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需要什么样的政治领袖?华社不会问也不敢问

 ·2017年5月13日

2017年4月11日,首相纳吉宣布委任国防部部长希山慕丁兼任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一如所料,因为距离第14届全国大选的日期不远,纳吉这一步棋,与大选有关。


至于何以与大选有关,很多人只是想当然的做出各种猜测。这也难怪他们;毕竟,在宣布有关委任的时候,纳吉并没有具体的说明希山要负责的是什么样的特别任务。过了几天,我们才大概知道希山的主要职责,原来是沙巴州海域的安全。其他的,还可能包括一些涉及外交的事务。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继续作出各种猜测。例如,纳吉委任自己的表弟,是要“制衡”现在的第二号人物阿末扎希。巫统的政敌更是希望这是巫统党争的先兆。

我们不可否认,委任希山出任特别任务部长,有一定的策略考量,但是把这项委任简单的从权力斗争的角度来看,可说是见树不见林。

就我国特别任务部长的历史来看,除了敦拉萨,其他受委为特别部长的,都没有成为首相或者副首相。过去的特别任务部长包括了巫统的卡扎里沙菲益和东姑阿末里道丁、伊斯兰党的阿斯里慕达、马华公会的曾永森、砂拉越土保党的泰益玛目以及巫统的达因再奴丁等。

特别任务部长根据当时氛围委任

纵观特别任务部长在我国历史上,是根据当时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氛围而受委任的,是否能在政治上为有关部长加分,并不是必然的。

要不,以纳吉现在在巫统的稳固地位,要真的扶持也是他的表弟的希山慕丁,大可直截了当的委任他出任第二副首相,“制衡”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何必多此一举委任他兼任特别任务部长?

事实上,多一个部长职,意味着希山需要背负更多更大的责任。这绝对不是个优差。况且,阿末扎希现在兼任副首相及内政部长,已经是位高权重。此外,纳吉也公告世界,赋予希山新的任务,是阿末扎希本身的建议。

从巫统当前的结构来看,在原署理主席慕尤丁被开除出党,三位副主席之一的莎菲益阿达退党,而希山慕丁与扎希原本都是副主席。扎希受委副首相兼代署理主席职位,成为党、政第二号人物。希山在巫统是第三号人物,在这个时候受委兼任特别任务部长,俨然是政府里的第三号人物,并无不妥。

这除了契合纳吉沉稳的领导作风,也符合巫统党内的“风俗习惯”—因为这样的委任,基本上并没有违反巫统的权力结构,因此可以得到党员的接受;党内即使出现派系,要反对纳吉这个动作,极可能被视为“师出无名”。

因此,把这新的委任当作是纳吉党内地位受威胁,“制衡”阿末扎希而下的一步棋,我们不能全盘否认,但在目前来看,我们并没有看到巫统的派系之争浮出台面。要是纳吉直接委任希山为第二副首相或者任何明显掣肘阿末扎希的官位,那又当别论!

巫统内乱在野党才有机会大有斩获

即便如此,国会在野党领袖及其支持者,指望看到的就是巫统“内乱”,才会狭隘的从权力斗争的角度,而不是巫统本身的“风俗习惯”或者伦理来解读纳吉的最新的动作。只有巫统内乱,国会在野党在大选才有机会大有斩获。

更多时候,华人倾向于从权力斗争看纳吉及其他巫统领导人的一举一动,看不到巫统在安排接班人,有自己一套行为准则,以确保巫统地位巩固,有能力继续获得党员及人民的支持,组织政府、领导国家。

不管怎么样,我们需要先指出到现在为此,大部分马来人认同巫统捍卫马来人的权益,但是华人却不认同马华捍卫华人权益;相反的,大部分华人认为马华“出卖”华人的权益。而标榜多元但以华人为主的民政党、人联党以及民主行动党,都不自认为是代表华人。

这是华人/华基政党的“先天不足”,因此就缺乏一个捍卫族群的使命感与责任,无需顾虑太多党领导层延续的问题,因此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内部权力斗争以及外部的权力斗争。

巫统党员把党利益放在最高点

一个组织不可能没有不同的意见与派系的存在。政党存在的最终目标是要掌握权力,权力斗争更加激烈。巫统成立迄今约71年,因为其党员毕竟还有一个以当前主席马首是瞻的传统伦理,把党的利益放在最高点,即使面对好几次的党争,但还是能够继续壮大。

最近的例子,是由前首相兼巫统前主席敦马哈迪主导的倒纳吉运动,因为巫统党员以党主席马首是瞻,马哈迪即便以前首相与前主席的威望,还是敌不过绝大多数党员维护巫统的意愿。这与上一次敦马倒阿都拉的情况有天涯之别。当时,敦马刚卸下首相位子不久,在巫统内有很强的支持力量,可以轻易地利用其个人的影响力迫使阿都拉提早退位。

反阿都拉使国阵失去2/3国会议席优势

可能让许多党员预想不到的,反阿都拉所造成的效应是让巫统主导的国阵在国会在2008年失去三分之二议席优势,还丢掉4个州政权(不包括吉兰丹),在2013年全国大选国阵还是无法再破三分二国会议席的优势,亦无法夺回雪州与槟州的政权。这也意味着,巫统处在创党以来最弱的位置。

