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郭鹤年否认反政府 华人是否应仿效?

 ·2018年3月10日

具争议知名部落客拉惹佩特拉,前些时候在他的网站《今日大马》(Malaysia Today)发布三篇文章,声称马来西亚首富丹斯里郭鹤年通过他的侄儿郭孔怀,资助国会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主导的《马来西亚透视》(The Malaysian Insight)每年1千万令吉,作为推翻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的一个管道,目的是要让华人管理这个国家。不只如此,拉惹佩特拉还声称郭鹤年早在20年前就开始支持倒国阵的活动。


这些指控,说严重其实也不怎么严重。如果拉惹佩特拉的指控可信的话,那就是说郭鹤年早在20年前就要倒巫统了,现在为什么却可以成为一个课题?


另外,从理论上来讲,在一个民主社会,任何人不管贫富,都有权利支持任何他“中意”的政党—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甚至在同一个时候资助朝野政党,不必害怕受到对付。


况且,拉惹佩特拉也不是第一次揭发民主行动党收取巨额政治献金。


声称敦马给火箭10亿令吉

在此之前,他也曾揭发前首相敦马哈迪有条件的给了火箭10亿令吉。这些条件,包括了如果国会在野党联盟执政,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将出任副首相。火箭曾恫言要起诉拉惹佩特拉诽谤,但是到目前还是没有采取行动。


另外,在2016年初,针对伊党一名资深政治领袖说有人为行动党提供12亿令吉,以便在改朝换代后,在波德申建立一个以色列海军基地,林吉祥声称将采取法律行动对付该名领袖,但是到现在时隔两年,还没听到火箭有任何动静。这是不是意味着火箭默认了?


从我国现有的法律来看,政党没有法律责任向社会大众公开他们的政治献金来源。因此,公平来说,不管是火箭被指接受的22亿令吉还是汇入纳吉“个人银行户头”的26亿令吉,都是同样性质的课题。两者都是政治献金。华人一般认为郭鹤年捐钱给火箭没问题,但为何却不能接受阿拉伯王室给纳吉的捐献呢?


大家都知道,国会在野党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阿拉伯王室捐给纳吉(代表巫统及国阵)的大笔款项是贪污,而火箭获得的政治献金(假如郭鹤年真的有资助火箭的话)不涉及贪污;马哈迪给火箭的10亿,不是问题,纳吉给伊党9千万有问题(即使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英国起诉《砂拉越报告》及其总编辑克蕾布朗诽谤)。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两者虽然同样是政治献金,但是在实际政治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马来社会大多能接受捐款来自阿拉伯

很明显的,虽然国会在野党从一开始就试图要把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与1MDB挂钩,也就是纳吉挪用1MDB的资金到自己的个人银行户头,但是最后证明这笔钱是来自阿拉伯王室的无条件捐献。在政治效应来看,马来社会大多能够接受款项是来自阿拉伯王室的说法,大多数华人死也不相信。


当前最热的课题是有关郭鹤年资助火箭及其新闻网站的消息出街,并在巫统领袖发表抨击郭鹤年的言论后,郭鹤年在几天后才发表声明称从来没有赞助过行动党,也就意味着没有协助国会在野党倒国阵。郭鹤年并没有反政府。


他的声明,除了否认资助民主行动党之外,还感谢我国人民,不分种族为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并高度肯定过去与现在的国家领袖在发展国家的付出。纳吉对郭鹤年的声明表示欢迎,通过其新闻秘书表示郭鹤年认同他的讲话,也就是政府的政策是他通向致富的钥匙。


郭鹤年澄清 没有反国阵政府

从一个角度来看,郭鹤年严正澄清从来没有资助行动党,也就是他并没有反国阵政府。以郭鹤年作为大马华人普遍崇拜的华人企业家,并不认同行动党的斗争目标。如此,华人选民是不是应该跟着郭鹤年,支持国阵政府,成为“真正的马来西亚人”?


大家都知道,华人在政治上倾向于反联盟/国阵,郭鹤年没有因为政治立场(亲国阵)而遭到火箭支持者的攻击,已属万幸,这除了他是华社的“超级偶像”外,还有他的“神秘感”。国际巨星丹斯里杨紫琼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即使是“超级偶像”,但不够“神秘感”,因此她公开支持国阵的时候,遭到不少火箭支持者的霸凌。


火箭领袖当然十分清楚,要是让郭鹤年不支持火箭成为华人皆知的“真相”,对火箭十分不利,因此他们驾轻就熟的把郭鹤年资助火箭的课题,转化为“国阵欺负华人企业家”,其余的就由华人本身从“巫统欺负华人”及“马来人欺负华人”这个角度发挥想象力。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火箭在政治上消费郭鹤年。


从《郭鹤年自传》来看,郭鹤年本身反对新经济政策里偏向马来人及其他土著,但是他本身并没有认为这是“马来人欺负华人”;最多他觉得这好像一家之主,不能对所有小孩一视同仁感到不满。我们也不要忘记,商人的看法与政治人物(尤其好像首相这样的政治人物)实际面对的困难,是有很大落差的。


作为首相需考虑利与弊的客观效应

郭鹤年的世交兼同学敦胡先翁(第三任首相),不是不明白郭鹤年的说法,但是作为首相,他需要考虑的是利与弊的客观效应,而不是好或者不好的价值选择。


火箭擅作主张,利用郭鹤年来煽动华人的情绪,可悲可叹。还有同样可笑的是,火箭的林吉祥竟然要马华三个部长,要求“攻击”郭鹤年的巫统领袖道歉,要不然“马华领导层的名誉将会蒙上污点”。


郭鹤年在过去,曾给予马华资助,还资助了拉曼大学学院以及拉曼大学等等。按林吉祥等的想法,郭鹤年现在受到巫统的攻击,马华却没有站出来为郭鹤年辩护,是不感恩的行为。火箭领袖及支持者,怎么突然把感恩摆到那么高了?


