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不顾后果为换而换 自断政治前程

 ·2017年7月8日

国会在野党几十年的宣传主轴之一,就是声称我国选区划分不公,导致国阵立于不败之地,独立以来就不曾失去中央政权。但在另一方面,它们又呼吁选民投票“改朝换代”。既然选区划分”不公”导致国阵无法被击倒,为什么还要鼓动选民响应“改朝换代”呢?

这是个简单基本的问题,但是很多选民却毫不保留的相信了。任何民主国家,都会出现选区划分不完全符合平均的标准。执政党会通过执政的优势,划出有利本身的选区,但是我们不要忘记选民的投票倾向不是一成不变的,国会在野党其实有机会翻盘,关键在于在野党如何去“耕耘”有关选区。

  公平干净选举是个假议题

至少,在野党并没有被阻止参选。我国独立以来,朝野政党在同一个选举制度下竞选,有7个州曽出现政党轮替执政的现象,足见选区划分导致在野党无法执政之说并不符合事实。以此观之,国会在野党一再利用“选区划分”不公为自己无法赢得中央政权作为借口,目的无非是要忽悠选民。可以这么说,所谓公平干净的选举,只不过是个假议题。

也难怪,国会在野党难得有个像净选盟这样的组织出现,善加利用了!

因为领导净选盟2.0展开声势浩大的“黄色集会”而闻名的安美嘉(Ambiga Sreenevasan),给其支持者的印象是个真正为干净公正选举而斗争的活动分子。客观而言,不少人也早已经看出安美嘉其实是偏向国会在野党,甚至是在野党的“马前卒”。她领导净选盟,要干净公平的选举是虚,“改朝换代”是实。

  安美嘉:必须投选无能的希联

她最近发表的谈话,赤裸裸的暴露了她的“本色”。安美嘉指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希联)无能,她对其领导人也感到懊恼,但是她却呼吁选民支持它们。她表示:“我知道很多人对国会在野党很厌烦,我也是,但是改变是必要的。我选边站不是因为我偏好在野党,但是一个超过60年的政府不能再执政。”

她说:“不管他们(希联)多么的无能,我还是会投他们一票,因为我们要看到改变。不要把这当作是理所当然的。”

给人印象为“女中豪杰”以及“正义化身”的安美嘉,不得不承认国会在野党领袖是涂不上墙的烂泥巴。这是个明显的转变。以往她还有个为“公平干净选举”的光环罩着,现在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大家:我就是因为党派立场而支持“改朝换代”,还呼吁公众与她一样“站稳”党派立场,反国阵反到底。

  民意对换政府不再那么热情

看来,最近几年民意对换政府这回事,不再那么热情,也不再存着太多的幻想,安美嘉应当时有听闻,才露出“本色”。之前,净选盟2.0主席玛莉亚陈坦承,选民对国会在野党热诚不如往日,并预料来届大选有10%选民不会出来投票。

安美嘉看来是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说服民众支持国会在野党,只能退一万步要民众不顾一切,以党派立场作为来届大选的投票标准。现在的形势,已经不是如此。热情冷却,民众看到国会在野党领袖不成气候,怎能受付托重任领导这个国家?

国阵执政60年,政绩有好有坏—但这不是国阵独有的特色,任何政府都不能做到在任何时候满足所有人的地步。就事论事,国阵即使有种种的不足,但是我们看到它的最高领导人没有出现无法延续的问题。国家领导人职权顺利交替,不是每个民主国家都能做到的。这是国阵的强点。

反观国会在野党联盟,各党既无法先达至一个原则:以获得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当国会在野党领袖。要是组织政府的话,由赢得议席最多的政党代表出任首相。这是西方议会制度的重要特质之一。

但是,国会在野党无法认同这样的原则。其中关键在于国会在野党无法组成像国阵这样的联合政党。不管是过去的替阵、人民阵线、人民联盟(民联)还是现在希望联盟(希联),都不是个联合政党。它们没有共同的党章及共同的组织,因此谁是这些松散的联盟的共主,随时可以改变。即便民联表面上由安华当“共主”,但是伊党的哈迪阿旺对此仍然有所保留。现在的希联,情况是更加复杂更加乱。

就此而言,我们可以理解,因为我国马来人主导政治的“现实”,非马来人政党的非马来人(非回教徒)代表出任首相在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势力最大的民主行动党不敢公开要首相职位。但关键问题是,这个党几十年来告诉华人社会政治上不应分肤色,让许多华人相信华人出任首相不是梦。


  自我推荐与他人推荐两回事

现在,该党领袖为何不敢自荐为首相人选?不明说也罢,但至少学学安华的谈话,告诉大家“为了呼吁专注于全国大选,我选择不自我推荐为首相人选”。照字面看,很多人误以为安华不要当国会在野党首相人选,实际上他并没有拒绝成为国会在野党的首相人选。不自我推荐,与他人推荐完全是两回事。之前,敦马也发表类似的谈话。

 

安华此言论的目的,明显的是要国会在野党不要为谁是国会在野党联盟的首相人选争论不休,把精神精力放在迎战来届全国大选。

行动党的领袖,连这样的“文字游戏”也不敢试,看来是心理上已经屈服于“马来霸权”,只能寄望华人相信该党领导人,的确是有能力垂帘听政,以自己所赢得的议席来“遥控”首相。这可是天方夜谭呀!

