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只在乎付出不在乎回报 华人政治路向何方?

 ·2017年10月7日

华人选民向来不倾向支持联盟/国阵,是个传统—即便在1999年全国大选,马来选民因为安华被革除副首相职位后非常不满国阵,不少转而投国会在野党。当时,支持国阵华人选民即便有明显的增加,但整体而言百分比并没有超过50%。


认清了这个事实后,我们才能够更加客观的看待为何华人选民整体来说“传统”上是反国阵。很多反国阵的理由,是牵强附会的。但本篇文章的重点,不在于说服读者支持某个党派,而是要指出成熟的选民,需要以政治与政策作为支持某个政党的根据,而不是狭隘的族群情绪。


受情绪捆绑的族群要是人数多的话,左右大局可能性就提高。相反的,成为情绪的奴隶,人数又不如其他族群,务实的做法是要在政治上“智取”来发挥力量。我们看到的怪现象是,华人选民大力支持的民主行动党,以国会议席的数目来看是堂堂正正的国会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的老大。


华人只在乎付出不在乎回报?

说实在的,民主行动党在上届大选的战绩,不只马华、民政以及人联党只有羡慕的份儿,连巫统也自叹不如也!华人试图通过民主行动党,壮大自己的政治力量与影响力。表面上,华人已经达到这个目的,令人感到迷惑的是:华人却不敢要求火箭利用它在国会最大在野党的地位,堂堂正正的拟出捍卫华人权益的政纲。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华人只在乎付出(对行动党的付出),不在乎回报?


不少华文时事评论员,即便常常把华人权益挂在嘴上,但是却不敢正视行动党能为华人做什么的议题,反而“舍近求远”继续讽刺马华民政无能,大骂国阵罔顾华人的权益等等。以上一届全国大选成绩来评估,华人选民已经明确地通过选票的公告天下:只要不是国阵,我们可以接受任何政党,包括伊斯兰党。


也就是说,华人“宣布”放弃国阵模式与国阵精神,为何还要求国阵,而不是民主行动党做这个那个?作为国会在野党,火箭难道不能拟出关乎华人权益的政纲吗?火箭拟不出一套捍卫华人权益的政纲,华人难道不能向他提出最基本的要求吗?批评国阵政府的政策,乃国民的基本权利,没人能够质疑;要求在野党提出替代政纲,亦是国民的基本权利则不是华人普遍存在的认知。而在要求“改朝换代”的前提下,对国会在野党有否更好的替代政纲,事实上比“改朝换代”本身更加重要。


我们最常听到的:“华人要的其实很简单:生活稳定与一视同仁及公平政策”。这是个迷思。


不只是要求“生活稳定”那么简单

说到华人要生活稳定,大家应该记得许多华人对马华的“要稳定,不要乱”嗤之以鼻,大骂这是马华要保住华人选票的恐吓。华人认为,“改朝换代”不会乱,即使乱了,又怎么样?华人忍够了,当务之急就是换政府,其它都是次要的。所以,有相当部分的华人不怕乱,可见华人的要求并不是“生活稳定”那么简单。


“一视同仁及公平的政策”是个迷思。很多华人把这个理由挂在嘴上,再加上政客不断的重复,华人把这迷思当作是“真理”而不自觉。首先我们要解开的一个误解是:世界真的有一视同仁及公平的政策这回事吗?政府的主要职责之一,是分配再分配资源,把资源用在发展国家、行政开销、人民福利等等。这些资源又从哪来呢?主要通过各种税收(所得税、企业税、消费税等等)。


按字面解释,“一视同仁”指的是“对人同样看待 ,不分厚薄”,译为英文是“make no exception”。要是华人(特别那些政客和那些读书不求甚解之辈)真的了解这个成语的意义,就不会滥用“一视同仁”。


大家都知道,缴税特别是企业税及所得税所根据的逻辑是赚多的人多缴税。这是相对公平的政策。会赚钱的人不是每个都心甘情愿多缴税,政府因此需要通过法律与政策来迫使他们依法缴税。每一个社会,达不到缴税门栏的人口为数不少。这些人,难道也需要“一视同仁”的缴税吗?


消费税是“能者多付”税务政策

还有,华人为反而反的消费税,不是“一视同仁”的税务政策,而是“能者多付”的政策:买越多有消费税的商品,缴越多税。


过去我们常听到的“绩效”,一看就知道那不是“一视同仁”的标准。华人反对大学固打制,说那是“种族歧视”,应该以学术成绩当标准取代才算“公平”。从一个角度来看,以学术当作是标准可以说是“学术歧视”,而不是“一视同仁”。

还有,谈到很多华人听了就“火滚”的华文小学课题,我们也常听到把此课题当作是“华人没有受到一视同仁及公平对待”铁一般的事实。从负面来看,这是毫无疑问;吊诡的是,从正面来看,这也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何妨称之为“优待”—事实上,马来社会中有不少人有这样想法,而这想法与宪法没有相悖,华人不可不察!


