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阿末扎希领军巫统 走保守民族主义何足忧?

 ·2018年7月14

在2018年6月30日举行的巫统党选,原任署理主席阿末扎希击败对手东姑拉沙里以及原任巫青团团长凯里,中选为巫统的第8任主席。森美兰前州务大臣莫哈末哈山中选为署理主席;副主席分别为乡村发展部前部长阿末沙比利、教育部前部长马哈基尔以及柔佛州前州务大臣莫哈末卡立。


这是巫统在5月9日全国大选后失去政权的第一次党选举。在191个巫统区部中,阿末扎希获得99个区部的支持,凯里与东姑拉沙里分别赢得61票及31票。其余的两名党主席候选人没有得到任何票数。

 

这次巫统党选举成绩传达了什么样的讯息?


国席最多的单一政党

大家首先看到的当然是巫统即使失去了政权,但到目前为止还是国内国会议席最多的单一政党(目前已经有三名国会议员宣布退出巫统),共有51个国会议席,其未来动向是值得关注的。


阿末扎希被选为巫统主席,很多人都认为巫统将会更加右倾,以巩固它的马来民族主义为主(也就是维护马来人、回教、马来文及马来统治者)的斗争方向。这其实是决定巫统生存与否的关键。巫统的基本盘,还是在马来社会。


阿末扎希击败立场摇摆的东姑拉沙里以及主张巫统开放门户给非马来人的凯里,说明了巫统代表需要一个在维护马来人利益站稳立场的领袖。在巫统史上第一次的巫统主席候选人辩论,只有阿末扎希表明巫统不会开放门户给非马来人、确保马来人与穆斯林在《联邦宪法》下受到保护以及在国语课题上抨击林冠英。


在凯里与东姑拉沙里承认人民已经对巫统失去信心的时候,阿末扎希指出在第14届大选,巫统在所竞选的国会议席赢得了46%(也就是121中的54席)。不仅仅如此,只有他提到巫统被冻结的银行户头。


凯里拉沙里没有摸到党员的脉搏

总而言之,这显示了巫统代表要的是一个可以站出来用勇气捍卫该党的传统和现状的领袖,而不是一个懦弱,公开承认错误的领袖。凯里与东姑拉沙里,显然没有摸到党代表及党员的脉搏,输了毫不让人感到意外。


这同时也反映了凯里和东姑拉沙里,并不了解为何国阵会失去政权。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会失去政权,从选票来看最主要还是两个关键因数:华人选民情归希盟以及伊党搅局。


根据选举委员会的数据,在第14届全国大选共有3,988,056名华裔选民,占总选民人数14,940,624人的约26.69%。以95%华人选民支持希盟的比例来算,也就是希盟所赢得的47%的普选票,华人选民占约25.65%,也就是这个总票数的约55%。正如之前所提到的,希盟只获得25%马来选民的支持。如此的成绩,证明在马来人政治里头,巫统与伊党还是马来选民的主要选择。


伊党在第14届大选竞选156个国会议席,比第13届竞选的79席多出近一倍,在好几个华人选民占相当比例(至少15%)的选区,分散了国阵的选票。也就是说,不管是公正党、土团党还是诚信党,中选的国会议员即使不是全部,除了靠华人选票,大部分都是因为伊党无意中的“协助”。


希盟在丹登两州一席未得

值得注意的,伊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不靠华人票,却能够赢得19个国会议席,比第13届的21个只是少了两个。不仅仅如此,希盟在华人人口稀少的吉兰丹与登嘉楼输到清光。这证明了伊党在马来社会的支持,比土团党和诚信党还强。


在比较客观分析了本届大选成绩,我们可以发现到土团党竞选54个国会议席是希盟之首,只赢得13个国席,获选率只有24%。


这说明了什么?标榜挑战巫统主导的国阵的土团党,并没有得到马来选民足够的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巫统并不是如凯里所说的,需要开放门户给非马来人加入,也不是拉沙里所说的巫统需要道歉。巫统需要检讨,但检讨并不等于需要改变巫统捍卫马来人权益的斗争目标,也不需要为维护这个斗争理念而心有愧疚。换句话说,马来人还是巫统基本盘。


因此,那些以华人的视角判定巫统“不改变等于坐以待毙”,是离地的说法。客观事实就摆在眼前:火箭几十年来,最高领导没有改变。人民公正党的实权领袖,20年来就是安华,即是靠个“烈火莫熄”捞选票。其余两个政党,没有基层。这几个政党,说不好听一点的话就是靠一阵反国阵的风赢得政权。如果说到什么改变,那就是很多选民要“换政府”,与政党有没有改革是风马牛不相及。


敦马能够坐上首相的位子,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得到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而是他是绝对关键的少数--个人的魅力及魄力。就如行动党所宣传的:敦马是唯一能够击败纳吉的马来领袖。


个人魅力与魄力能维持多久?