不仅如此,林吉祥还一如既往的做出种种的“质疑”,声称“巫统领袖可能是因为向郭鹤年索取‘大选捐款’被拒,才猛烈攻击郭鹤年。”


华人要是有反方向思考的能力,就不会跌入火箭铺陈的误区。


首先,郭鹤年本身已经发表声明澄清他没有支持国会反对党来反政府,并表示会采取法律行动对付那些尝试污蔑他的人士,事情理应就告一段落。商人忌讳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漩涡,火箭以及其他华基政党、华人社团组织,有必要停止炒作郭鹤年“资助”国会在野党的课题。


林吉祥自作主张俨如郭鹤年代言人

其二,火箭领袖可以假惺惺的提出各种各样的“质疑”。这些“质疑”可以完全凭空假设。因此,林吉祥声称巫统领袖向郭鹤年索取大选巨款被拒才攻击郭鹤年,证据何在?有证据的话,却不拿出来与大众分享,我们只能“质疑”林吉祥的“质疑”纯粹是要忽悠民众,而且还很不负责任。至少,我们所知道的,当事人郭鹤年没讲过这样的话,只是林吉祥厚颜无耻,自作主张俨如郭鹤年的“代言人”。


另外,林吉祥为何认为拉惹佩特拉的各种含有“质疑”,但是不完全是杜撰的推论一概当作是“假新闻”来论?因为按照林吉祥本身的逻辑,“质疑”本身就是假新闻的组成部分。事实上,火箭这几年来,把制造假新闻的大本营《砂拉越报告》的讯息,当作是真理。


上面提到《砂拉越报告》指控哈迪收纳吉的9千万令吉作为哈迪带领伊党离开民联的代价,林吉祥把它当作是“真相”。可是,《砂拉越报告》及其总编辑克蕾布朗在被哈迪起诉时,却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她的指控。拉惹佩特拉在跟进的文章里,带着挑衅的语气要布朗先出示有关哈迪接受纳吉9千万令吉的证据,他就会相应的拿出有关郭鹤年捐助火箭的网媒的证据。


为何等巫统领袖发言了才做出反应?

其三,火箭要真的在乎郭鹤年,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否认郭鹤年不管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捐过一分一毫给火箭?为何要等到巫统一些领袖出声了,才慢条斯理、煞有介事的关心郭鹤年被“欺负”?更加重要的,火箭为何不直接了当的捍卫郭鹤年资助政党的权利—也就是说即使郭鹤年没有捐助行动党,至少大家应尊重他的权利。


让人咋舌的,应该是火箭对文化旅游部长纳兹里反常的宽容。在寥寥数个批评郭鹤年的巫统领袖当中,纳兹里出言最重,竟然发表要郭鹤年退回公民权的言论,还坚持不会道歉。如果按照火箭的宣传路线,在这件事上真正欺负郭鹤年的是纳兹里,也就是他在听信林吉祥眼中的“假新闻”,来抨击郭鹤年。火箭为何没有要求纳兹里道歉,维护林冠英眼中的华人企业家呢?火箭在上届大选赢得了超过85%的华人选票,是名副其实代表华人,为何就不能替郭鹤年讲句公道话,反而要“当家不当权”的马华要求巫统道歉?


火箭为何对纳兹里那么客气?根据传言,林冠英与纳兹里是好朋友,在63亿令吉槟城海底隧道“丑闻”都有牵连。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且看有关当局的调查结果,但是火箭上上下下的领袖嘴上功夫一流,但就是不敢谴责纳兹里,让人联想翩翩。


《马来西亚透视》资金来源成谜

其四,持平而论,拉惹佩特拉的一系列文章,主要是针对《马来西亚透视》的资金来源的质问与猜测。在郭鹤年还没有正式被“点名”之前,拉惹佩特拉已经就《马来西亚透视》的资金来源写了一系列的文章。总说一句,整个争议,起因在于《马来西亚透视》本身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其资金来源。到现在为此,《马来西亚透视》就资金来源保持沉默。


其五,前面所提到有关26亿令吉出自阿拉伯王室而不是1MDB的课题,很多华人死都不会相信。将心比心,马来社会会相信行动党真的没有收过郭鹤年半分钱吗?这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政治是印象之争。


很多华人可能相信林冠英所谓的“华人企业家被欺负”而感到非常愤怒。这是火箭搞种族情绪的具体表现,至于郭鹤年本身有没有感觉到被欺负,从他的自传我们可以看到他并没有感觉到被欺负,而是林冠英在消费郭鹤年。正如在他自传里提到的,在1970年代选择把生意移到香港,而不选择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因为香港的税率对他的生意有利。我们可以说,即使郭鹤年是个生意人,但他也非常乐意的利用他的才华,协助国家发展之余,也赚取可观的盈利。这叫做互惠互利。


我们也有必要了解到,保住政治权力是以巫统为主导的马来人政治的底线。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要是巫统本身意识到华人通过各种手法,侵蚀马来人政治权力,会作出反击。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