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不满中国与国阵政府关系密切
马哈迪信口雌黄攻击中资

 ·2018年4月14日

希望联盟(希盟)的“最高领袖”马哈迪,曾多次抨击纳吉领导的政府,引进太多中国投资(包括在柔佛购买房地产),是出卖国家主权。他之前还曾声称已经有70万中国人拿到马来西亚公民权,将会在来届大选投票帮助国阵。他也以彭亨州马中关丹产业园因为设有华巫文中国地名(钦州路),来证明纳吉“出卖国家主权”;但是,在中国广西的中马钦州产业园,有一条Lebuh Kuantan(关丹路)。按照敦马的逻辑,中国岂不是把主权典当给马来西亚了?这事实上反映了关丹与钦州友好城市经贸的合作的重要指标,同时也展示马中两国的友好关系。


用“纳吉出卖国家主权”引马来人反感

最近,敦马指浮罗交怡的99个岛屿,其中3个被政府偷偷卖给了中国人,吉州大臣阿末峇沙对此啼笑皆非,促请92岁老人家拿出证据来。敦马发表这样的言论,主要对象是马来社会。他希望借“纳吉出卖国家主权给中国”,来抹黑国阵并引起马来人的反感。


此外,敦马也扬言,要是希盟在来届大选取得执政权,会检讨耗资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工程是否可行;如果工程已经进行,希盟将会终止工程。他给的理由是,从吉隆坡乘飞机到哥打峇鲁、只需30分钟,哪里会有人愿意花14个小时乘搭火车从巴生港口到哥打峇鲁?他认为建东海岸铁道是浪费资源。


在约13个月前推展的东海岸铁路,全长688公里,跨越雪州、彭亨、登嘉楼以及吉兰丹。涉及这项工程的包括挖掘至少44个隧道。


敦马从乘客与资源的角度来“证明”不需要东海岸铁路,表面上看来很有道理,深一层想却只是“为反而反”。首先,这条铁路最重要的功能,是运输各式各样的货物。从西海岸的巴生港口,运输到东海岸,另一边是从关丹港口还有东北的道北到巴生港口,途径好像文冬、文德甲、龙运、哥打峇鲁等的市镇。这可带动铁路周边的经济(各种产品有更广的发行网)。


第二,东海岸铁路一旦建成,也就意味着有些货物,可以在巴生港口卸货,运到关丹港口,再转运到东亚国家及地区(中日韩朝以及台湾香港等),这可降低绕过新加坡的运输成本及减少运输的时间。


东铁可产生不可低估的经济效应

第三,预料东海岸铁路一旦投入运作,将为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2%。另外,铁路周边地区的地价自然会有所增加。而所涉及的550亿资金,从长远来看并不是个负担,因为东海岸铁路是个重要的基本设施,而其本身也有产生不可低估的经济效应。


第四,从旅游业的角度来看,东海岸铁路的完成,也为游客增加一个欣赏我国自然风景的项目。沿途的小镇,经济上有新的收入。


我国政府选择中国公司,接受中国所提供的低息贷款,敦马当然会说纳吉出卖主权,留下庞大的债务给后代。希盟其他领袖,包括一些华人领袖,也经常发表类似的言论,试图让那些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存有偏见,对“台湾独立”存有幻想的华人(尤其是留学台湾的年轻人)相信纳吉跟中国的关系那么好,对我国的民主自由的发展不利。


希盟领袖时不时发表类似的言论,一方面很明显的是要人民相信,国阵政府所推行的大型工程,都是要“人民埋单”,而完全没有为人民的福祉着想。相信这种说法的人,绝大多数是我们的华裔同胞。


需要有事实根据而不是道听途说

我们不能完全怪他们有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但是,我们认为,这种想法有必要根据事实,而不是道听途说。以纳吉领导下,完成的其中一个大工程第一捷运(MRT 1)为例,我们可以看到这工程比原定早两个星期完成,节省了20亿令吉。


要是在敦马时代,采取的是“抄捷径”的方法,也就是把工程分给朋党,这里头就涉及不专业、不负责等的弊病。这是事实,路人皆知。但是可悲的,许多华人选择相信应该根据敦马的方法发展国家。


另一方面,即使中国在我国的直接投资,还排在新加坡、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等之后,希盟领袖频频以中国投资近年来明显增加大作文章,声称纳吉在出卖国家主权,难免让人感觉到希盟那么针对中国的投资,要是它真的执政的话,马中之间的良好关系会不会受到破坏?


就此问题,纳吉4月1日在推介电子商务微型贷款时郑重指出,希盟在其大选宣言中阐明,会检讨或取消国阵与外国达致的合约,包括很多与中国签署的合约。纳吉认为,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说法,并指出如果我国取消这些合约,中国就不会向我国购买诸如棕榈油的货品,到时我国的经济将会不堪设想。


中国不买棕油65万小园主也受影响

纳吉没有特别提到,要是中国不跟我国购买棕榈油,损失的不只是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的垦殖民以及油棕种植业大企业的工人,以华人为主的小园主的生计也会受到打击。马来西亚共有574万公顷的油棕种植面积,当中将近40%是小园主——人数达65万人,大部分是华人所拥有。


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种恐吓,让人民因为害怕而支持国阵;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是政府对人民的诉求:要是选民不给予国阵支持的话,国阵失去政权,当然就完全无能为力确保新政府会承认国阵与外国所签署的政府与政府的合约。


出现政党轮替,新的政府有权力决定自己的政策方向,也有权力取消前任政府与其他国家签署的合约。要是希盟“萧规曹随”,不就意味着前朝政府的政策,根本就没问题,批评污蔑纯粹是批评污蔑?


