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敦马高龄拜相引争议 选民谨慎驶得万年船

 ·2018年4月7日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能够活到93岁,步行不需拄拐杖而且头脑清醒,是名副其实的“古来稀”。他现在领导国会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其中一个最受到关注的课题,无疑的就是他的年龄。


有的人认为,如此健壮的一个近百岁的老人,再次出任我国首相,何错之有?有的人当然绝对不会认同由90多岁的老人来领导的这个国家。他们会认为,敦马年纪一大把了,何不安享晚年?


火箭并不认同 马哈迪能再领导国家

吊诡的是,在过去痛骂马哈迪的民主行动党,现在与马哈迪站在同一个阵线,并不是认同马哈迪可以再领导这个国家,而是认为可以利用马哈迪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掀起“马来海啸”,打击巫统。


在他们看来,反正敦马这把年纪,能够再担任首相多少年?这对华人社会而言,会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对马来社会而言,这是个关系到马来人政治前途的重大课题。敦马的年龄,的确是他们在投票的时候,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


对大多数马来人(特别是巫统党员及国阵支持者)来说,敦马与火箭化敌为友,是挑战马来人政治权力。这是火箭要说服马来人支持的其中一个大障碍。另外,现任首相纳吉64岁,比敦马年轻28岁,谁比较适合出任工作繁重的首相职位,还不明显吗?


一句话,敦马的年龄对他本身及希盟而言,是个无法克服的障碍。敦马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3月18日他在希盟在柔佛州宣布行动党刘镇东出战亚依淡国会议席、挑战魏家祥的记者会过后,自己在高速大道驾驶名车保时捷,来“证明”他依然是耳聪目明及手脚灵敏,可以重挑首相重担、领导这个国家的重任。

3月23日,在马来文报《阳光日报》(Sinar Harian)的一项论坛(题目为《敦马当首相,会不会太老了?》),请来了健身专家凯文扎里、心理学教授末沙阿以及北方大学政治学讲师卡玛鲁尤索夫为演讲嘉宾,在论坛进行了约1个小时后,敦马与夫人敦西蒂哈斯玛“突然”出现,引起了一点点骚动。


网络上流传一张敦马怒目瞪着卡玛鲁尤素夫的照片,而卡玛鲁把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头下垂,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从一个角度来看,这仿佛展示了敦马政治枭雄的本色,他的怒视可让人感到心怯。这也是为什么希盟支持者会从这个角度切入,广传这张照片。


敦马不回复邀请却突然出现会场

熟悉马来文报章的人都知道,《阳光日报》是一家亲希盟的马来文报章。有这样的论坛,可以说是这家报章要推销敦马。据了解,这家报章其实有邀请马哈迪“现身说法”,但马哈迪没有回复。他不回复,却“突然”在会场出现,主要目的是要让论坛有点火花,引起更多人注意。更加重要的,敦马要向大家证明,他虽然是93岁了,还能够继续在政治上活跃。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在相当程度上说明了市面上已经广泛的流传93岁的敦马,适不适合当首相的议论,他不能坐视不理。


马哈迪后来在接受《阳光日报》访问时表示,如果希盟执政,他会在95岁的时候让出首相位子。这不是证明他的确承认自己年纪大了,只能当个过渡首相吗?假如年龄不是问题,他为何不敢直接告诉大家他能够再当至少五年的首相?


对选民而言,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的问题是:当首相不是玩家家酒,今天你做明天我做。况且,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假如希盟执政中央,敦马再度拜相,他退下谁会是接班人?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希盟把纳吉领导的政府形容到好像是个破得不能再破、快要沉了的大船,但却告诉人民只要换了领导人,一切都会变好。


夸大国家已经处在崩坏边缘

这艘大船,指的是整个政治体制,老马在短短的两年真的能扭转整个局势吗?按常理,这是不可能。要是他真能做到,证明了纳吉领导下的国阵政府,并没有像希盟所描绘的那么糟糕,只是国会反对党为了抹黑国阵,夸大国家在纳吉领导下已经在崩坏的边缘。


与华人破坏自己的政治力量不同的是,马来人最关心的是马来政权的延续。敦马年纪一大把,要是他真的出任首相,不幸在任的时候去世或者因为健康理由无法正常履行他的任务,谁会是接班人?


与华人的看法不一样的,马来人一般上认为敦马是被火箭利用,因此要是敦马有三长两短,火箭自然而然的就会主导政府,马来政权就会名存实亡。这是马来人对希盟执政后的后果的忧虑。敦马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一直强调要推翻纳吉,而不是巫统。


从这点来看,敦马与火箭的想法是不一样的。火箭现在的举动,看来是要“剿灭”马华与民政,但敦马完全没有“剿灭”巫统的意思。因此,华人政治的命运会如何,敦马就更不需要去关心,反正他一步步进逼最终领导希盟,是要借华人反国阵之力,为国阵带来小小的麻烦。


