意增建华小而不买政府的账,还在没有举出任何数据的情况下言之凿凿指控国阵政府根本就没有增建华小。但他们同时不问国会在野党(尤其是得到华人选民大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对增建华小有什么“好介绍”,让人感觉是华人为了反对国阵政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


选民向政党“讨价还价”最佳时机

成熟的民主国家,选民知道政党要得到选民手中一票,需要讨好选民,而选民也应该知道大选是“讨价还价”的最佳时机,大胆的提出诉求。但大马华人却反其道而行,不但不提诉求,还直截了当公告天下华人就是要改朝换代。这是对抗,不是“讨价还价”。在民主社会里,政党搞对抗可以得到好处,但对选民而言却不是明智的做法。国会在野党的宣传口号“反抗到底”(lawan tetap lawan),就是这么一回事。


就马来西亚的情况而言,华人社群自认对一切与华文教育有关的问题都很执着,那么何不让手中一票,换取华文教育更完善的发展?现实的社会里,华文教育只是华人社会要捍卫的权益之一,华人还有其他权益要关注。这就是为什么华人群体内,有各式各样的利益,而对这些利益孰轻孰重,华人倒是存在很大的分歧。吊诡的是,很多华人酷爱动辄把自己当作是华社的“代言人”,导致华人根本就无法正视华社对华人权益存在的分歧,让政客乘机“挑拨离间”—华小课题就是其中之一。


当政的优势是能够在政策上吸引选民,国会在野党的优势不在于政策而是以抨击当今政府的种种不是,并大谈特谈许多“理想”及根本做不到的事来争取支持。比如华小的课题,国会在野党只需要抨击政府,特别是华人参政党“无能”而无需提出任何改善华小状况的方案,就能够争取到选票。

  雪、槟没有根据人口需要拨地迫中央建华小

要建新的华文小学,其中关键的因素是土地,而土地是属于州政府的权力范畴。在国会在野党执政的州属,特别华人人口较多较集中的雪兰莪及槟城,州执政党联盟并没有“根据人口需要拨地”作为建华小的用途。要是国会在野党有诚意,对华人选民大力支持做出回馈,为何不根据需要拨出土地,迫使中央政府没借口不在有关土地建华小?显然的,国会在野党并没有能力解决华小的问题,更没有诚意在增建华小及解决华小其他问题扮演任何角色。


比如说,自认关心华教的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曾在国会走廊上指大马华小学生人数自1990年的58万1082人增加至2000年的62万3343人,但华小却从1290所降至1284所。根据此数据,她质疑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1995至1999年之间担任教育部长时,兴建了多少新华小。


我们都知道,在华小“一间都不能少”的荒谬前提下,很多华人都会感觉到华小数目的减少,就是国阵打压华教的铁证,因此就可以轻易相信张念群的“挑拨离间”。


稍有理性并对华文小学状况有了解的都可看到,上述数据截至2000年,已经“过时”。实际上,我国现有1291间华小,其中19间是全新的小学。但张念群绝对不会告诉大家华小数目事实上没有减少,证明政府没有“打压”华教,因为这不会为她及其政党带来政治筹码。另外,对马华过去一直协助进行的迁校,要嘛不置可否,要嘛就冷嘲热讽,哪里会为微型华小重获新生而鼓掌?讲到底,应该赞扬的时候给予赞扬,绝对不是民主行动党的文化。


我们也不要忘记,不少华小是坐落在乡区。随着国家的发展,乡村人口往城市移,生源减少。以前学生人数多的乡区华小,学生人数大幅度减少。目前,我国学生人数少过150名学生的华小有400多间,占了华小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人数少过30人的微型华小有约106间,有好几间已经出现非华裔学生人数超过一半甚至全部学生皆非华裔的窘境,而在东马的不少华小,非华裔学生占了多数,当地华小董事及家长为免背上“民族罪人”,苦苦出钱支撑,是少人关心的课题。


  华小面对国际学校的挑战

就全国数据来看,华小目前大约有18%(约10万人)的友族同胞学生,而随着中文经济价值的提高,非华裔学生就读华小的人数必然增加,而在华小执教的非华裔老师,也会跟着增加。从族群角度来看,这是华小“变质”;而这是无可避免的趋势。另外,国际学校(主要是英文教学)数目增加,很多为了吸引华裔学生而提供华文科。有较强财政能力的家长考虑到孩子可以同时学英文及华文,为孩子的未来着想,会把孩子送去国际学校。国际学校是华小需要面对的竞争对手,不再是未来,而是现在就存在的问题。


华社不能再用悲情来看华小的课题,画地自牢。事实上,有相当部分的华人看到国内及国际的发展,并不认为华小作为华文教育的“堡垒”,是华社当作民族尊严来捍卫那么简单。相反的,他们认为,我们有必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把华文教育当作是马来西亚语文教育的一环,欢迎各族学习—好像国文及英文成为跨族群的语文,增进族群间的交融。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