从政治层面来看,这是巫统主导的国阵的“宽宏大量”,没有“一视同仁”对待非国民学校—也就是说,没有像新加坡一样把华小关掉。这可是许多华人不愿意听到的事实。


国阵政府“保住”华文学校

稍微懂得我国政治的人都会知道,巫统党内向来就存在一股反对华小及其他华校存在的声音,但是主要是基于“国阵精神”,华小(以及华文独中)才能生存发展。这意味着什么?华文学校存在不是理所当然的。毫不夸张的说,是国阵政府“保住”华文学校。要是华人不认清这一点,还语无伦次的说:华人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生活稳定,受到一视同仁及公平的对待,并以此为理由来反国阵政府,看来是自找灾难。


选举政治的游戏规则其实非常简单:有得有舍。要是某个政党如巫统不认为支持华文学校拿不到华人选票,华文学校对它而言不是紧要,是可有可无的议题。要是向华人释放善意却得不到“回报”,巫统当然不会花太多时间精力去争取华人的支持。

我们常听到国内高消费、收入低,通货膨胀,中下层阶级也叫苦连天;至于那些商家与厂家,也是苦哈哈,再加上内陆税收局加强执法力度,更是“雪上加霜”。不只如此,那些正在“惨淡经营”的小商贩,也受到税收局的“突袭”,苦不堪言。总之,各行各业业者面对高消费低收入的打击,大多数业主生意“一落千丈”。由于这些行业的业者基本上都是华人,华人对国阵还是不满意,反国阵之风仍然炽热。


即便国际知名组织及国内政府相关部门发表的数据,都一再证明我国的经济发展(包括上一季出口已经破兆、经济成长率比预期佳)有所发展,市场活络、出国(或者国内)旅游的大马人人数有增无减、名贵车销量破纪录等等,但是这都是“表面”,老百姓感受不到我国经济发展的效应。


有家日报前些时候还打出一个夸大的标题:市场静到连蚊子飞过也听到。我们知道语文有所谓“夸张”的修辞手法,例如“白发三千丈”、“黄河之水天上来”等等就是其中的例子。某些小商小贩,甚至是大商家,爱用夸大之词,但把此夸大之词来概括整个市场情绪,是耸人听闻的。


市道好不是政府的“功劳”

在我们华人社会,最常听到的就是市道不好,全都错在政府,怪政府不懂得开源节流,不照顾华人的权益;市道好的时候,就归因于华人勤奋、自力更生的结果,而不是政府的“功劳”,也不会说那是政府管理好、没有贪腐所致。这是要不得的心态。


不可否认,政府的政策(其中营造有利经济发展的环境),会影响到市场运作。但我们不要忘记,这些影响,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对某个行业有正面的影响,对其他行业却可能有负面的影响,不一而足。此外,即便在经济大好、“歌舞升平”的时候,有的商业因为内在因素(例如业者管理不当、后继无人等等)倒闭也是见怪不怪的事。世界也绝对没有做生意稳赚无赔这回事!


所以,把华人社会之所以继续吹反国阵之风归因于经济状况差,与“华人要受到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同样是个迷思;而把它当作是华人投票倾向的指标,则是自欺欺人。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华人“传统”上就是反联盟/国阵的倾向,差别在于在过去两届大选更加“明目张胆”。


华人选民当然绝对有权利通过手中一票表达对国阵的不满。但这毕竟只是投票的其中一个功能,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把手中一票当作那么不值钱。成熟与务实的选民,还会以有关政党的政策或者政纲作为投票的基础、会看有关政党领袖的素质、以维持像我国这样一个多元族群社会的成就来衡量等等。如果以个人利益为考量,当然会问有关政党能为我做些什么?


应大胆向国会在野党提出诉求

比如说,华人长期以来就不满国阵政府“歧视”华人的政策,为什么却不敢抓紧时机,大胆向国会在野党提出诉求,要求它们拟出政纲?


华人还需要关注的是国阵政府的对外政策,如何影响我国发展、安全及稳定。我国是世界上重要的贸易国之一,在地缘政治上也有重要的位置。但是,我们都知道国会在野党几乎没有听过如果执政,它们在对外政策上有什么“好介绍”。


我国首相纳吉今年9月份首相受邀访问美国,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来,这是国会在野党提出本身的“替代”对外政策的最佳时机,让民众见识要是希盟成功执政,会有怎么样的对外政策。


可惜的是,我们看到国会在野党的华人领袖,发表了幼稚及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有一个说假如是他,不会去见白痴的特朗普,以免自己见了他之后也变成白痴;另一个竟然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内阁阻止纳吉访美。其他的,还有像典当国家、这次访问不是“官访”、与特朗普会面只有区区10分钟等言论。


一国政府首脑通过对外关系来巩固本身的政权(其中包括增加选民对政府的信心与信任),是正常的。要不然的话,国会在野党领袖就没有必要尽其所能贬低纳吉访美的意义。另外,一国首相访问他国,也有关系到一方或双方的经济、贸易及安全等议题。

要是华人还继续自我捆绑在国会在野党狭隘的政治目标,不从更加宽阔的角度来看评估政府的政策,又对国会在野党有什么“好介绍”没有要求,无异于放弃自己的权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