所以,身为选民,我们务必强烈的要求国会反对党要是不同意国阵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对中国在我国投资的政策,有条理的列明不同意国阵政府相关政策的理由,并提出具体的方案,而不是提出不着边际的“儿孙负债”、“浪费资源”等等来忽悠选民。


要等到中国把资金转到他国?

毕竟,国家的建设与其他经济活动一样,都涉及机会成本。也就是说,如果现在不利用中国的资金以及基建的先进技术(成本相对而言比其他国家低),难道要等到中国资金转移到其他国家及由其他国家来兴建我国的关键基本设施?


以上是从国内的层面来看国阵与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关系。从国家关系及全球的角度来看,国阵继续执政,有利于我国对外及外交政策的延续,还有更加重要的能确保我国国内社会经济等领域的稳健发展。


稳定的政治,有利国家的发展。中国在邓小平在1970年代末推出改革开放政策,稳住政治。当时很多人并不相信政治稳定可以确保经济发展。而这样的想法基本上根据西方某些学派的逻辑,认为国家的经济要发展,先改革的应该是政治。


邓小平却反其道而行,形象的以“摸着石子过河”来概括他的改革开放,誓要打造“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让一些人先富起来—也就是先让中国人民在经济上起步。在短短的一代人不到时间内,中国的经济发展超乎许多西方国家的想象。


中国模式制造经济社会发展成就

中国的模式,制造了对许多西方国家而言几乎是“奇迹”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现在许多欧洲国家称羡的模式。要是邓小平“媚外”,照搬西方国家鼓吹的政治改革先行,经济发展自然跟着来的模式,中国能够取得今日的成就吗?俄罗斯最初根据西方模式改革(先政治后经济),一度走向没落。


同样的,马来西亚是个独特的国家;我国的政治领袖,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摸着石子过河”,没有照搬西方国家民主那一套。可惜的是,很多华人不理解这一点,以为“改朝换代”,肯定比维持现状好。


大家可以参考中国和新加坡的例子,更有必要把台湾的民主发展当作是反面教材,千万不要让“改朝换代,明天一定会更好”的伪命题误导,一失足成千古恨。试想想,要是中共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屈服于一些被美国利用或者迷信西方那一套的“民主斗士”的诉求,中国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吗?而作为海外华人重要组成部分,大马华人能够在中国崛起的时候,扮演重要的角色吗?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一国对外及外交政策,除了涉及官僚制度(比如外交部以及其他相关的政府部门),经常扮演关键角色的是政府的首长。


马中建交展示敦拉萨高瞻远瞩

回顾历史,纳吉的父亲敦拉萨,在处于冷战高峰期,国内面对马共的威胁,但是毅然决然在1974年与中国共产党政府正式建立邦交,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这展示了敦拉萨及其团队的高瞻远瞩和勇气以及对东南亚与中国地缘政治的深刻了解。


东姑阿都拉曼当首相的时候,是坚定反共的领袖。敦萨拉继任首相后,采取了亲中国的立场,所依据的是不能孤立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东南亚和中国是命运共同体。


纳吉多次明志,以其父敦拉萨为榜样,非常注重马来西亚与中国的关系。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维持密切的关系。这样的密切关系,引起美国的不快,因为美国无法利用马来西亚来搞中国。


大家都知道,美国过去几十年,都以“输出民主”为理由,通过诸如选举制度不公的问题,资助发展中国家的反政府运动,以达到所谓的“政权更替”(Regime Change),期望新的政府的对外政策向美国倾斜。


因为马来西亚的地缘战略在国际关系的重要,以及国阵政府(特别是纳吉)与中国之间的密切关系,成为美国的“眼中钉”,美国早就试图通过安华推翻国阵政权。自从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通过资助我国所谓的公民社会组织和政党来催化“改朝换代”看来没那么明显,但是美国一些既得利益组织,仍然要马来西亚出现“政权更替”。


美中贸易战与大豆油棕油

现在,美国因为不满该国与中国之间每年出现庞大的贸易赤字,也就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超过了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因此与中国展开了贸易战。中国要是想改善这不平衡的状况,可以采用的办法就是用大豆油取代棕油。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中国向美国购买大豆,是改善美中贸易不平衡的重要步骤。我们不要忘记,中国是我国棕油的主要买家;而随着两国关系加深,中国会进口更多的棕油。美国有自己的大豆油,即使有买我们的棕油,还是微不足道的;欧盟以油棕种植破坏环境为由,减少购买棕油。


敦马讨厌中国,因为在敦马眼中,中国“帮”纳吉;中国不喜欢敦马,可能的原因是敦马好像不欢迎中国的投资。希盟执政的话,中国不买棕油,怎么办?


如此的一个状况,没有人可以保证希盟的领袖,会像纳吉一样得到中国政府的信任;希盟领袖,左看右看,也看不到一个有像纳吉的这样的外交手腕。总说一句,我国虽然是个小国,但在国际关系上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希盟有没有这样的人?敦马可能是个人选,但是以他的年纪,要经常出国,体力无法负荷是大家都知道的。除了敦马之外,我们有没有看到希盟其他摆得上台的国际领袖?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