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政党轮替后的权力斗争 回教势力的抬头

 ·2018年6月9

我国因为联盟/国阵长期执政中央61年,509全国大选出现第一次的政党轮替,是个大事件。即使政党轮替讲到底只不过是民主社会的一种常态,但是因为是第一次,对我国人民而言深具意义却是不容否认的。


改朝换代了,大家现在可以尽量庆祝,期望未来会更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


在我国君主立宪议会制度里,选民通过手中一票,选出心目中的人民代议士。因为我国选民向来主要以“选党不选人”为标准投下一票,我们可以说选民其实是选党。根据我国的选举制度,赢得超过简单多数国会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有权力组织中央政府。希盟四党赢得超过半数的国会议席,因此执政了。我国中央政权是第一次出现了政党轮替,但是接下来就一定变得更好吗?


曙光黑暗与艰难

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荣誉教授克里夫 • 吉斯勒(Clive Kessler)的一句话,应该起得当头棒喝的作用。他说:“当我们可以期望政党轮替,宣示着国家有了新的曙光,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要忘了,它同时标志着另外一个备受争议的政治故事的黑暗及艰难时刻。”


观察马来西亚政治超过半个世纪的吉斯勒在《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撰文指出,马来西亚人对丑闻缠身的纳吉在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在大选中获胜后被逼下台后感到的解脱和沸腾,是具误导性的。


在他看来,我们还需要看到敦马哈迪与安华之间还有未了的恩怨,更需要关注保守回教政治势力为我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带来的威胁。


他认为,马来西亚的命运,系在92高龄的敦马哈迪及他的盟友。要是他无法保证马来西亚民主的回复,也意味着亚洲及以外国家的和平民主化的希望的破灭,而这个以穆斯林为主国家的伊斯兰政治的发展对全球的影响有更多的不祥预兆。


他说,马来西亚的前路漫漫及艰难,而马哈迪的希望联盟政府所面对的问题,一方面是个人的,另一方面是政治的。


在大家都在谈论敦马在完成其“救赎任务”后,会把首相的棒子交给安华的时候,吉斯勒认为安华的忠诚支持者会等不及,不会能如敦马与安华所愿。换句话说,安华可能“身不由己”的提早向敦马展开攻势。


在大家心里为“新政府,新希望”而高兴的当儿,吉斯勒告诉大家,希盟及沙巴的复兴党组成的五党联盟是个“不可能”的组合—由社会民主世俗主义、传统主义穆斯林、开明穆斯林、马来民族主义以及东马土著地方权利鼓吹者组成。


马来人至上民运组织

他质疑,这个联盟能否通过纪律、判断力、良好的意识以及不含糊的政治计划保住权力。一旦犯错,其敌人将会采取行动,而这不只是带头的巫统领袖,还包括了各个马来人至上的民运组织。这些组织并不害怕通过制造社会骚乱使到国家领导及警方束手无策。


这些局势的发展或者这些发展可能带来的情况的政治重要性,不局限于马来西亚全国。这些发展有区域上的影响及国际的回响。


他举例说,中东的“阿拉伯之春”,政治是个漫长凄凉的冬天。要是底蕴远比中东强的民主盛况无法提振,它将威胁到亚洲及其他地方民主和平发展的前景。可能更加让人感到担忧的是回教政治在全球各地的冲击。


吉斯勒说,在纳吉出任首相期间,曾经一度存在的世俗民族主义势力的巫统与以伊斯兰党为中心的伊斯兰势力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纳吉在国内需要伊党在政治上的支持,另一方面还需要来自中东的财政支援。他认为,这是整个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的关键。纳吉被指控挪用1MDB的资金赢得2013年全国大选;现在面对马哈迪发动的新一轮司法调查,纳吉否认有错。


巫统与伊党或建立更密切关系

他指出,在国阵败选并成为国会反对党后,巫统与伊党之间的协议可能更加密切。要是新的希盟政府走错棋,它(巫统与伊党)将成为更有凝集力、基础及目标稳固的马来-伊斯兰教势力,并在马来西亚取得政权,决定马来西亚的方向。


吉斯勒认为,这是非常可能出现的场景,而这不只是对马来西亚会有严重的影响,对这个区域与世界有同样的影响。因此,新的马来西亚政府能否成功,对世界都有影响—世界对伊斯兰主义的步步进逼感到担忧。吉斯勒从马来政治与回教的角度切入,分析及预测我国首次出现的政党轮替后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你可以以一个非学者的角度,对吉斯勒的“审慎悲观”嗤之以鼻,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要看轻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区域及以外的影响力—特别是对回教政治的影响力。


第14届全国大选,超过90%华人选民支持希盟(四党加沙巴的复兴党),但是马来选民给予国阵与伊党的支持,接近70%,支持希盟的马来人只有大约30%。换句话说,第14届大选仍然没有摆脱种族政治,而大家需要担心的应该是主导巫统超过70年的世俗-民族主义者的势力,是最大的受害者,而走宗教路线的伊党,在马来人政治将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一句话,宗教作为团结马来人的力量,将会越来越明显。


总说一句,主导我国政治的仍然是政治老手,里头有我们老百姓无法洞察的恩恩怨怨、权力斗争,再加上我们的社会种族结构等的不变,我国历史上中央政府第一次出现政党轮替,政局还有很多变数,不可不察。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