敦马毕竟是政坛老将,他知道没有足够的议席作为基础,凭个人魅力与魄力,能够维持首相这宝座多久?敦马也公开承认,希盟并不稳,可是他到目前还有能力掌控;如果没有能力掌控,他会下台。


敦马说得那么直白,其中原因不难明白:成员党可以因为政治理念或者利益分配不均而拆伙,另外谋求新的合作伙伴。因此,他需要“先发制人”,暗示盟友要是他无法控制希盟,希盟就等着瓦解吧!短期内,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需要“忍耐”,长远来说未必如此。毕竟,政党之间的权力关系,是跟着时间改变的。


509后的新局势,基本可以定位为“三分天下”(西马,那就是希盟、国阵以及伊斯兰党),如果再加上砂拉越本土政党联盟,就是四分天下了。这样的情势,存在很多变数。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阿末扎希当选巫统主席,意味着巫统(国阵)不会与土团党合作(而不是敦吗所说的希盟不会与巫统合作),但还是可能与人民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合作。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巫统有50多个国席,加上不在希盟的参政党(沙巴的复兴党)的8个国会议席、砂拉越本土政党联盟(GPS)4个成员党的19个国会议席,即东马总共有27个国席,以及伊党的19个国席,再加上少数的公正党/行动党议员加盟,政权易手并非完全不可能!


作为一个强势领袖,敦马是不会忍受议席最多的人民公正和民主行动党的掣肘,更加希望拉拢相对来说势力更强的巫统。这是另外一个可能。


事实上,在斋戒月期间,阿末扎希拜会敦马。谈话的内容,是两方各自表述。敦马说阿末扎希请教他要如何领导巫统,但阿末扎希否认敦马的谈话。根据一些说法,是敦马要阿末扎希带领巫统加入土团党,但是遭到阿末扎希拒绝。


巫统不会向土团党“俯首称臣”

持平而论,阿末扎希当时是巫统代主席,没有权力代表巫统做决定。不管怎么样,敦马接见阿末扎希,是要试探阿末扎希与敦马合作的意愿,但看来阿末扎希没有这样的意愿。从权力考量来看,巫统没有必要依附在国席比巫统少的政党。而且巫统是个老招牌,几十年来坐大惯了,里头的党员大部分也不支持马哈迪,看来不会向土团党“俯首称臣”。这与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的做法不可相提并论!


还有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是:要建立一个党不是容易的事。现在土团党虽然在内阁里势力最大,但该党只有13个国会议席,本身其实是无兵无将,在短期内无法扩充其组织及党员人数。而敦马本身还没稳定希盟里头越来越多且无法掩饰的矛盾,那里还有时间去思考扩大党组织及党员人数的问题,比较容易却成效高的当然是与巫统合并(谁吞掉谁是另外一回事)。


出现如此的局面,敦马下一个步骤可能是要让巫统走向衰弱甚至是瓦解(例如宣布巫统是个非法组织),避免巫统与其他政党联盟。这毕竟还只是一个可能,敦马对这个“非常做法”还是有顾忌的。他需要考虑到马来社会的巨大反弹。


事实上,火箭看来是不希望看到巫统完蛋。说好说歹,巫统是最大的国会反对党,可以有效的制衡敦马。巫统所给予的外部制衡,比行动党对土团党的内部制衡容易。另外,要是巫统真的被宣布非法,其议员真的加入希盟,将会加速希盟的瓦解——这主要倒不是因为政治斗争理念的理由,而是权力的结构的改变。


这外部制衡,还有另一层意义:马来人之间的制衡。马来社会向来就不是铁板一块的,但是马来社会最明显的认同因素是种族与宗教,好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甚至世俗主义等意识形态,并非马来社会的主流。


长远而言,马来人之间的制衡,也意味着巫统、人民公正党、伊党、土团党以及诚信党,都会积极的去争取更多马来人的支持。它们要用什么样的议题来争取马来人的支持呢?


捍卫马来人的权益

阿末扎希所传达的讯息很清楚:捍卫马来人的权益。那敦马的土团党呢?也是捍卫马来人的权益。伊党在捍卫马来权益之外,还特别注重捍卫伊斯兰教。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当然是绕不开捍卫伊斯兰教这一议题。至于公正党,虽然标榜多元,但是党员及党领袖以马来人为主,需要马来人的支持。


所以,马来政治未来的发展,还是围绕在种族与宗教。这是到现在还没改变的基调。从这个角度来看,巫统在阿末扎希的领导下,会走比较保守的民族主义路线,会在涉及马来人经济、文化(语言)、马来统治者等等,有更加激进的言论,是预料中事,也是必然的逻辑结果。


与政党更倾向保守宗教比较,保守民族主义路线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伊党成立60多年,是众多政党中斗争理念最明确的政党。这个政党,不是靠吹(也就是无日无之的宣传)发展起来的,而是一步一脚印建立起来的。很多马来同胞(包括许多专业人士),看不惯巫统的世俗和资本主义(被认为是一切腐败的根源)的路线而加入或支持伊党。


第14届全国大选,伊党不靠华人选民的支持却赢得19个国席,恰好证明了不与世俗的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合作,伊党仍然有生存与发展的空间。所以,阿末扎希被选为巫统主席,我们要担心的倒不是他走种族路线,而是宗教路线。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