华人要是清醒的话,其实应该可以清楚的看到与安华相比,敦马的气魄和号召力实在比不上安华。为什么比不上?当然是敦马的年纪。


敦马受不了严厉批评突出现会场

因此,《敦马当首相,会不会太老了?》论坛主讲人之一的卡玛鲁尤索夫,在评论老马适不适合当首相时,提出了10个准绳:法律、体能、遗传、思想、心理、道德、人口学、智力、哲学以及精神。他透露,土团党青年团主席赛沙迪告诉他,马哈迪是通过现场直播看到他(卡玛鲁)严厉批评他(马哈迪)的时候,才决定来到论坛现场。


持平而论,这十个准绳是相当客观的,纯粹是以敦马的年龄,而不是他的党派,作为评估他适不适合再当首相。证著世界各国,以93岁高龄寻求一个政府的最高领导人,敦马可说是第一人。但是,敦马有这样的野心,年龄却是他最要命的敌人。


就法律而言,卡玛鲁认为敦马可以当首相。他说,在伊朗,国会议员候选人最高年龄为75岁。根据我国《联邦宪法》第47条,成为国会议员候选人的最低年龄是21岁,但却没有定下年龄上限。


从体能来看,卡玛鲁认为敦马不能当首相。他说,敦马分别在1989年1月24日及2007年9月4日,进行了心脏绕道手术;在过去4个月,他有3次无法按原定计划出席政治演讲。第一次是2017年12月3日在霹雳州怡保的演讲,第二次是2018年2月10日在彭亨州文冬的演讲以及第三次是2018年3月11日在槟城的演讲。在今年3月16在霹雳州丹绒马林的演讲,敦马咳嗽严重。


遗传方面,他认为敦马不能当首相,并举出几个事实。第一是马来西亚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2.7岁。第二是敦马的兄弟姐妹的平均寿命比不上他,例如Mashahor在2002年9月30日去世,享年79岁;2000年12月12日去世的Mahadi,享年86岁;2006年12月6日去世的Habsha,享年89岁以及2009年9月1日去世的Rafeah享年94岁。


敦马认知能力明显的下降

就思想而言,他认为马哈迪是不行的。他举例说,在2017年7月25日与马来知识分子对话以及2017年12月20日希盟领导理事会记者会上,敦马的认知能力明显的下跌。


在心理方面,卡玛鲁认为敦马也是不行的。他举例说,2016年9月21日在伦敦大学敦马发表声明说他开始的时候不想再当首相,而推荐慕尤丁为首相人选;2017年4月23日在槟城打昔牛汝莪他说他太老了以及2017年12月6日旺赛夫(英文《星报》前专栏作者及智库IDEAS首席执行员,今年初加入土著团结党)接受新加披亚洲新闻频道(Channel News Asia)访问时透露敦马自己不会参选。


卡玛鲁指出,从道德来看,敦马不能当首相。他说,敦马在过去经常嘲笑那些比他年轻的政治人物年纪太大要掌政府高职。例如,2009年10月30日及2013年4月27日,他批评聂阿都阿兹(已故,伊党前精神领袖);2016年4月11日,他在《澳洲人》批评安华的时候,提到他(马哈迪)他到80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当首相。


卡玛鲁表示,在他提到第六点的时候,主持人打断了他的谈话(他有提到主持人是敦马的仰慕者),但他过后还是把握其他机会,从哲学及人口学来论证马哈迪不能当首相。


就哲学而言,他认为希望联盟宣言承诺各式各样的改变,但是改变是有压力的。年轻人要改变,但是老年人要稳定。


国家领袖年轻化世界趋势

从人口学的角度来看,他说马哈迪当首相的可能也是否定的。他说,65岁以上占我国人口的6.2%,15-64岁的则占69.7%。此外,国家领袖年轻化是世界趋势,例如于2015年11月4日,贾斯丁杜鲁多出任加拿大总理时只有44岁;马克龙2017年5月14日当法国总统时只有40岁,而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在2017年12月13日出任奥地利总理的时候才31岁。


就心灵(宗教)的角度来看,卡玛鲁引述《可兰经》指出上了年纪的人的弱点。从智力的角度来看,他认为马哈迪不能当首相。他说,敦马无法控制希盟,反而会因为行动党的主导而成为其他领袖的傀儡。此外,希盟协议也设下所有决定都是需要一致通过。


针对敦马在网上挑战他(卡玛鲁)在他(老马)面前挑战他,卡玛鲁觉得那是可笑的事。他指出,如果敦马真的有勇气,其实应该接受《阳光日报》的邀请,成为主讲者之一,而不是在论坛举行当中的时候突然出现。


此外,他也对敦马的虚伪感到惊讶。他说,敦马试图要让公众正面看待他的健康状态,但是在论坛结束后,马哈迪却申诉他的演讲的行程排得满满,而且在演讲大会的时候经常被排到最后一个出场而被迫等待至三更半夜等等。


我们大量转述卡玛鲁在论坛的讲话以及对敦马“踩场”的评论,最主要是要点出在许多华人跟着行动党大力“推销”马哈迪的节奏起舞,却无视一个残酷的事实:岁月不留人。93岁的敦马,不再是以前的敦马。


像卡玛鲁这样的马来学者,不卑不亢地以学术的观点,直面论证敦马不能胜任首相,需要很大的勇气。敦马其实已经意识到年龄是他要回锅当首相的“死穴”,而马来社会普遍上也了解这一点。可惜的是还是我们的华人同胞,还以为马哈迪可以带来“奇迹”!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