这次马哈迪重启倒巫统党主席的计划,让之前鼎力支持马哈迪倒阿都拉行动的党员有所警惕。有所警惕,是因为害怕巫统再三受挫。

马华与民政党的党员,没有这样的“爱党”文化,往往在在党争过后,继续把派系“继承”下来,牵制着该党的前进步伐。多年来都是如此。

大部分华人不认为马华捍卫华人权益

更加严重的,华社不但不对马华“宠爱有加”,还希望马华完蛋。原因?正如上面提到的,大部分华人认为马华非但没有捍卫华人的权益,还“出卖”华人的权益。吊诡的是,华人最近十年来却是一面倒的支持标榜多元的民主行动党,却不要求该党捍卫华人的权益。

这些所谓的权益,主要牵涉到经济与教育。华人不满甚至厌恨马华,是认为马华没法替华人捍卫这些权益。与此同时,他们支持行动党,理由不是这些权益受损,而是要求“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

华社要马华捍卫的权益但却以要求受到公正平等对待为理由而支持行动党,是互相矛盾的。正如上面所说,行动党从来就没有说它代表华人,更没有明说要取代马华“代表”华人的地位,那华人支持行动党,到底是要华人的权益受到保障、还是要华人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或是鱼与熊掌要兼得、或者迷惑?我们相信是迷惑。

从逻辑来讲,华人要保持本身的文化及族群特征,是一种特别要求,要的是受到差别对待,而不是公正平等的对待。这与马来人与印度人等要求保持本身的特征的逻辑并没有差别。既然要求差别对待,又怎能够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

基于此,公正平等的诉求当个理想情有可原,但是把这个理想当作是华社权益的替代物,那就是不可思议了!马华和民政党已经认清事实,对此无能为力;民主行动党也知道这只是个理想,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但是它具备马华与民政党所没有的优势——不需本钱的推销这个理想,
还把达不到这个理想说成是马华“出卖”华人权益。

华人普遍上不满政治现实,即使心里不相信这个理想可能实现,但还是当作是可以成真的梦想。

华人华基朝野政党都需看巫统脸色

如此一来,华社没有像巫统这样一个有明确目标的政党。巫统是个保守民族主义政党,旗帜鲜明。他要捍卫的是宗教(伊斯兰教)、种族(马来人)与国家。马华自称代表华人,有名无实;民政党与民主行动党标榜多元,同样是有名无实。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争取华人的支持,同时要看巫统的脸色行事。

大家都心知肚明巫统在华社的形象很差,除了巫统某些领袖的言行举止、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实行的政策的偏差,还要归功于民主行动党的宣传成果。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身为国阵的成员党,马华与民政党需要靠巫统;而作为非国阵成员党,行动党更加需要巫统。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是:不管是马华民政,抑或是民主行动党,都要靠巫统“吃饭”。

行动党要靠巫统“吃饭”

说到民主行动党要靠巫统“吃饭”,乍看是胡言乱语。细思之,并非如此。最明显的,没有巫统这个“箭靶”,行动党就无法在华人社群里树立为华社“打抱不平”的形象,并把马华与民政党描绘为巫统的“走狗”,躲在巫统的沙笼里头,当家不当权。

如此一来,华人选民因此感到自己受到巫统欺压,但因为无法直接“教训”巫统,而间接通过民主行动党“教训”马华民政来“教训”巫统。行动党多年来建立的支持力量,是通过骂巫统,但在选举的时候却不敢直接面对巫统候选人,只敢对付马华和民政的候选人。从这个角度来看,行动党高喊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只是一层华丽耀眼的包装纸。

因为这样的一个政治现实,这些党因为有巫统这座“靠山”也就无需为培养接班人处心积虑了!华社不能出现登高一呼,或者至少有个标杆式的政治人物,还是有客观因素的制约,不是偶然的。

华人需要什么样的政治领袖?

华人会担心马华、民政党与民主行动党接班人的问题吗?至多我们会为这些党的领袖为了权力斗争,展现难看的吃相而感到厌倦,从来不会问,可能也不敢问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华人政治领袖?

在国阵阵营里的华人政治领袖,对许多华人而言,都不是真正的领袖;在非国阵的华人政治领袖,个个都是华人政治领袖,好像领袖可以像街上拉夫一样得到的。对“领袖”有如此这般的肤浅划分,难怪很多华人从政者都以为自己是天生的领袖,其他都是庸才或者说其他人的“附庸”,没有独立自主的地位。

从组织的角度来看,巫统至少有自知之明,知道培养领袖,特别是领导像我国这样一个多元种族的领袖,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经过各种各样的考验。纳吉从政41年;在他成为首相的时候,已经有了超过30年的从政以及公共行政的经验。希山在1980年代末开始涉足政坛,迄今也近30年,也曾领导过几个重要的部门。

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人政治是:大多数领袖,不是以“明星效应”在政治上熬出头。反观华人政治,属于反对党的“明星”式(或者说“偶像派”)政治人物大受追捧,而实干型(或者“实力派”)的政治人物,是不会受欢迎的! 华人政治素质整体来看,是每况愈下,民众追明星的心态贡献不小。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