就事论事,与马来人政治(不管是朝野政治)相比,华人政治(以华人在野政治为“主流”)还在幼儿园阶段。

你不要以为行动党的盘算,敦马安华等人不懂?不管是安华还是马哈迪,知道本身单靠马来人,是无法撼倒国阵的;他们想利用行动党加强击败国阵的“胜算”—他们知道行动党能够继续得到华人选民的支持。要是目标达到,你说安华与马哈迪,会继续“利用”行动党吗?到时候,恐怕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不管是安华还是马哈迪,还是需要回归到马来人政治,方能“永续经营”。

  政治权力是其他权益保障的源头

大家要是听信安美嘉“不顾一切换政府”的话,整体来看国家会出现混乱是可预知的,华人的政治权益会进一步滑落更是可以肯定的。华人要打垮声称代表华人的政党(马华公会),拥抱一个标榜多元种族政党(行动党),事实上就是在政治上自我放弃,最终牺牲掉的不只是华人的政治权益。毕竟,政治权力是其他权益获得保障的源头;行动党把华人的政治权力“去种族化”,迎合马来人政治远超马华,难道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这个标榜多元种族的政党,得到华人更加强大的支持后,却毫不隐瞒的告诉华人:我们无法捍卫华人权益。这是个路人皆知的事实,但是许多华人选择视而不见!

安美嘉最让人匪夷所思的谈话,要数承认国会在野党领袖无能,但还是呼吁选民支持这些无能的领袖了。这是为“改变而改变”不顾后果的典型。

就我们本身的利益着想,我们务必牢记的基本问题是:改变,换政府,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吗?由无能的领袖领导国家,后果不堪设想是可以肯定的。由一个既不能依据获得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代表领导政府为原则,又不能组织一个联合政党预先推举“共主”的国会在野党摇身一变成为执政党,难道不是自寻灾难?

其实,我们也看到过去几个月的时间,特别是敦马哈迪正式加入国会在野党阵营后,国会在野党不断上演的歹戏,已经让原本支持国会在野党的人,感到失望。这包括几个“开明马来人”。他们不看好国会在野党,特别是希联目前处于的混乱局面,在来届全国大选不会有什么样的好表现。

但是,他们没有公开建议不管希联怎么烂,还是要“含泪”支持希联。这显示他们知道投票行为是个人的事;要如何投票,由不得他们说三道四。安美嘉显然的没有这样的涵养。


  议席分配是更严峻的考验

有的人会认为希联为首相人选争论不休,影响该联盟的胜望,而随着安华宣布“不自荐当首相人选”,或许可能让这个联盟向前看,步伐一致的迎战来届全国大选。假设安华真的放弃他念兹在兹的首相梦、敦马突然“醒悟”不奢想当回锅首相、人民公正党有“替代首相人选”等,首相人选争论告一段落,我们可不要忘记国会在野党要面对一个更加严峻的考验:议席分配。

敦马主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野心大,不只摆明是要扳倒巫统,还要主导国会在野党阵营。敦马胜在威望,但就实力来看土团党还比不上由伊党失意分子分裂出来的诚信党(AMANAH)。土团党设定的对手是巫统,要主导希联。按常理,要挑战巫统,即使不是派人上阵竞选巫统的所有选区,至少要竞选比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还要多的选区。也就是说,至少要竞选全国222个国会议席的半数。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巫统传统的敌人是伊党。土团党要挑战巫统,意味着它不得不与伊党争选区。而诚信党的政敌是伊党,当然会派候选人挑战伊党。如此一来,可以预见这三个国会在野党在抢同样的票源,巫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选区分配是一回事,得胜率是另一回事。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国会在野党成员当中,行动党赢得议席的比例肯定是最高的。可以预料,来届大选民主行动党极可能还是最大赢家。才成立不久的土团党与诚信党,有将无兵,或许要寄望行动党“施舍”有胜望的国会选区,以保住命根。但是,行动党即使会让,它能让出几个“安全区”?人民公正党,会让出几个原有选区给土团党与诚信党?

到目前为此,我们几乎没有听到土团党与诚信党在砂拉越与沙巴两州有什么“宏图大计”。毕竟,自2008年及2013年全国大选以后,砂沙两州一跃成为国阵的“堡垒”。要执政中央,希联却不爱提这两个州,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也许,争论首相人选原本就是要避开议席分配与选举战略的问题。安美嘉呼吁大家无论如何要支持改变,看来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议席分配与选举战略,才是戏肉。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